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的印钞机女友 > 140.第140章 棘手的证据

140.第140章 棘手的证据

  朱守庆和程白都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方不让是真的受了惊讶。

  他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程白。

  朱守庆却一下犯了职业病, 竟然问道:“婚前财产做公证了吗,婚后共同财产相关的协议签了吗?”

  程白淡定得很:“忘了。”

  突然来的一念头,今早刚领的证, 谁记得这个?

  朱守庆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他看了看程白,又没忍住看了看方不让。

  夭寿, 逼死职业病!

  这两位大律是先后都用脑袋开过核桃吗, 关键时候专业素养哪里去了?!!

  方不让抽了纸巾,把刚才没端稳的咖啡杯里溅出来的咖啡渍擦了擦, 抬起头似乎想对程白说什么, 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但最终只是重新端了咖啡朝外面走去, 悠悠留下一句:“聪明人一旦想作死, 谁也拦不住。”

  这位大律想必是想起了自己眼下这桩令人头大的离婚吧?

  结婚是因为冲动, 留下的都是烂摊子。

  程白大略地揣度了一下方不让的想法, 但其实一点也不关心。

  想了想, 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上微博看了看。

  果然, 边斜微博下面完全炸开了锅。

  一开始发的文字说自己没有女朋友了, 所有人还以为他分手了,结果点开图一看就是结婚证暴击, 还来了一句“有老婆”的嘲讽,简直跟坐过山车一样刺激。

  评论全都表示实名辱骂边斜阴险,不愧自己老狗之名。

  这完全是骚操作故意逗人玩儿呢。

  程白都没忍住看笑了。

  只是翻着翻着评论, 这笑容又渐渐消失了。

  有人说了一句,从来只看边神发微博都没见程律搭理过一次,还以为是一头热,长久不了,没想到一眨眼连婚都结了。

  这人的重点是在表达自己的惊诧和意外。

  可程白注意到的却是话的前半截。

  她盯着看了有一会儿,没说话。

  朱守庆问完了就在她旁边坐着,思考着劝程白回头和边斜补婚前协议的可行性,但一转过脸来却看见她一脸若有所思。

  紧接着便见她动了动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什么。

  ——程白转了边斜的微博。

  关注她微博的人当然不如边斜多,但因为她是边斜关注列表里唯一一位真正的女性生物,又有甄复国文物返还一案的关注度,更不用说后来边斜还艾特过她,所以粉丝人数小几十万也算不上少。

  这一转,立刻引起了关注。

  即便转发里没说一个字,可这意思已经明确极了:正主下场,板上钉钉的真结婚证,绝对没跑了!

  一时有人惊讶于高冷的程白居然转了边斜这话痨的微博,一时有人震惊于那结婚证竟然不是假的,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在评论里叫嚣边老狗又懒脾气又坏很不行,希望程白考虑考虑自己。

  程白看这些评论也不搭理。

  她转回自己微博界面,随意一翻。

  自打边斜帮她注册了这“下雪打伞”的微博之后,她就基本都没发过什么内容,连关注列表里也只有边斜、方不让两个活人。

  此刻她盯着关注列表的数字“2”,眉梢便微微一挑,想起了点什么。

  点进去,手指停留在方不让那一栏。

  程白琢磨了一会儿,轻轻一点。

  “确定不再关注?”

  “确定。”

  关注列表里便只剩下了“1”。

  做完这一切,程白就放下了手机,抬头去看她对面那个正在努力帮她装翻墙软件去ins上看的小律师:“弄好了吗?”

  边斜很早就在微博上设置了对程白的特别关注,每次她要有点什么动静,都会弹出横幅提醒。只是程白这样的职业、这样的性情,用微博实在很少,这特别关注添加了和没添加也没什么区别。

  但就在刚才,一条特别关注提醒忽然弹了出来。

  程白转发了他的微博。

  这一瞬间,边斜其实还有点懵,等到顺着提醒点进去了,才真正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尽管她转发的微博里一个字没有,可他心里忽然就有什么东西扩散荡漾了开去,盯着她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转发,慢慢弯起了唇角。

  “淡定,要淡定,这才是只是个开始呢。”

  他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心跳,又顺手点进程白微博主页去,然后一眼就看见了她关注列表里那孤零零的“1”,瞬间眼皮一跳,手指一抖。

  再点开一看,那里面就只剩下一个人——

  边斜。

  要淡定!

  给所有作家同行发个红包冷静一下!

  要淡定!

  给朋友圈里所有朋友点个赞冷静一下!

  要淡——

  这他妈哪里淡定得下来!

  他家程律真的要认真在意起人来简直宇宙无敌超级好!!!

  边斜一个脑抽没忍住,把黑名单里关了几年的仇家都放了出来,一人给他们发了个红包:“自古雄才多磨难,梅花香自苦寒来,感谢你们的刁难造就了今天如此优秀的我,现在我结婚了,把你们这群逼崽子都放出来一起高兴高兴!”

  所有仇家:……???

  后来,边斜工作室里资历还不大高的小朋友们赫然发现,他们在这一天里收到的红包,比他们那个月的工资还要高。

  “如果以后边神每天结婚该有多好……”

  边斜的别墅里,徐杰正把刚买来的一些东西都放进冰箱,同时把里面过期的东西都清理出来,然后脑子里便忽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这样的话,一个月领红包我能领出三年工资来!”

  周异是顺便来接边斜去跟几个合作方见面的,毕竟新书发售在即,该他露面的时候还是得应付应付。

  听见这话他把眼皮一掀,冷冷道:“你就不能盼着点好?”

  这话让边斜听见,估摸着能让他三年工资都没着落。

  徐杰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一捂嘴:“错了,错了,是我错了……”

  一时被金钱迷了眼。

  不过反过来说,突然之间结了婚,他们边神也是真高兴,才会变成散财童子吧,这红包发的圈里是个人都知道了。

  周异也知道徐杰就是口嗨一下,没跟他计较,道:“你顺便给他这厅里收拾下吧。”

  说着,微信上来了消息。

  他点进去一看,神情便不由得几番变幻。

  徐杰应了一声,把冰箱里该放的东西放了之后,就顺便把楼下客厅里的东西都收拾整齐。但正要把一套茶具收起来的时候,忽然就看见了搁在旁边的那本书。

  《灰度》。

  “这不是边神的新书吗?居然已经打了样书?可这看起来也太简单了吧。”

  他是见过工作室那边打的样书的,不长这样。

  好奇之下就随手拿起来一翻。

  里头密密麻麻都是字,的确像那个样子;可手指一动,稍微翻得厚一点,后面大半本内容竟然全都是空白,一个字儿没有。

  “诶,这是什么?”

  徐杰顿时惊讶,这才发现这本《灰度》的内容和工作室打样的那本居然不一样,于是举起来就要问周异。

  “异哥,你看——”

  然后才发现,周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去,拿起手机贴在耳边,似乎正在打电话。

  于是他只能咕哝了一声,又把书放回了原位。

  走去外面的周异,脸色不是太好,对着电话那头道:“你刚才发的消息是什么意思?”

  那头是个女声:“就、字面意思……”

  周异平静:“一段时间?”

  那头也许是能感觉到他声线的变化,声音有点发颤,也变得磕磕绊绊了一点:“对啊,我俩也稀里糊涂有一阵了。你要实在过不去,我们就保持这种关系一段时间,毕竟严格算起来你也算符合我口味,是我学弟。真的,这方面学姐是过来人。反正……”

  后面的声音忽然变小了。

  但周异依旧听了个清楚,她说的是“等睡多了腻味了就行了”。

  这一瞬间他差点把手机给捏碎。

  曾经他因为家庭和后来经历原因,总觉得男人大多很难管得住自己。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这样的人,可能就缺魏了了这种更绝的来治……

  边斜已经从楼上下来了,在他后面问:“走吗?”

  周异阴沉着脸掐了电话:“走吧。”

  程白的电脑现在已经可以翻墙了。

  找到殷晓媛和算不得一件很难的事情。

  的确如她刚开始推测的那样,外国人就算是玩微博也不过是随便发点东西,但在他们国外主要用的社交软件上,内容就非常丰富了。

  殷晓媛还好,晒各种高端场所高端活动,偶尔发一些看似有哲理性的文字。

  大约是因为她有钱贵妇的身份,关注她的人竟然还不少。

  就很像是典型的国外“垮掉的一代”了,各种张扬大胆的图片,手臂和肩胛骨上的纹身,还有各种环境下抽烟的照片。

  信息量太大,又全是英文,还好明天诚这种红圈所招律师英文水平都是合格的,她和朱守庆让整个团队的其他人一起翻看,才看得快了一些。

  朱守庆是早年的律师,英语水平一般,看得就很吃力。

  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他揉着自己的眼睛,已经准备放弃了。最后随便点开一张去年mars发的和殷晓媛在某个光线昏暗的酒吧的亲密合照,一看没什么大不了就准备叉掉:“我这年纪大了,眼睛不行,英文也不行,一堆字母看得我头都晕了,不行,还得你们年轻人来。”

  没想到这时候程白就端着咖啡从他身后走过,听见他话,十分自然地向他电脑屏幕上扫了一眼,这一看立刻就喊了一声:“等一下!”

  朱守庆吓得手一抖,直接就给叉掉了。

  程白却过来立刻把咖啡放下,转过他电脑,重新将这张图片点了出来,沉凝冷然的目光便定在了这图片的左下角。

  朱守庆坐得直了一些,紧张起来:“发现什么了?”

  程白没说话。

  她直接下载了这张照片的原图,把这台笔记本的屏幕亮度调到最后,然后把图片拉到ps里面将整张图片调亮。

  左下角那一小块区域立刻变得清晰起来。

  朱守庆定睛一看,兴奋得直接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我的老天爷!还真有!”

  程白一双眼也变得明亮无比,但她还能保持冷静,没有朱守庆那么激动。

  这一天距离第二次证据交换已经只有4天了。

  她没再去碰这张照片,只道:“还不能高兴太早。”

  朱守庆诧异:“怎么?”

  程白转头看他:“这是在国外形成的证据,算‘境外证据’,而且国内禁止翻墙……”

  一是证据收集要合法,翻墙软件看到的东西拿去公证不是搞笑吗?二是境外证据,需要先有国外的公证,才能拿回国内来用。

  朱守庆顿时无言。

  程白却笑了一下,显然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棘手的事,只道:“大律所的好处就在这儿了,我记得明天诚设有纽约分所吧?”

  朱守庆立刻一拍脑袋:“还是程律反应快,我这两天看这ins都看傻了!”

  程白又笑了笑。

  朱守庆觉得她看上去好像还不大高兴:“问题这不都能解决了吗,还有什么疑虑?”

  程白又盯着那张照片很久,下意识回道:“虽然我们都觉得这张照片说明一些问题,可现在也不过就是看到一个人跟一柄刀。我如果是对方律师,会咬死说这刀不是我的,我也没有用这刀杀过人。证据的强度,好像不是太够……”

  “嗐!”

  搞半天是担心这个!

  朱守庆难得露出了几分作为有经验的老前辈的得意:“程律你这就是刑事打多了的后遗症,民事领域尤其是我们家事领域,没那么多讲究!这张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管够!”

  程白听着,却摇了摇头:“刘臻也不是吃素的。这张照片一旦作为证据提交上去,她立刻会察觉到我们的意图,让殷晓媛和mars否认与此有关,在证据阶段就直接把照片排除。没有出场机会,再‘管够’都不顶用。”

  朱守庆觉得她有点太苛刻。

  可仔细一想,还真不是没这个风险。

  虽然经办家事多年,但这种特殊情况还是他没遇到过的,一时犯了难,有点头大:“等我想想,这要怎么办……”

  程白垂眸凝目,盯着那照片,思索良久后,慢慢道:“办法倒不是没有。”

  只是……

看过《我的印钞机女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