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四八一章 继续摊牌

第四八一章 继续摊牌

  一帮老家伙全都默然。

  “诸位,我和我大爷自始至终的要求只有一个。”

  杨信看了看他们。

  “让陛下,或者说让我们这个朝廷,能够有足够的银子可用。

  在战争时候我们能给士兵发出足够的军饷,让他们可以心无旁骛地杀敌以报效陛下,在饥荒时候我们能拿出钱粮赈济灾民,不至于饿殍遍野,让那些走投无路的饥民选择造反作乱。

  我们的要求就这么简单。

  但事实上呢?

  朝廷的钱粮从来就没有充足过。

  而根源你们都很清楚,你们也知道该怎么去改,只不过你们没有人敢,或者说根本不愿意去做,那么你们就别怨我们想别的办法,如果你们能让朝廷岁入达到北宋末期的数额,我和我大爷绝对不会再折腾。这不过分吧?大明目前疆域可比北宋大得多,人口同样也多得多,达到北宋的岁入不过分吧?

  咱们就按照北宋末期的估计数字八千万贯。

  北宋一贯七百七十文。

  八千万贯折目前近五千万两。

  你们能让朝廷岁入加起来达到这个数,我和我大爷从今往后一家不抄。”

  他说道。

  当然,他这个对比其实并不恰当。

  但即便是把大明目前的岁入,完全折成北宋的标准,其实也仅仅是北宋岁入的一半左右。

  两千五百万石粮食是最大头,折北宋钱也就相当于三千万贯,明石比宋石要大不少,但这些粮食里面还有四百万麦子,北宋麦子几十文一斗。剩下就算目前加上海关之类杂七杂八税收也就八百万两,折合北宋钱同样也是一千万多点,最终大明岁入还是北宋的一半。

  而以铜钱折算,北宋那八千万贯的岁入更是相当于这时候近五千万两,哪怕北宋一贯是七百七,而大明这时候因为大量铸炮,铜钱已经到了一千二换一两银子,大明以目前各地平均粮价折银,最终加起来其实也就是两千五百万两。

  还是一半。

  无论怎么算大明岁入都是北宋一半。

  面积比北宋大得多,人口比北宋多得多,粮食亩产超过北宋,最后税收相当于北宋的一半。

  还把自己搞得快崩溃。

  不得不说大明朝也是很奇葩了。

  但就算达到北宋的数字,这些老家伙也不敢接啊!

  那相当于在目前基础上,再增加整整一倍,就像杨信说的,那真得士绅一体当差纳粮,然后把所有隐田都清查出来,甚至把各家那些奴婢的丁银和徭役折银也交上……

  那还了得?

  江浙那些顶级世家谁还没几千奴仆?

  光这个一年就得交上千两,更别说士绅一体当差纳粮了!

  “你们没能力做到,那我和我大爷就不会停下,我们不能让朝廷没有银子最终导致军队一触即溃,各地灾民蜂起,那就只能时不时拎出一口肥猪宰。他们有胆量反抗尽管来,杨某别的本事不好说,就是杀人的本事强,诸位想说的话我很清楚,你们不就是想说逼急了江浙士绅武装抵抗吗?

  那就随他们便。

  我的援朝军在这起案子了结前不会去朝鲜,他们敢闹那我就带着援朝军下江南,那里还有一万忠勇军,昭义市和凤阳屯垦区随时可以召集起十万大军,需要的话我还可以从贵州调土兵。

  杀人我最拿手了,杀得江南人头滚滚一样也能解决问题。

  我正觉得昭义市的民兵区还不够,最好让整个苏松甚至嘉湖杭都变成这样的民兵区。”

  杨信很嚣张地说道。

  “河间侯误会了,只是一起案子而已,哪有如此严重。”

  顾秉谦一脸尴尬地说道。

  “严重不严重,不是杨某说了算。”

  杨信说道。

  “河间侯,别忘了你也有地。”

  朱延禧说道。

  “是呀,但杨某交税呀,杨某没有一亩隐田,该交的税一分不少,杨某的确赚钱很多,但杨某赚的明明白白呀。”

  杨信说道。

  说完他就那么昂然地走了。

  后面老家伙们面面相觑。

  “诸位,我们都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至于别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求多福去吧。”

  方从哲叹了口气说道。

  然后他也走了。

  事实上这些老家伙也都只是象征性挣扎一下,事情闹到如此地步,已经不是朝廷党争能解决的,文震孟这些人身后,是已经忍无可忍的江浙士绅,他们已经对天启动了杀机,而且现在他们手中也有武力。同样天启也被激怒,需要让他们明白这天下谁才是说了算的,所以接下来江南士绅的应对才是关键,他们屈服就忍了,他们不屈服就反抗。

  那他们是屈服呢还是……

  还是被杨信打到他们屈服呢?

  朱国祯和顾秉谦不由得相视苦笑。

  杨信没兴趣管他们了,他直接走西安门进宫,天启依然在科学院,而且皇后殿下也在,从张嫣那掩饰不住的得意表情,可以确定客氏彻底完了。

  “陛下!”

  杨信上前说道。

  皇帝陛下默默点了点头,然后杨信很自然地和他一起工作。

  实际上就是把一堆刚刚加工出来的零件,组装成第一台蒸汽机,不过这时候只有部分零件制造出来,所以这台蒸汽机估计还得半年,这时候大致完成的只有汽缸,剩下都在这座科学院一个个下属作坊制造,而且都是大明能搜集的最好工匠,所以质量上还是可以保证。

  “陛下,臣还有两个提议。”

  杨信说道。

  “说。”

  天启说道。

  “第一,在皇城周围架一圈新式煤油反射灯,也就是用大型煤油灯,里面加上弧形的反射镜,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而且有一定俯仰角度,这样夜晚任何试图潜入皇城的都无所遁形。”

  杨信说道。

  这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十八世纪巴黎就大量使用反射油灯当街道照明。

  而那时候法国人还在用植物油,他现在有更亮的煤油,完全可以让皇城的城墙上架一圈反射灯,这个照明效率比灯笼强多了,而且也不需要考虑现在那些煤油有臭味。里面装上一个弧面镜子,大致上也就有了射灯的效果,有这个足够对整个皇城实现夜晚监控,这样就不用担心潜入,这一点也得小心,对于熟悉环境的人来说,爬城墙真的没什么难度。

  咱大清时候因为酒税重,崇文门外的酒贩子背着猪尿泡装的酒,把爬城墙走私当成一项兴旺发达的产业。

  皇城城墙更矮。

  天启默默点了点头。

  “第二,在皇城周围设立监听站,向地下挖出地窖,让磁窑烧制一种喇叭形状的大缸,安置在里面对着土层,后面接上铜管,并连接到士兵的值房,这样不用非得在地下,坐在值房里面就能听到地下的声音,而且不用紧贴着。”

  杨信说道。

  天网有了,地下监听网也得有。

  过去的瓮听最大问题,在于那些士兵根本不会进去听,尤其是这种冬天谁会傻到一直躲在里面,而且效率也很低,但这种大型的集音装置,然后配上铜管传导就很管用了。声音在地下传导本来就强,喇叭口收集,铜管传到地面的小喇叭口放出,监听的士兵坐在房里烤着火,只要不睡着了都能听到,可以说以后谁敢挖地道,不用靠近城墙就能被听到。

  这就可以了。

  上面下面完成全面监控。

  皇城这一圈城墙绝对没有潜越的可能。

  而天启一向不喜欢出去,他这种性格像极了万历,甚至就连一些祭祀之类也是交给大臣代替,这样他在外面遇刺的可能性极低,毕竟就算他出去,也都是突然有事去医院,而且通常很快就返回,别人想动手也来不及布置。

  这样剩下就是他的饮食上了,这个问题也没什么,他只要不是生病服药让人有机可趁就行,他服药也都是医院开的,实际上他也很少生病,皇帝陛下现在就喜欢拿显微镜看他身边的细菌,然后研究怎么把这东西弄死。连上完厕所立刻洗手都已经成习惯了,同样除非特殊的阴雨天,每天全身衣服都得换一遍,而且必须是在紫外线下长期曝晒的。

  搞得就跟有洁癖一样。

  总之杨信感觉目前看已经可以说很完美了。

  然而……

  “陛下?”

  杨信说道。

  天启的兴致明显不是很高啊。

  “准,兄觉得合适去做即可。”

  天启说道。

  “陛下有何忧虑?”

  杨信试探着问道。

  “朕只是觉得,这些人为何如此仇恨朕?”

  天启说道。

  杨信立刻明白了,皇帝陛下害怕了。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天启也怕死,这一次幸好及时发现,要是没能及时发现岂不是要粉身碎骨了?想想那死的不明不白的正德,想想差点被宫女勒死的嘉靖,他爹的那颗红丸有没有隐情也很难说,天启也怕,他知道自己一样是肉体凡胎,这一次躲过了,架不住有人天天惦记弄死他啊。

  说到底他是要坐稳江山,而不是把自己变成众矢之的。

  “臣无能,让陛下受惊了。”

  杨信赶紧说道。

  “朕并无责怪兄之意,毕竟谁也没想到客家会卷入。”

  天启说道。

  这倒是实话,毕竟谁也不可能想到,客氏居然会被人利用成弑君的刀子。

看过《大明之五好青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