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四十章 两座孤岛

第一百四十章 两座孤岛

  陈翊琮点了点头。

  赵七这时跑了过来,两手递来了一把木头梳子——这是他自用的,有好几处断齿。

  他不敢贸然跑进柏灵在这间院子里的卧房,思前想后还是把自己的梳子拿了过来。

  柏灵愣了一下,接过了这把破旧的木梳。

  “这把梳子以后不要用了,”柏灵轻声道,“你自己还有什么要置办的东西,一并列个单子,明天去内务府换新的。”

  “诶。”赵七拘谨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退去了一旁。

  柏灵转过身,握住了少年的头发。

  陈翊琮的头发有点像他的曾祖母,轻软又柔顺,只是被雨水淋湿之后,好多地方都打了结。

  几处一直梳不顺的地方,柏灵撇开梳子,对着烛火,把团在一起的头发拆解开,然后再继续上木梳。

  好几次梳头的时候,柏灵听到陈翊琮轻轻“嘶”了一声。虽然没有喊疼,但柏灵还是随即停下了手,放轻了动作。

  靠墙的烛火将柏灵的影子投照在墙上。

  望着这影子,陈翊琮想起了他在城南营地里见过的那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拾荒少年,他张口就喊柏灵“姐姐”。

  年纪更轻的柏灵,确实在各方面都更像是一个姐姐。

  “你刚才……坐在院子里,”陈翊琮忽然开口,“是在做什么?”

  “在编穗子,就是挂在扇络下头的那个东西。”柏灵轻声回答。

  “我听到你在唱歌,”陈翊琮声音转低,“是什么歌。”

  柏灵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片刻后才答道,“……九重山。”

  陈翊琮喃喃地重复了这个名字,又听见柏灵补充道,“是一首西南的山歌。”

  “为什么叫九重山。”

  “我其实也不太清楚……不过我猜,是因为这首山歌和另一首带着‘九重山’的歌,一起出现在了同一部戏里。于是后来歌者就取了‘九重山’几个字,做这首歌的名字……反正意义都是一脉相承的。”

  “是吗,”陈翊琮的声音毫无起伏,“另一首是……?”

  “那一首我不会,”柏灵慢慢地回答,她念白着山歌的词,“开头大概是,‘老了难,老了唱歌真的难,不比十八二十二,唱歌音过九重山’……”

  陈翊琮不是很清楚柏灵到底是在说哪部戏,但这也不重要。

  不比十八二十二,唱歌音过九重山。

  听起来,似乎是老人缅怀青春的歌谣。

  这一首,还有之前的那一首,他都觉得很能入耳。

  少年逐渐放松下来,他的背向后靠了靠,抵在了椅背上。

  柏灵将陈翊琮的头发梳得顺了,并且不断地用毛巾擦拭梳出来的雨水,少年的头发不再滴水。

  期间陈翊琮一次也没有回头,只是落寞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偶尔抬头看柏灵投在墙上的淡影。

  柏灵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再好不过,他也不打算和任何人开口。

  “……你怎么会在宫里呢。”陈翊琮垂眸道。

  “张大人让我来的。”柏灵低声回答,“三天前的事了,他到我家里来,让我这几天到宫里候命。”

  “候什么命?”

  “没有说。”

  陈翊琮微微颦眉。

  他隐约觉得自己的某种心事似乎被张守中洞察了,但这感觉与母亲的看破不说破完全不同。

  这种洞察,令他感到非常、非常地不快。

  陈翊琮想了片刻,看向站在墙边的赵七。

  “你叫赵七是吗。”

  太子的声音虽然依旧有着几分虚弱,但深蕴其中的威严依然让赵七连忙低下了头。

  他连连点头,轻声答道,“回太子爷,奴婢是叫赵七。”

  “……去一趟东宫,”陈翊琮的目光落在赵七脚前的地面上,“去告诉他们,我在这里。”

  赵七没有听懂,“告诉……谁?”

  陈翊琮表情漠然,“到了东宫,你看到谁,就是谁。”

  “哦哦……”赵七依旧不太明白,但暂时不敢再问下去。

  “告诉他们,都好好待在宫里,不要到处乱跑,更不要来找我。”太子声音缓慢而清冷,“明白了吗?”

  “……奴婢明白。”赵七几乎立刻答道,不敢有半点耽误。

  他打起了伞,便一脚冲进了门外的雨幕里,柏灵在后面喊他拿灯笼,但他人已经跑远了。

  望着赵七的背影,柏灵叹了一声,又回到了房中。

  “这里只有你和赵七两个人吗?”陈翊琮问道。

  ——当然不止的,十四也在。

  但强调这个没有必要,柏灵点了点头,轻声道,“柏奕就在隔壁,这几天他一直有陪我进宫,我这里有什么麻烦的话,随时可以去找他。”

  “这样不好。”陈翊琮的声音很弱,“……这样不安全。”

  “这样清净。”柏灵答道。

  昏黄的烛火将整个房间映得暖暖融融,陈翊琮的眼睛半睁着,渐渐有了困意。

  “我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他低声开口,“……就在这里。”

  柏灵没有回答,只是给陈翊琮拿来了一条宽大又轻薄夏毯。

  少年裹着薄毯,整个人蜷在椅子上。他仰靠着椅背,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房间中央的那块匾额。

  门外电闪雷鸣,但呼啸的狂风骤雨吹进不了这里,他听见身后传来了翻书的声音——柏灵又坐回了她自己的位置上看书。

  这书页翻动的声音是如此悦耳,又是如此熟悉。

  陈翊琮渐渐睡了过去,在这几天里,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真正地睡着。

  夜更深了,柏灵不经意地抬头,看见那条薄毯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一角,大约有一半已经落在了地上。

  于是她站起身,走到了少年身边,将毯子重新盖回到陈翊琮的身上。

  在闪动的烛火间,柏灵看见少年的眼角又渗出了眼泪,他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大概是在做梦。

  “我不会……”睡梦中的陈翊琮喃喃低语,“我不会……”

  柏灵有些心疼地皱起了眉,但自始至终,她也没有听清陈翊琮梦中的呓语究竟是在说什么。

  谁也不会知道少年在说的是什么了。

  因为那是他在最后时刻,听到的来自母亲的叮咛。

  在梦中,他一次一次地给出了回应——

  我不会让死去的人,白白流血。

  :。:

看过《御前心理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