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左苏 > 第八百零八章 白浅汐的地位

第八百零八章 白浅汐的地位

  “你们左家人到底在做些什么!”

  左辰希的衣领被眼前的男人死死抓住,通红的眸子里散发出强烈的恨意!

  左辰希微微抿嘴,面对盛怒的苏笙非,知道一时半会儿的是说不清了。

  强势的挣脱,两人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左辰希向来不是忍气吞声的人,他容不得苏笙非这般无理的挑衅!

  “住手!”一个霸气的声音,伴随着由远及近的高跟鞋声音响起。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白雪走了过来,对面眼前的两个男人厉声呵斥,自己人先动起手来了,这是要上天吗?

  女人一阵头痛,目光游走在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之间。

  左家?苏笙非竟然把左苏两个字拆开了。

  “白姨,你来的正好,那就说说白浅汐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她才是你的继承人,你让我来保护这一个大男人!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村姑怎么办!”

  虽然已经努力按压下自己的气焰了,可他还是忍不住吼了出来。

  原以为白浅汐与所有的恩怨无关,已经彻底被摘出来了,结果这爆料的新闻,让他彻底看不明白白雪到底在操作什么。

  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傻子送死吗?

  “笙非,你是在怀疑我的决策?”白雪目光一撇,犀利无比带着强大的震慑力。

  然而这一切对苏笙非而言并算上什么。

  “对,我就是在质疑,你藏着左辰希,把白浅汐扔在左苏公馆,这是什么狗屁决策?”

  男人的眼里已经没了尊卑,满心满眼的都是不服气,这完全是对浅汐不公平,对左苏家而言也是看不懂的操作。

  “所以呢?笙非你想做什么?”

  女人的表情十分怀疑,嘴角甚至还勾勒出一抹弧度,倒没有因为他的以下犯上而生气。

  面对这样的反问,男人顿了一下,大脑的思维能力还没有接上。

  “你要回去吗?回去保护小汐?让后让所有都认为那条新闻是真的?坐实小汐的继承人身份?”

  白雪轻笑着,话语却咄咄逼人嘲讽着苏笙非的幼稚。

  一边的左辰希理了理自己被扯皱的衣服,眼神晦暗的看向了白雪。

  不得不佩服母亲的口才,很显然她已经把苏笙非绕进去了,计划中本就是要把浅汐抛出去的,现在她却给了苏笙非这样的操作反倒是在保护浅汐的意思。

  苏笙非僵在那,好像理解了白雪的表达,是自己太冲动了,握紧的拳头,显得尤为的尴尬。

  但是,这样也不能消除简家对浅汐的疑虑,大哥和拳头比起来更擅长用脑……

  “但是……但是……村姑这样我不放心。”

  男人的声势还是弱了下来,那双眼睛里还是透露出了不甘心的意思。

  “笙非,一切本就是场博弈,我们准备了那么多年,简家也一样。至今害死你母亲的凶手都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你能接受吗?”

  白雪的手拍上了男人的肩膀,变得语重心长,她了解苏笙非这火爆的性子难以控制,干脆直接抛出了杀手锏。

  婷婷,是苏家三子无法愈合的伤痛,只有提到他们的母亲,他们才能恢复理智,能冷静的看待所有的问题。

  由愤怒,转为尖锐的恨意,白雪才松了一口气。

  她还是看了左辰希一眼,带着嗔怪的意思,责备他不该和苏笙非动手。

  其实这番景象,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昨晚苏梓安的彻夜质疑,今天又是苏笙非的歇斯底里,这要算下来,就差苏亦夏没来了。

  她是真的小看了浅汐在他们三个心里的分量了。

  算是安抚好了苏笙非,白雪给左辰希使了一个眼色,很快男人就跟着她一起离开了。

  进了房间,左辰希直接把门给反锁了。

  “妈,我也觉得不妥,这样做真的好嘛?如果简家反其道而行之呢?”

  哪怕筹谋多年,连着左辰希都没了把握,苏笙非能够那么明确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那他呢?直接将浅汐推入危险之中。

  “辰希,你不是更应该担心自己吗?”

  白雪目光灼热,她没想到率先开始动摇的竟然是她自己养大的孩子。

  男人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在房间里烦躁的来回踱步。

  “哎,简家已经在查新闻的散播者了。”

  最终还是选择跳过了那个纠结的话题,不管担心还是不担心,他们已经没了回头路了。

  简家也不会给他们任何几乎回头。

  “善后做好了吗?”女人也恢复了正经。

  “嗯,按您的要求做了,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左辰希言语里透露出的无奈,苏家三兄弟和浅汐相识不过两年而已,那他呢?

  他牵挂了浅汐多少年,他的隐忍又向谁诉说?

  “辰希,你要记住,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夺回左氏,不要让我分心好吗?”

  白雪忧心忡忡的看着他,她能看穿的结果,却义无反顾。

  冷血无情吗?所有的愧疚都没有意义了,她尊重了每个人的选择,左辰希和白浅汐都没有退缩,那就破釜沉舟吧!

  现在犹豫,只能是万劫不复。

  “知道了。”男人声音低沉,有些沮丧。

  “好了辰希,安排一下,在一切开始之前去见一下你父亲,还有你苏伯母,很有可能是最后一面了吧。”

  女人笑了笑,无尽的悲凉,她仿佛也看到了解脱的光芒。

  左辰希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忽略了白雪的感受,这世界上所有人都不懂她,如果自己再背离她,那她一生都是悲哀的。

  “妈,别这样说,我们会拿回左氏的,你别想的太多了。”

  白雪只是冲着他轻笑着,心中早就有了左辰希不知道的决定。

  在帷幕没有拉开之前,所有的仿徨与迷雾,都让人感到迷茫。

  扫墓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又意味着所有人又要聚集在一起,那之前的分散就显得毫无意义。

  但是白雪是刻意的,她就是想和简家多绕几圈,简兆龙的多疑,她太清楚了。

  要想让他信以为真,就必须让他反复确认。

  加上简陌那个小辈,也确实出众的可以,心思深沉的更胜于他的父亲。

  步步为营,狭路相逢勇者胜。

  误解也好,对白雪来说都已经习惯了,这么多年,她从未去见过左岩,怕自己会放弃隐忍。

  这一次,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去看他了。

  白雪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意,这一刻,她才像是回归了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一个真正的女人。

  左苏家的筹谋虽然精密,只不过简家,正如白雪猜测的一样,简陌的存在,补足了简兆龙骄傲自大的弊端。

  他有自己的想法,欲盖弥彰的伎俩,很快的就被他戳破,但是他没看见的是自己身后的匕首,随时都在等待着给他致命一击。

  A市终于不再下雪了,安安静静的,但是气温始终没有回升,甚至又降低到一个冰点,万物复苏显得过于艰难。

看过《左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