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魔临 > 第五十六章 薛三与狗

第五十六章 薛三与狗

  “它是公的。”

  一句话,

  宛若晴天霹雳,

  二哈直接目瞪狗呆。

  那火辣,

  那脾气,

  那反抗,

  那辣味儿,

  自己所喜欢的口味,

  瞬间被赋予了另外一层诠释。

  汪艹,

  那是公的,

  自己对它那啥时它能不反抗么!

  瞎子北伸手,将自己先前放在钢琴一侧的二胡重新拿起来,用自己的袖口,小心翼翼地擦拭着。

  “我想这琴声想这琴键的触感,已经半年多了,但我现在才发现,在这个时代,似乎还是二胡和我更搭配一些。”

  说着,

  瞎子北抬起头,面向前方的温特,

  “教你弹钢琴,我没太多的兴趣,也没多少意思,对于你来说的天籁之曲,对我而言,仅仅是拾人牙慧的重复。

  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倒是可以教你拉二胡,最起码,以后哪怕混的再惨,就算断腿了,也有一门讨饭的手艺不至于饿死。”

  温特点点头,但目光,却依旧盯着愣在瞎子身后的二哈。

  显然,他对一直伴随着自己的妖兽,仍然有着期待。

  “我不信,我不信!”

  二哈忽然发出一声怒吼,

  举起了自己的爪子。

  背对着它的瞎子北不为所动,只是轻轻地拨动了一下二胡的琴弦。

  嗡!

  “砰!”

  二哈的爪子,

  直接抽在了自己的大脸上,

  一时间,

  血流如注。

  这一刻,它确认了,自己的精神意识,早已经被对方提前入侵了。

  身为一头具有着精神系天赋的妖兽,它自然清楚精神意识被入侵意味着什么。

  你所看到的,都是那个人想让你看到的;

  你所听见的,都是那个人想让你听到的;

  你的一切感知,都不再取决于现实,而取决于那个人的心意。

  这种手段,让二哈无比的惊恐。

  那一边,

  见自家的大狗一巴掌抽趴了自己,

  温特有些无奈地低下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梁。

  随即,

  又抬起头,

  很洒脱道:

  “好了,现在是我和我的狗命,都在你手上捏着了。”

  说完,温特又忽然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好像有什么问题。

  “我对你的命,没什么兴趣,我要的,是合作,刚刚发生的这些事,只是你自己提的过程要求。我是想跳过这一段的,但你强烈要求过程的完整性,我也就只能满足你。”

  “其实,我觉得你拿我的命来威胁我,我再花钱买我的命,然后你们带着钱直接消失,这是最保险的。”温特这般建议道。

  “但这也是最短视的,我们所要的,不仅仅是几百匹战马,也不仅仅是几百套军械,我们的胃口,会越来越大。”

  “我想,可能你大概不晓得,我的命,到底有多值钱。”

  瞎子北闻言,笑了,道:

  “你该不会是某位大贵族的私生子吧?”

  温特的眼睛忽然一眯,

  道:

  “你知道的,比我想象中,要多得多。”

  “我没调查这么多。”瞎子北摇摇头,“只是,东方的废柴流和西方的私生子,都是已经用烂了的套路。”

  “…………”温特。

  “你所追求的,应该不是仅仅做生意赚取财富,你穿过荒漠来到遥远的东方,金币,不是吸引你的唯一原因。

  你想要在这里做出自己的事业,你想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能力,用功勋来洗刷掉自己身上私生子的烙印。

  现在,我已经把机会送给你了。”

  “我可以理解,这是威胁么,又或者,这是谈判?”

  瞎子北又摇头道:“这是,恳求。”

  “您说笑了,您手里可是握着我的命。”

  “你以及你的狗命,在我眼里并不值钱。”

  “…………”温特。

  “…………”二哈。

  “好,要我答应也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你刚才说,你还有一个主上?”

  “是。”

  “我不知道你的主上是何人,如果要合作的话,我只认你,我也只和你合作,你可以选择脱离你的主上,甚至,我可以帮助你,解决掉你的主上。”

  “三儿。”瞎子北喊道。

  “在。”

  “杀了他吧。”

  “好嘞。”

  “…………”温特!

  “行,我愿意退一步!”温特赶忙开口喊道。

  瞎子北点点头,抬手示意他继续。

  “我要你教我钢琴,我不要学你的二胡!”

  “三儿。”

  “在。”

  “杀了吧。”

  “好。”

  “不不不,我不要条件了!”

  “呵呵呵…………”

  瞎子北笑了,挥手示意薛三放开温特。

  温特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道:

  “你,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很吸引我。”

  薛三闻言,马上看向瞎子北,问道:

  “杀不杀?”

  瞎子北则主动走了过来,面对着温特,

  “我们东方人比较含蓄,不喜欢将这么露骨的话。”

  “我愿意在你身上赌一把,哪怕名义上,是我和你的主上在合作,但我之所以愿意投资你们,是因为我看中了你。”

  因为钢琴,因为爱丽丝,因为大家对生活仪式感的追求和坚持,

  因为,

  两个事儿逼之间的惺惺相惜。

  “我是否应该单膝跪下来向您表示感谢?”瞎子北问道。

  “如果你还愿意发誓对我效忠,那就最好不过了。”

  薛三有些好奇地看向温特,道:

  “你们西方贵族的口味这会儿就已经这么偏出车道了么?”

  “战马,军械,钱粮,我都可以用我的渠道帮你弄到手,但我还是想最后问你一句,我的身份,是很尴尬,但如果你愿意跟随我,等我们回到西方后,我们有机会去取得我这个私生子本不能奢望的一切!”

  “抱歉,习惯了二胡之后,就没那么留恋钢琴了。”

  “行,你不同意也无所谓,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开始我们的具体谈判了,另外,我想咨询一下,我这个投资人,在你们这里,应该叫什么?

  金主?又或者,是股东?”

  瞎子北思索了一下,

  回答道:

  “我们这里喜欢叫……韭菜。”

  …………

  谈判,开始了。

  涉及到物资的筹集、和运输以及保密,甚至还包括未来的规划,哪怕谈判双方都是聪明人,但也注定不会太短。

  屋里,就留给了他们去烧脑。

  屋外,

  薛三靠在二哈的身上,翘着腿,抖着。

  二哈倒是不再表现出攻击性,只是时不时地唉声叹气。

  “想开点,兄弟,人生……哦不,狗生,总得体验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才不枉这一辈子。”

  这时,

  收到命令送来茶点的麦木提从屋子里走出来,低着头,迈着步子快速离开。

  他不清楚为什么这里会忽然多出来两个人,但看自家主人对他们的态度,麦木提很理智地没有多问。

  二哈伸出爪子指了指麦木提正在离去的背影,

  道:

  “我把他抓来,让你也体验一下人生别样的精彩?”

  薛三讪讪一笑,道:“这不成,这不成。”

  “虚伪的东方人。”

  “你明明刚刚对付的是公狗,现在你却只让我用男人,我这不是亏大了么?”

  二哈有些意外地扫了一眼薛三,

  感慨道:

  “你比我想象中,要可怕得多。”

  “过奖过奖。”

  “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你和里面的那个瞎子,出了公馆的门后,不光是纸面上的东西一样都拿不到,还可能会遭遇追杀。”

  “连狗脑子都能想出来的可能,我怎么可能没想过?”

  “…………”二哈。

  “其实,我不是很害怕这个可能,你可能不了解我们,我们没有国仇家恨,也没有雄心壮志,你甚至可以说,我们完全没有追求。”

  “那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纯属没事找事做。”

  “什么?”

  “就是因为活着,所以总得动动,其实我不是很喜欢种田,也不是很喜欢练兵,更不喜欢发展,我不喜欢这些繁琐的事。”

  “看出来了,你很像是一名刺客,一名优秀的刺客,在我们西方,有很多有名的刺客组织。”

  “以前玩儿过,爬墙壁的体验蛮好。”

  “嗯?”

  “接之前的话吧,你们真的答应合作,我们就合作,种种田,练练兵,然后再出去找各种名义去黑吃黑,打劫什么的。

  如果你们出尔反尔,也没问题,那我们接下来就可以专门来报复你们,比如你吧,以后再想配种时,估计都会留下心理阴影。”

  “你小觑了我们,这次,不过是被你们偷袭了而已。”

  “是你小觑了我们,你要知道,在一个月之前,我身上除了那里的一根特长外,一无所长;

  但一个月之后,我已经可以偷偷地潜入到你家主人的卧室里,给他去势了。”

  “这个比喻,我很喜欢。”

  “你对你家主人的态度,真有趣。”

  “嗯,他如果愿意放弃后代的繁衍,可以在家族里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权柄,我也就不用跟着他来到这遥远的东方了。

  西方的狗,体态优美、高雅有气质,而在东方,根本就找不到。”

  “不,兄嘚,我觉得你应该是没找对地方。”

  二哈有些疑惑地扭过头看向薛三,

  带着点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

  “你有门路?”

  “有,包你满意!”

  “在哪里?”

  “燕国皇宫啊,你不知道么,燕国皇室一直饲养者从他们太祖皇帝那一代流传下来的貔貅啊,燕国皇宫里肯定有血统纯正的貔貅,正好适合你。”

  “…………”二哈。

看过《魔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