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农家娇女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夜归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夜归

  老太太那话说的也太不要脸了。

  夏离不想跟老太婆吵架,还是忍不住说道,“我娘的日子好在哪里了?小小年纪做了奴才,年纪轻轻当了寡妇。连同刚出生不久的闺女被婆家赶出门,无奈只得千里迢迢回来投奔卖了她的娘家……小杨氏还天天想谋她的那点子产业,她的日子好过在哪里……还有,我二姨十二岁就被嫁给一个病秧子,日子肯定不会好……”

  夏离字字诛心,夏老太气得脸通红,手都有些发抖。喝道,“离丫头,你大不孝啊,怎么跟长辈说话呢?我知道你们今天要回家,准备了那么多好吃食,却等来了你这些戳心窝子的话。”说着,还流出了老泪。

  夏氏也拿着帕子抹起了眼泪,说道,”娘,你那话比刀子还利,扎得我心口痛。难不成你卖了我和妹妹,我们还要感激你卖得好?离离不是不孝,她是心疼她的娘。”

  夏老太说道,“穷人家都是这样的,吃不起饭,一家人饿死,不如把孩子卖了,他们有口饱饭吃,家里也能过下去。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梅娘的女婿也不算病秧子,只不过冬天不太好过而已。”

  夏山拍拍夏离的肩膀,劝了两句夏氏两句,又对夏老太说道,“娘,你那么说不妥,伤人。大姐和二姐确实可怜,以后娘就多疼惜疼惜她们吧。”

  夏老汉也说道,“你这个老太婆,天天就找事。是我们之前为了这个家,对不起两个闺女了。现在就要想想法子,怎么弥补。兰娘生了个好闺女,我们不用多操心她。但应该让儿子去华县梅娘的婆家一趟,看看梅娘。二女婿的身体不好,接梅娘和孩子们回来住几天,享享福。家里如今的日子好过了,再给亲家捎带些重礼,给梅娘点钱财傍身,让她后半辈子好过些……”

  夏老太说道,“儿子又不是没去接过她,是她脾气拧不见人……”

  夏老汉说道,“过些天再让柱子去接她,礼物带厚些,即使梅娘不想见,亲家和女婿也会让她见……”

  夏氏又说道,“现在家里的日子好过了,就要对大妮、二妮好些,以后给她们找婆家要找好些的,最起码相公身体要好,公婆不那么刻薄……”

  夏山也心疼那两个侄女,说道,“大妮还好办,大哥、大嫂心里有数,不会亏待她。关键是二妮,二哥万事不上心,二嫂又糊涂。爹和娘都帮忙看着,若二嫂为了钱财敢乱把她许人,你们千万莫同意。”

  夏离也加了把火,“三舅如今是官身,若传出去他的侄女因为钱财被许给不妥当的人家,三舅也会被人家笑话。”

  只要一关系到夏山,夏老汉就紧张。鼓着眼睛对夏老太说道,“听到没,儿子闺女和外孙女都这么说了,你可给我记住了,不能坏了山子的前程。”

  夏离心里翻了个白眼,她说的是二妮,老爷子却没提二妮一个字。

  晌午四菜一汤,腊肉炒蒜苗,卤猪头肉,炒豆腐干,炒白菘,鸡汤,鸡汤是头一天剩的。即使是这些,也是夏家难得的大方,毕竟才这么几个人。

  夏家三人和夏离家三人都上了大桌。夏老太又像给媳妇孙女分饭一样,拿了一个大碗装了一碗饭,夹了些豆腐干和白菘在上面。

  夏山又夹了几片腊肉和卤猪头肉在里面,见夏老太沉了脸,说道,“娘,祝嫂子是来帮忙的,怎么好连点肉都不给人家吃。”又道,“家里忙不过来的时候,娘还不是请了几次祝嫂子来帮忙?总要让人有想头不是。”

  夏老太还要说,夏老汉皱眉说道,“儿子都是官身了,还那么小气,丢人。去,去,拿去。”

  夏离没吱声,祝嫂子还真不差这几片肉吃。

  夏氏又红了脸。只要娘家人在夏离面前做了丢脸事,她都会极不好意思。

  熊样的饭是夏离舀的,半碗鸡汤拌米饭,几片白菘,几片卤肉。

  桌上,夏离和夏聚都没怎么夹肉,夏老汉和夏山倒是往他们碗里夹了不少。

  晚上吃的面条,中午没吃完的菜拌在里面,倒是每人一大碗。

  走之前,夏老头又让他们一家三口初八那天回家吃杀猪菜。因为年前闹土匪,搞得人心惶惶,夏家的两头大肥猪还没杀成,计划在初八那天杀。

  夏山还进厨房装了一碗腊肉,让祝二家的拿回去给祝财吃。

  小雨依然下着,村里的小路泥拧不堪,夏氏抱着夏聚,祝二家的抱着熊样。夏离跟夏氏说着夏梅娘,她对那个女人很好奇。

  夜里,雨终于停了,夜空出现了数颗寂寥的小星星,一闪一闪眨着眼睛。寒风凛冽,刮得竹叶哗哗响着。

  夏离正睡得沉,突然听到黑子的狂吠声和熊样的嚎叫声响起,接着是夏聚的大哭声。

  夏离翻身起床,快速地背上装箭的囊,抓起弓和一支箭就往外冲。

  睡在堂屋榻上的夏氏一把拉住了她,厉声说道,“你不能出去。”她拿起放在榻下的砍刀,站去门口。

  夏离正想把夏氏拉去一旁的时候,就听东院里的祝二高声喊道,“大姑娘,好像是当当的声音。”

  夏离和夏氏对望一眼,夏氏赶紧打开门,夏离直接跑去了东院,夏氏去东厢北屋把黑子放出来。

  祝二夫妇已经站在东门口,没敢开门。一人拿着锄头,一人拿着斧子,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门外又传来挠门声,还有当当虚弱的呜咽声。

  夏离确定是当当的声音无疑,一下把门打开。惨白的星光下,站着一只孤零零的狗。狗子浑身是泥,瘦骨嶙峋,神态疲惫,眼中含泪,大腿上的白色绷带已经浸透泥水,又全部被血水染红。

  哪怕它的变化非常大,夏离也一眼看出它就是刚刚离开几日的当当。

  夏离心疼得无以复加,扔掉手中的弓箭把当当抱进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夏氏也吓坏了,赶紧说道,“哦,老天!快把当当抱进屋里,看看它的伤势。”

  夏离抹了一把眼泪,抱着当当急步回了正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农家娇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