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0章 骄傲的公羊儿

第10章 骄傲的公羊儿

  眼瞅着这军议就要结束,颜良仿佛突然记起了些什么,一边理着他那虬张的胡须,一边说道:“还有一件紧要之事,南门虽然不设围,但也不能任其随意出入,当遣骑兵反复巡梭,以阻绝内外消息,若其弃城逃逸,也好全力拦截。”

  颜良言罢顿了一顿,又看了一眼马延和苏游,说道:“城南地形崎岖复杂,若是派的人少了也不抵用,必要广布精骑轮番巡梭。马校尉、苏司马,你等麾下的骑兵攻城填壕亦派不上用场,且将麾下骑兵暂时交予我统一调度,以阻绝城南,如何”

  颜良所统辖的一万五千先锋军人马中,大多数都是步卒,骑兵只有两千多,其中颜良所部最多,有一千五百多骑,马延、苏游所部各只有五百骑与四百骑而已。

  骑兵虽然机动性高,但养骑兵的花费实在是不小,一个骑兵的花费足足可以抵过五六个步兵的花费,若是往狠了用,耗费的精细食料更是夸张。

  所以,各家骑兵都是将领的心头肉,都用在关键的时候,比如侦伺敌情、袭扰粮道、侧翼卫护、追亡逐北等等。

  眼下颜良一开口便要向他二人讨要骑兵的指挥权,虽然只是暂时的,但马延和苏游听了这话却都面现为难之色,也不知道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

  二将都心想要说前锋军骑兵最多的还是你颜良麾下,现在倒要问我俩讨要骑兵,这口气虽然是打着商量,但能不答应么,谁不知道你颜良的火爆脾气和促狭性子,若是忤逆了你,日后攻城时全让我俩的部伍顶在前头,这谁受得了啊

  马延苦恼得都快把那张肥脸上的眉眼给挤到了一块儿,倒是苏游心生急智,说道:“先锋所说自是正理,只是各部骑兵分有军候统带,若是临时凑到一起,怕彼此不服,用之不能得心应手。”

  苏游此话一出,马延立刻附和道:“苏别部此言有理,末将以为,若先锋所部骑兵与我二人所部骑兵轮流巡梭城南亦可。”

  颜良将二将的情态看在眼中,心道我又不是要夺你们兵权,只是统一调度而已,都急个什么劲,便将面色一肃道:“若城中曹贼大举南出,或是曹贼遣人来援,就凭你们麾下这四五百骑又抵得什么用处。且苏司马所虑亦无足道,我自有人选可令各部军候尽皆率服。”

  说完,颜良环顾一众军将,然后把目光停在一人身上,说道:“隗冉何在”

  只见一员身高体壮的威猛汉子排众而出道:“末将在”

  “若将全军骑兵暂时都交给你调派,可能统带得好”

  “将军有命,末将必竭尽全力而为之。”

  “好”

  马延与苏游二人在听颜良点到隗冉之名时都心道要糟,自己怎么把这人给忘了,这下可是失算了。

  颜良见马、苏二人俱是一脸懊恼,心知自己祭出隗冉这招算是下对了,就乘势问道:“马校尉、苏司马,你二人可还有异议”

  二将看颜良这架势哪儿是商量分明是不容人拒绝,心中虽是百般不愿,但也不敢再有何异议,齐声道:“末将一应遵从将军安排。”

  “好那今日扎营之时,便于我中军之侧另立一小营,三军骑兵皆驻于此营中,由隗冉统带。”

  “隗冉”

  “末将在”

  “名不正则言不顺,今日暂署你为骑兵司马,好好做,莫要让本将失望。”

  “谢将军抬爱,末将必不辱命。”

  “好都下去吧进武,你留一下。”

  “诺”

  众将纷纷领命而去,原本挤得满满当当的小山岗上眨眼间只留下了颜良和隗冉二人。

  颜良站在山岗顶上,面前是防御森严的白马城,脚下是正在营建的中军大营,他顾视着正在忙碌不停的营中士卒役夫,默然不语。

  隗冉则毕恭毕敬地站在颜良侧后方一丈开外,既不太近,亦不太远,静静看着颜良的背影,同样一语不发。

  两人就如同两尊雕塑一般杵在了山岗之上,若不是轻风带起了两人的须发衣袍,几让人怀疑是否是两个大活人。

  这般沉默持续了半刻钟左右,终究是颜良先没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哎进武,那头骄傲的公羊往赴幽都已经快两年了吧”

  隗冉听颜良问起此事,目光先是一亮随即一黯,低下头去道:“回禀将军,是两年零一十六天。”

  “噢已经过了两年了啊你倒是好记性,那头公羊有你这么个忠心的属下倒也足慰此生了。”

  隗冉努了努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闭上了嘴巴,什么都没说。

  “公羊儿的忌日,你可有前往祭扫”

  “回禀将军,麴将军的墓地自有昔日袍泽看护,四时供奉尽皆无缺。麴将军忌日时我已随军出征无法亲往祭扫,然则已有人代劳。在下代一众袍泽谢过将军之关心。”

  “恩,倒是我想岔了。明天便是春分,再过半个月就是清明,既然公羊儿的忌日你我都未能亲往祭扫,到清明之时,你我便一同再登高山,为公羊儿遥敬一杯水酒吧”

  “谨遵将军之命。”

  颜良的话语中颇多寂寥之意,但隗冉更为不堪,说话间竟已有了些哽咽。

  颜良转过身来,看着低下头去的隗冉,叹道:“哎现在只有你我二人,又非是商谈军中公务,你就不用这么见外称我为将军了。而且,在你心中,怕是只有那头骄傲的公羊儿才配做你的将军吧”

  “诺将颜颜君。”

  “进武,当年之事,你没有怪我吧”

  “回禀颜君,在下何敢有此想法。在下等人得颜君施以援手才得以保全,颜君之大恩我等没齿难忘。”

  “呵呵,是不敢,而不是不会倒也无足轻重了。当年事发之前,我也曾劝过公羊儿,只是他仗着界桥、鲍丘等战之功,自以为功勋卓著便不把旁人看在眼里,行事粗疏得罪的人不少。”

  “那件事情发生前,我与文伯屈等与公羊儿交好之人皆被彼等籍着各种事由支出邺城,待到我等闻听消息赶回邺城时已是米已成炊。而且而且彼辈咬定公羊儿有不轨之心,其言之凿凿,而大将军亦不许我等再深究其事。我与文伯屈只得退而求其次,以求尽量保全你等公羊儿的亲近部属。”

  “那头骄傲的公羊儿啊他久处西凉羌地,沾染了西羌的习性,因得羌人的轻捷战法而功成名就,也因着羌人的轻佻无礼而为人嫉恨构陷。真是成也羌儿,败也羌儿”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