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8章 试攻东城

第18章 试攻东城

  且说白马城东门外,苏游所部的近三千人早就在营中做好准备,在听到北大营的鼓声一停后好似接力一般扬起了激昂的鼓声,士卒们在鼓点声中纷纷涌出营寨,迅速往城下推进。

  与北大营稳稳列好方阵缓缓推进的风格不同,东大营的士卒虽然也隐约分为两个方阵,但他们的推进速度很快,很有一副直接冲上城头的气势。

  与北大营的纯以步卒为主不同,东大营为首是六具新打制的楼橹,这几具楼橹的高度普遍都在四丈以上,一字排开往前推进。

  因着白马城的城墙才不过是三丈多高,所以攻城方的楼橹反比城墙还要稍高上几分,不过要是算上城墙上的城楼就比楼橹要高,但白马城本就不大,也就在城门正上方,以及四个城墙转角处设有城楼。

  在白马东门外,城头的守军就眼睁睁看着攻城方的楼橹越来越近,而双方士兵都已经握住了远程武器,一待令下便要遥相攻击。

  要问在座的各位看官,在汉代,军中主要装备的远程武器是什么我估计大多数人会回答弓,但很抱歉地告诉大家,这个答案应当是错误的。

  根据尹湾汉墓考古发现的西汉成帝永始四年公元前13年的东海郡武库籍册所列,当时武库有弩537707具,弩矢11458424支,而弓的数量则为77521张,弓箭1199316。

  根据简单的计算可知,武库中弩与弓的数量比约为7比1,而弩矢与弓箭的数量比约为10比1。由此可见,当时军中的主要制式远程武器绝对是弩,而不会是弓。

  不过想想也知道,同样训练一个弓手和一个弩手,定然是弩手要简单得多。

  因为弓的使用纯粹是靠使用者个人的力量来开弓,再通过长期的训练来确保精准度。

  但弩就不同,给弩上弦可以用擘张、腰张、蹶张等方法,甚至可以用绞盘来辅助,射击时,亦可以由弩机上的准星来帮忙对准。

  虽然这年头的弩机准星想要做得精准度十分高或许不那么靠谱,但在军中本也不需要这么多神射手,只需要对准大致的方向,一排排弩矢射过去,便算完成了任务。

  而且弩相对于弓更有一个好处,便是可以相对降低人体疲劳,毕竟连续开弓对于弓手身体的负担会较大,而连续发弩则会好上很多。

  但并不能因此就说弩要比弓更优,其实弓弩也各有所长。

  弩虽然短距离内力量要比弓来得更大,但因为弩矢要比弓箭短上不少,在长距离的飞行上便容易失速且不稳定,在总的有效射程上就要比弓略弱。

  且弩的上弦发射是两步分离的动作,从短期来看连续发射的频率不强,且要精细瞄准更难。而熟练的弓手可以通过长期大量地练习而达到肌肉记忆的程度,他们开弓射箭简直就是张手就来箭出连珠并保持极高的准确度。

  总而言之,相较于一个熟练的弩手而言,一个高明的弓手更为难得。但一支强大的军队不仅仅要有诸多能够熟练操弩的蹶张士,更需要有关键时候能够一箭穿云的神射手。

  具体落到白马城攻守双方来看,白马城头大多数守兵使用的多是铁官作坊制造的制式军弩,但因为楼橹上不能像城墙上把弩手一线排开,只能登上少数精锐,所以上楼的基本都是军中的弓弩好手,其中尤以擅弓者居多。

  当楼橹推进至距离城墙两百步时,双方便开始试探性地射击,在这个距离上能够造成有效杀伤的只有弩中利器的大黄弩。

  大黄弩既长且大,其最强的弓力可达十石,最远距离可达三百步,非身大力强者不可驾驭,据说前汉的李广将军就曾经以大黄弩来射杀匈奴将领。

  但此等大型弩机操控不易,想要瞄准就更为不易,一般军中都不常备。攻守双方在尝试发射了几次大黄弩后,便都一同放弃了这个看似威猛,但实际收效不大的家伙。

  随着楼橹继续推进到一百五十步左右,这时候双方的射手都开始更频繁地攻击。

  在这个距离上弓就比弩要占据优势,因为弓可以通过仰角向上的抛射来利用羽箭的势能,但弩却只能平射利用弩臂的力量。

  并且河北军挑选在上午攻击白马的东面还占了天时,从东面升起的太阳直直照向白马城头,城头上的弩手要迎着刺眼的阳光瞄准。几波对射下来,看似人比较少的攻城方反倒逐渐压制了城头守军。

  不过,若是楼橹继续往前进到百步左右,弓手的优势就会被逐渐抵消,在百步左右的射程内,平射的强弩力量十足,会对楼橹上的射手造成很大的威胁。

  就在双方射手隔空对射的时候,感觉自己被愚弄了的刘延也从北城墙急急忙忙地跑到了东城墙上。

  他也看到了本方的弓弩手稍显劣势,不过由于双方隔得距离远,羽箭的杀伤力已经相当有限,大多数都被城头的守军用兵器盾牌格挡掉,即便有谁运气特别背被射中,只要不是直接命中要害一般也没什么大碍。

  若是双方就这么不痛不痒地相持,对于守军来说倒也可以接受,但刘延心知敌人在城外准备了四天,定然不会就这么简单。

  在持盾亲兵的护卫下,刘延冒着敌军的箭矢,亲自跑到垛口旁观察下方敌情。

  他发现河北军除了以八具楼橹开道外,后边的军阵里还推着六七辆长车,车辆之上都覆盖有木制尖顶的棚,看其长度不像冲车,也不知是何功用。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河北军在东门外的军势与北门截然不同,北门外人虽多但都是些持长矛的步兵,而东门外人虽少但预备了诸多攻具,那么河北军的主攻方向也就呼之欲出。

  河北军楼橹上的射手见城头突然有一处防卫如此密集,心知必是敌方大将到来,便不约而同地往他所处的位置攒射。刘延虽然有诸多亲兵护卫,但也被不断击打在盾面上的响声所慑,不得不往后退避。

  退回到了城楼里的刘延,望着攻城方的楼橹还再继续逼近,心知今天这场大战看来是在所难免,而想要挽回目前城头的颓势就必须要压制住楼橹上的射手。

  不过刘延也知道待到距离更近后,己方的弩兵就能发挥密集优势,且太阳更会越升越高变得不再刺眼,届时便是重新抢回主动权之时。

  他拿起一支令符,召过一个传令兵道:“传我将令,到后备兵中再召两百名擅射者上东城墙助守。”

  传完令后,刘延心道:“我等也在城中修整了几天了,这一战必要极力扑灭河北军的气焰,提振一下士气不可。”

  刘延的想法很好,不过人生不如意事十有,而这战场上很快就又出现了他意料之外的变化。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