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玄天后 > 二十五、谨言慎行(下)

二十五、谨言慎行(下)

  这似乎是一种会经常发生的事情,皇帝让福康安看折子,然后再问福康安的意思如何,皇帝对着福康安十分喜爱,在之前就指着福康安对众臣说道,“此乃吾家千里驹也”别的皇子都不可能在养心殿伺候,就算是要给皇帝请安,而他却可以自由出入养心殿东暖阁,和皇帝探讨军国大事,所以李玉听到皇帝和福康安如此对话,眼皮都没有抬起来一下,因为这个事儿真的是再寻常不过了。

  “你觉得如何”皇帝听到了福康安这么说,点点头笑道,“朕倒是想听听你的意思。”

  虽然皇帝宠爱,但福康安到底是知道规矩的,军国大事,不该,也不能让他来开口指点什么,福康安擅长军事,对着军务,还真的颇为技痒,想着指点江山,开一开地图炮,特别是在御前的地图面前,和皇帝因为如何指挥作战还有时候会挣得脸红耳赤的,这些军事上的争论倒是会做,但其他的政事,福康安非常知道分寸,压根就不会仗着皇帝的宠爱,首辅的公子,先皇后的娘家侄子这些身份对着军国大事指手画才怎么知道这样简单的看下来,倒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间分辨不出来什么,”福康安摇摇头,将折子放在了炕桌上,对着皇帝恭敬说道,“还是万岁爷自己个圣裁罢”

  “胡说”永盛皇帝笑骂道,“什么都要朕圣裁,那康儿你做什么外头的臣工做什么臣工倒也罢了,康儿你,朕还是要大用的,既然叫你说,你就说来是了,何必推诿顾忌什么”

  “奴才不是推诿,”福康安微微笑道,“只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此外最关键的,奴才未曾去缅甸云南,也没有办过这个商会的事儿,如何敢说是非呢”

  “这话不对,”皇帝放下了盖碗,对着福康安笑道,“你说的道理放在别的地方是不错,只是站在养心殿的这个地方说这个,那就错了,按照你的道理,这些,”皇帝指了指自己还未批改过的这在,“折子里头的事儿,朕可是一个差事儿都没办过,按照你的,朕也不能置喙了吗”

  福康安忙请罪,“奴才有罪。”

  “不必如此,”皇帝温和笑道,“朕虽然住在这紫禁城,但外头的事儿,也是知晓的,本朝不比前朝,皇子阿哥都不是不知道人间疾苦的。朕虽然不能说明察秋毫,但是非曲直还是知道的。”

  皇帝说了一通道理,随即又对着福康安笑道,“瞧着你不愿意说,罢了,你带回去给你阿玛看看,问问春和,是什么一个意思。”

  福康安原本在没有和金秀见面之前,虽然对着阿桂的提议很是不满,但自己的父亲阿玛已经答应了下来,所以福康安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满,但也知道顾全大局,绝不会说来拆自己父亲的台,但适才这么经过和金秀的谈话,福康安突然警觉到了什么,原本拿折子回去给傅恒过目,也是时常有发生的,军机处尹相那里时常送,皇帝的养心殿这里,也时常送,而福康安之前也做过这个事儿,可今个福康安听到了皇帝如此吩咐,走到炕桌前预备着拿起了折子,但想到了金秀的话,他又停住了。

  皇帝低着头正在捡炕桌上的红枣,注意到福康安顿足不前,抬起头看着福康安笑道,“怎么了康安今个失魂落魄的,可是当差累了”

  福康安定定神,仔细想了想,“奴才斗胆要说一句话儿。”

  “你说就是,”皇帝奇道,“咱们君臣什么时候这么拘谨了有话康儿只管直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奴才阿玛已经是在家休养身子,于情于理,奴才请万岁爷不必再拿折子给奴才阿玛过目定夺了。”

  皇帝笑道,“这话说的奇怪春和乃是朕最信任的臣子,如今虽然在家里头休养,但他可还是军机首辅,看折子,名正言顺。”

  “请容奴才解释一二,奴才的阿玛身子依然不太好,特别是到了秋日,气候越发干燥,素日里头都要用水来把门窗地面打湿,以此来湿润空气,避免阿玛的肺部更加干燥咳嗽,而就算是如此,接下去又要点起了火坑,这事儿是个大问题,若是再看折子,奴才只怕是阿玛身子支撑不住”

  旁人不知道,都以为傅恒只是身子不太好调理几年就可以再度出山,而皇帝知道,傅恒的这个病十分严峻,如今只是在拖时间罢了,但这个时间,永盛皇帝也希望傅恒可以拖得更久一些。福康安的确是担心自己父亲的身体,按照御医和金秀的说话,这病压根就无药可救,

  皇帝点点头,“春和的身子不太好,的确不该让他再操劳这些琐碎的事儿了。那你说的是情,那理呢”

  “奴才要说的,还是那句话,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福康安继续说道,“奴才阿玛已经不在军机处当差,万岁爷虽然是给了这个首辅的位置,但的确是为了体恤功臣,奴才阿玛和奴才全家都是感激的,但如今乃是尹相主持军机处事务,若是再把奴才阿玛抬出来,一些要紧的事务,万岁爷还让奴才阿玛出主意,这的确是器重奴才阿玛,但对着尹中堂来说,难免心里头不是滋味。”

  “康儿你阿玛还是军机首辅,自然可以看折子,提意见。”皇帝淡然说道。

  “是,但如今奴才阿玛的确不宜再插手具体的政事,奴才阿玛没说,但奴才以为,他是一定想着辞了这个首辅的差事儿的,万岁爷信任奴才全家,奴才只有拼命报效的,但如今尹中堂主持军机处事务,大事儿都还让奴才阿玛来看,只怕是不利于中枢权威,亦不利于尹中堂执政,中枢权威不显,只怕是政局也会有影响。”

  福康安说完了这一段话,倒是许久没听到皇帝吱声,过了好一会,皇帝才爽朗的笑了起来,“好,好好的很”

看过《玄天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