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7章 声东击西

第17章 声东击西

  在河北军先锋所部到达白马城下的第五天清晨,正当城头守军以为今天或许也像前几天一般平安无事时,城外河北军大营却突然动了起来。

  先是北门外的大营擂起了战鼓,随之营中一队队士卒从营地中开了出来,在城门之外的空地上排兵布阵。

  城头守将见此情形,连忙也在城头敲起了锣鼓,命守卒就位时刻面对河北军的攻城,另一方面派人火速去县寺中通报太守刘延。

  待到刘延匆匆忙忙上到北面城墙后,发现北门外的河北军大营已经整列完毕,大军在大营与两侧分垒前的空地上组成了三个并列的方阵,每一个方阵看上去都约莫有两千人,在方阵的后方,还有不明数量的骑兵压阵。

  随着鼓声隆隆,河北军三个方阵齐齐往前开进,其气势十分惊人,站在城墙之上的刘延也仿佛听到了城下士卒齐齐踏地前进的声音。

  刘延心道这颜良果然是个莽夫,也不稍加试探就要全军押上大举进攻了么可是我城外城壕与羊马垣俱在,难道他竟想靠这五六千人平推过来用人命填壕蚁附不成

  想到这里,刘延心里不由打了个寒颤,这也太不把士卒的性命当回事了吧

  心里谩骂着颜良的粗鄙残暴,但刘延却丝毫不敢轻忽,连忙调动人手应对。

  城中的守军人数有限,连他从白马津带回的人马加上城中原本的守军也不过是四千出头。他原本安排的防御计划是在西北东三侧城墙上各安排八百人分两班轮流上城头守卫,在南城墙安排三百人,又在城外羊马垣后安排了三百人,余下一千人作为后备在城下候命。

  此刻见河北军欲要从北面大举攻城,他连忙命北边八百人全数上城,又从城中后备里额外调了三百人来助守,将北边城墙的防御瞬间增加到了一千一百人,把并不甚宽阔的城墙站了个满满当当。

  城下方阵的进行速度虽不快,但却一直没有停下,直直压到了城外两百步处。而随着河北军的逼近,城头上的刘延将城下的方阵看得更为清晰,但也越看越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刘延发现,河北军方阵中的士兵大都是持着长矛,数千持着长矛的步兵列队行动,足以称得上是长矛如林,威势惊人。但问题河北兵可不是要来野战,而是要来攻城。

  要说攻城,则长矛兵最无益处,既不能如弓弩手般远程攻击,又不能如刀盾手一般攀援攻击,那颜良竟驱使这许多长矛兵列队来攻,是意欲何为

  仿佛是为了印证刘延的想法一般,当城外的方阵走到约莫两百步处时,敌营中的鼓声突然就歇了,敌军军将就在阵前挥动旗帜指挥队伍停了下来,然后好整以暇地整理队列,丝毫不像是要往前进攻的样子,反倒是像专程来游行示威一般。

  北门外的鼓声方歇,东门外就传来了阵阵鼓声,且这鼓声要比方才北门外的鼓声更为密集。

  刘延心道你这小儿,前日才玩过这一招,难不成今天又要来一次么他这次倒精乖了,就站稳在北城墙上不动,令自己的亲信沿着城墙往东边去观察情况。

  不一会,刘延派去的亲信就气急败坏地往回跑,刘延看到这情形心里一个咯噔,难不成东面才是河北军的主攻方向

  那亲信跑到近前,回禀道:“禀府君,东边的敌军也有两个方阵,且那边的楼橹要比这儿多上许多,我还仿佛看见了敌军阵中有冲车。”

  “什么你可看得真切”

  那亲信喏喏道:“在下看到敌阵中有数辆长车,车上覆顶,像是像是冲车。且且东门的敌军前进速度仿佛也更快了几分。”

  “蠢材,你不早说”

  刘延心道不妙,看来颜良那厮今天这声东击西之计是玩真格的了,他连忙留下原本看守北门的八百人继续布防,带上后备的三百人急急沿着城墙往东边而去。

  城头人员匆忙调动闹了个手忙脚乱,而北门外河北军方阵后的一处楼橹之上,颜良正气定神闲地看着城头的旗帜移动。

  这楼橹可高可低,低矮者多作为两军对阵时,将领登高观望敌情,并挥舞旗帜指挥所用。

  若将楼橹往高里建,则另有一个常玩三国志游戏的朋友耳熟能详的名称,名曰“井阑”。

  这井阑乃是攻城利器,最高者可达十余丈,比城墙还高上一截。攻城方站在井阑之上,不但能将城头守军的调度看个一清二楚,还能居高临下发射弓弩反过来压制城头守军。

  当然,越是高耸的楼橹其建造难度也就越大,不但需要精干的工匠,更需要寻找到适合营建的巨大木材。

  楼橹有高度的优势,但也有其缺陷,有物理知识的朋友都知道,这楼越高根基就越要扎实。但这楼橹除了外形像楼之外,他还需要能够移动,这就在建造上增加了不少难度。

  因为楼橹的建筑特性,其根基不可能做得极为庞大,那样就完全没办法移动,所以在建成的楼橹之上就不能登上太多的兵卒,以免根基不牢倒塌或者失去平衡,既然所登之兵不够多,那对城头的压制力也就相对有限。

  而且,作为防守一方,若是备有石砲,也就是俗称的投石车,那么对楼橹来说也有一定的威慑能力。

  虽然在这年头石砲的命中率简直就相当于摸奖,且还是中奖率极低的那一种,不过一旦正面击中,那这楼橹也挨不了几下。

  白马城附近并无多少高大的乔木,而留给河北军营造的时间也有限,故而在三天多时间里只造了十余架楼橹,最高者也不满五丈,其余皆与城头齐平或略高而已。

  因着北边不是今天的主攻方向,只立了两架楼橹用来观察城头守兵的调度情况。

  军司马张斐站在颜良身后,见到城头守兵果然如同预料一般匆忙调动,不由喜上眉梢,问道:“将军,北边的守军已经往东去了,是否要按约继续施行”

  颜良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家这个在军谋策略上略显笨拙的司马,心中默默叹了口气,想到别人穿越来都能有各种谋士参赞,我怎么就偏偏捞到这么个副手呢

  抱怨管抱怨,他也心知自家司马有自家司马的好。

  张斐张休武原本是常山国文吏出身,对于粮秣调度、营建攻具、论功行赏、行文录书方面极为精通,在颜良军中几乎就是后勤大管家的身份。

  原本的颜良作战风格直来直去,也不屑于玩什么虚套,故而手下的司马只需管好后勤,而这正是张斐的特长。现在颜良心里多了许多弯弯绕绕,就觉得用起来不够得心应手了,但眼前也只有这些人才可用,只得耐着性子道:“休武莫急,且让苏文从攻得更卖力些再说。”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