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大清自由皇后林香玉 > 第六章 恶魔阴谋

第六章 恶魔阴谋

  又一个春天,又一群稚气懵懂的少女,又好奇高兴,又惶惶不安地盈盈步进了这壮丽雄伟,金碧辉煌的紫禁城。

  又一代的秀女,又是一群最干净又单纯的少女梦。紫禁城,虽然琼楼玉宇又气象万千,但是暗中的风刀霜剑与波云诡谲,让人们步步惊心。

  单纯的梦,单纯的憧憬,却这样的一入宫门深似海,每一个少女的名字,都在紫禁城那历史长河一般的甬道下,让人刻骨铭心。

  秀女们进宫后,都是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出类拔萃者,她们将要变成主子,皇上的宠爱与荣华富贵,好像触手可及,宠爱与名誉似乎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但是,可以坚持初心,患难与共,荣辱与共,勠力同心其利断金的结义姊妹,只有眉尖若蹙的林香玉与性子耿直的苏云

  小人躲在阴暗的旮旯,他们的眼睛瞪得通红,对这里所有的真情与单纯都要彻底毁灭,香玉虽然聪颖过人,冰雪聪明,但是她也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小人为她暗中设的陷阱

  老妇女恬不知耻又穷凶极恶,蛮横无礼的侮辱与破口大骂,在雪晴轩每日都掀起波澜,这些嬷嬷是凶手收买的喉舌,煞费苦心,暗中费尽心机,暗中千方百计挑拨歪曲抹黑丑化陷害她们暗暗盯住的人,然后把她们迫害得名声狼藉,名誉扫地。

  雍正书案上的缎子刺绣,竟然冷不丁被齐妃看见,齐妃对着皇上一顿火上浇油,添油加醋,雍正竟然真的满腹狐疑,他怒视着苏培盛,神情一凛,命令苏培盛把绣刺绣的秀女押来。

  “秀女甄青兰,今日你摊上大事了,皇上龙颜大怒,命令你迅速去养心殿觐见”雪晴轩,刚刚破晓,窗外晨露微熹,香玉与苏云刚睡醒,香玉娇憨地用手揉了揉眸子,突然一脸颐指气使的方嬷嬷冲进了寝室,对着香玉盛气凌人又幸灾乐祸地大叫道。

  “你这老货,我们青兰是刺绣的头魁,岂有大祸我看,皇上定然是看中我们青兰了”苏云跳了起来,怒视着一脸飞扬跋扈,狐假虎威的方嬷嬷,柳眉倒竖,大义凛然牙尖嘴利地反击道。

  “两位小主,你们是被皇上看中了,苏云,你若是嫉妒青兰,也与青兰一起去养心殿吧”方嬷嬷这个凶恶阴险的老妇女,一脸龇牙咧嘴,对着苏云大叫道。

  “苏云,你就不要去养心殿了,这事我看是凶多吉少,我不牵连你,我去养心殿,从我命大,我去养心殿,定会遇难成祥的”林香玉执着苏云的柔荑,娥眉微蹙,一脸勇气地对苏云说道。

  “青兰,去养心殿,一定不能与皇上回嘴,要谨言慎行”苏云明眸柔情地对香玉语重心长道。

  “姐姐,您就放心吧,我一定能平安回来的。”林香玉凝视着一脸关切的苏云,忽然眼泪汪汪道。

  再说苏培盛带着香玉去了养心殿,香玉那颗像小兔子一样暗暗提心吊胆,惴惴不安的心,在养心殿这静谧地恐怖的大殿上,不寒而栗,她这样笨笨地茕茕孑立在大殿上。

  “你就是绣双龙戏珠图案的秀女第一次见到朕,为什么抵着头,迅速把头抬起来”就在这时,一个十分沉沉的声音,在香玉的耳边,好像振聋发聩。

  “皇上,奴婢姓甄,名青兰,这双龙戏珠的刺绣,是奴婢绣的。”香玉一脸的青涩,惶惶不安地抬起头,一双泪眼,怯生生地凝视着眼前的这名穿着九衮黄袍的中年男人,轻启丹唇,小声柔声细语道。

  “朕问你,你绣这个双龙戏珠的图案,是什么意思”中年男人大声询问道。

  “皇上,是,是因为刺绣考核,秀女们都先入为主,把题目全部选完了,奴婢才选的这个题目,但是皇上,奴婢这次之所以绣双龙戏珠,是祝贺皇上寿与天齐,赞扬皇上平易近人,与百姓打成一片,与民同乐。”香玉虽然因为紧张与懦弱,回答得支支吾吾,但是这几句话却说得酣畅淋璃又珠圆玉润。

  “你这个小妮子,朕十几年,竟然第一次见过你这样单纯诚实的。”雍正听了香玉的回答后,突然捋须大笑。

  香玉的瓜子脸上,突然飞起红霞,怯生生地把头低了下来。

  “你叫青兰你抬起头来,就像刚刚那样,否则真是可惜了你这一张可爱的脸”雍正凝视着香玉,忽然和蔼地嘱咐道。

  “皇上,奴婢,奴婢”香玉的小脸竟然更红了。

  雍正忽然用手,轻轻地执着香玉那香腮,让香玉那瓜子脸,那罥烟眉,那弱眼横波,正视着自己的眸子。

  “皇上,奴婢”香玉怯生生地凝视着雍正皇帝的御面,心里七上八下。

  “朕命令你,从今日开始,你对朕不用自称奴婢”雍正笑容可掬道。

  “皇上,我,我,我”香玉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又红了。

  “你叫青兰,是甄德的三女,这次你被人陷害,如果不是皇太妃洞若观火,竟然为你向朕辩解,你这次就真的是危若累卵了”雍正凝视着香玉,神情悠闲道。

  “皇太妃娘娘,奴婢向皇太妃娘娘谢恩叩首了。”香玉突然跪在地上,向着皇太妃住的慈宁宫,一本正经地三跪九叩。

  “起来,你这个妮子,为什么突然就向慈宁宫叩首”雍正扶起弱眼横波又喜极而涕的香玉,很好奇地询问道。

  “皇上,奴婢虽然蠢笨,但是从小母亲就教奴婢,人最重要的是做人,不但要浩然正气,还要有恩报恩,一个人,昔日就算被欺辱,被排挤,也不要有一颗怨心,而要坚持初心,有一颗可以感恩的心”香玉柳眉一竖,慷慨激昂,义正辞严地对雍正轻启丹唇道。

  “你这个妮子,朕听了你的话,你的母亲也是一位十分贤德的女子呀”雍正欣然一笑道。

  “启禀皇上,奴婢之所以能活到今日,都是父母之恩。”香玉向雍正郑重其事地说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好,后宫正是要有你这样仁义忠孝的表率,苏培盛,传朕的口谕,擢升吏部尚书甄德为大学士,甄青兰册封为兰答应”雍正喜不自胜道。

  “养心殿有大新闻了,听说雪晴轩的甄青兰,因为刺绣得罪了皇上,被苏公公叫进养心殿,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皇上不但没有惩治青兰,还在养性殿当场册封青兰为兰答应”话说绛雪轩,次日破晓,喜欢四处搬弄是非,怂恿八卦的富察檀香,竟然大清早,在寝宫外到处大呼小叫,昨日的事,迅速传得人人皆知。

  “青兰这个小不要脸的,原来以为她这次一定穷途末路,众叛亲离,死到临头了,没有想到,她竟然因祸得福,第一个被皇上看中册封”喜塔腊金钗,气得咬碎银牙,富察檀香与瓜尔佳琅嬅,也是一个个气急败坏。

  “这个小不要脸的,她的那些变态丑事,本小主已经全部传出去了,再说她又是一个冒名顶替的,竟然还这么命大,她早就臭名昭著,身败名裂了,这种伤风败俗的残花败柳,还想进宫飞上枝头做凤凰竟然还这么不死心,本小主看,她是登得高跌得重,一个小不要脸的,还想在后宫一帆风顺,痴心妄想”喜塔腊金钗,原来那贤良淑德的脸,突然原形毕露,对着几个狗腿,一脸凶神恶煞。

  “金钗大姐,这个林香玉还在冒着甄青兰的名,现在她是兰答应,一个身上有故事的女人,若是真的进宫爬了上去,那才是大祸将至,这个不要脸的,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们就一起看着吧,这个兰答应进做了后宫主儿的邻居,会被怎么整”琅嬅一脸奸笑道。

  再说香玉被册封答应后,就与雪雀月悠悠被苏培盛引着进了十分偏僻的承乾宫。

  “启禀兰小主,皇上口谕,暂时让小主住进承乾宫的偏殿,承乾宫正殿住着琪嫔,小主明日先向琪嫔主儿请安”苏培盛一团和气,向香玉欠身道。

  “多谢苏公公的引导。”香玉记得昔日在甄府赵姨娘收门包的事,虽然她十分的讨厌那些贪污受贿,暗中欲壑难填的奸贼,但是她知道,这个皇宫更加的恐怖,各宫的关系错综复杂,自己是如履薄冰,所以她暗暗地咬着牙,把小两把头上仅有的一根母亲送的玉簪,送到了苏培盛的手中。

  “小主,您”苏培盛十分惊诧,不由得脸色尴尬。

  “苏公公,我刚进宫,确实没有更好的东西了,但是公公是我进宫后第一个引导我的人,苏公公,青兰这是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香玉一脸伶俐地柔声细语道。

  “小主真的对奴才推心置腹,以后承乾宫有事,一声,奴才一定帮助”苏培盛一脸欣然,向香玉欠身道。

  再说香云,在雪雀与月悠悠的搀扶下,趔趔趄趄地进了承乾宫的偏殿,这里不但十分偏僻,而且十分的朴素,家徒四壁。

  “主儿,我们在寝宫打扫,主儿就在软榻这儿”雪雀对香玉说道。

  “雪雀,悠悠,你们去吧,我也帮你们”香玉眉尖若蹙,文雅一笑道。

  次日,晨露微熹,外面的太监来叫起,香玉坐在菱花镜前,大清早在雪雀的春葱手下,梳了一个玲珑的小两把头,戴着蓝色绒花,穿着一身淡蓝的大氅,在雪雀与月悠悠的搀扶下,准备了一茶盅,来到正殿,向着琪嫔毕恭毕敬地呈上了茶。

  只见这琪嫔魏佳氏,凤目故意一瞥,一脸的骄横跋扈,云鬓上珠光宝气,穿着彩色的旗袍,芊芊玉指上也套着金光闪闪的金护指,瞥着跪在地上,十分循规蹈矩的香玉,故意一脸鄙夷,把香玉搁了半晌。

  香玉虽然眉尖若蹙,心中委屈,但是仍然谨言慎行地举着茶盅。

  “金桂呀,这后宫也真是时过境迁了,这汉军旗的小妮子,一进宫就被册封了答应,还故意装得这么可怜巴巴,你把兰答应扶起来吧”琪嫔在欺负完了香玉后,那眸子一瞥,故意漫不经心地吩咐身边的大宫女金桂道。

  金桂来到香玉的面前,扶起了香玉,香玉也呈上了茶。这琪嫔就装妖作怪地喝了茶,把茶盅放在了案上,她凤目故意随意地一看,看着香玉身边的两个丫头,又故意慢条斯理地询问道:“兰答应,你身边的两个丫头,是你从家带来的吧这宫外的奴婢进了皇宫,就是宫里的人,全部都要焕然一新,本宫就给她们改个名字,这个叫紫鹃,这个叫悠月”

  “是,嫔妾谢琪嫔娘娘赐名”香玉立即拉着雪雀与月悠悠的手,跪在了琪嫔的脚下谢恩。

  “这个兰答应,真的不是一个东西,自己后来居上,顺风顺水,被册封答应,一平步青云,就小人得志,忘了她昔日的结义姐妹苏云还在雪晴轩呢”再说雪晴轩,一拂晓,苏云窗外的一群秀女就开始唠唠叨叨,躲在那里喋喋不休。

  “小主,这青兰小主也太会见风使舵了,刚刚被皇上册封答应,就见利忘义,过河拆桥,连续几日也不会雪晴轩一次,昔日奴婢也看错了人”苏云身边的丫头湘儿,一脸不平,嘟着道。

  “湘儿,我不信,青兰不是这样的人,她住进承乾宫后,之所以没有来雪晴轩看我们,一定有别的原因”苏云凝视着湘儿,一脸毅然,仍然坚持己见道。

  “小主,谣言我们都传出去了,现在后宫人人知道兰答应过河拆桥,见利忘义,忘恩负义,人人对这个青兰轻蔑,嗤之以鼻,那些宫人,见到兰答应就暗中吐口水,我们的人在苏云的寝宫,也暗中散布过了,小主真是高,奴才们制造的假象,不但栩栩如生,还绘声绘色,一定没有人能想象到”再说绛雪轩,琅嬅的丫头腊梅,鬼头鬼脑来到琅嬅的面前,向琅嬅欠身禀告道。

  “好,本小主就是要用分裂计,把林香玉这个小蹄子身边的朋友亲戚熟人,她怕的人,一个一个的分裂开来,一定要害得这个妮子每天风声鹤唳,疑神疑鬼,天天钻牛角尖,猜疑人家无法自拔,本小主先用离间计,故意制造谣言,制造惟妙惟肖的假象,让苏云怀疑她的好姐妹忘恩负义,再一点一点慢慢的诱导林香玉得罪后宫的主子与皇亲国戚,让她众叛亲离,山穷水尽”琅嬅一脸狡黠,那眸子十分得意地一瞥,暗中心花怒发地笑道。

  “琅嬅妹妹,这个香玉,真是岂有此理,我们几个隔三差五整她搞他,给她嫁祸栽赃,害她名誉扫地,给她暗中设阻碍,但是这个贱人真是命硬,不但没有被虐待死,还更加忘乎所以,竟然第一个被皇上册封答应,这个贱人就是我们在后宫最大的后患,本小主想过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们定要在这个贱人刚刚上去时,狠狠地对她打击,用谣言暗中中伤她,苏云被我们的谣言这样日夜骚扰,最后一定会对香玉怀疑,这谣言就是三人成虎,只要人们全部这样散布,苏云最后定会相信,只要本小主分裂了香玉全部的朋友亲戚与她的圈子她的梦想理想憧憬,把她的全部美好与全部的信仰破坏,她就被我们搞死了,本小主要逼得她山穷水尽,走投无路,再把她虐待折磨,不得好死”一脸睚眦,蛇蝎心肠的琅嬅,凤目圆睁,咬牙切齿,冷酷毕露。

  再说秀女继续在体和殿大选,今日,雍正皇帝戴着朝冠,穿着九衮龙袍,下朝后,就在皇太妃与皇后的催促下,最终移驾到了体和殿,秀女们一个个打扮得花团锦簇,虽然衣服都素雅,但是也一个个花枝招展,向皇上欠身道了万福。

  雍正与贤良又端庄的皇后乌拉那拉氏毓柔都正襟危坐,秀女们盈盈向帝后行六肃三跪的大礼。

  “秀女喜塔腊金钗,留牌子,瓜尔佳琅嬅,留牌子,富察檀香,留牌子,钮固禄锦瑟,留牌子,赫舍里丽华,留牌子。”总管太监苏培盛,虽然宣布了留牌子的名字,但是苏云的名字仍然没有被念到。

  苏云心中不由得暗暗地心潮起伏,浮想联翩,最后胡思乱想,对香玉也开始狐疑:“青兰真的忘恩负义,不但不推荐我擢升,还暗中对我迫害,要我名落孙山”

  “苏佳苏云,撂牌子,皇上口谕,苏佳苏云指婚宝亲王”过了半晌,苏培盛终于念到了苏云的名字,苏云顿时如晴空霹雳

  “让开,我要见兰答应,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承乾宫外,突然喧哗嘈杂,琪嫔听到外面有人吵架,带着丫头金桂,扭着腰肢,步到了宫外。

  “启禀主儿,这名秀女冲到宫门外,故意大呼小叫,要见兰答应”外面的太监小李子向琪嫔打千道。

  “这个不是被指婚宝亲王的苏云吗”琪嫔瞥了正在愤懑的苏云一眼,质问小李子道。

  “主儿,奴才是不是把这个秀女撵出去”小李子询问道。

  “不,你把苏云引到本宫面前来”琪嫔暗暗地奸笑,吩咐小李子道。

  过了半晌,小李子引着苏云给琪嫔欠身请安。

  “苏云,你虽然被撂牌子,但是被皇上指婚宝亲王,这宝亲王是皇上立的储君,你以后,仍然会荣华富贵”琪嫔凤目一瞥,一脸道貌岸然道。

  “启禀琪嫔娘娘,嫔妾要找那个小人,兰答应,嫔妾这次定要亲口问问,是不是我昔日结义的好姐妹,在背后故意黑我,让嫔妾被撂牌子”苏云十分愤慨道。

  “苏云呀,兰答应去养心殿侍候皇上了,本宫听了你刚刚的叙述,也十分同情你,这皇宫,不但波云诡谲,人心险恶,还根深蒂固,盘根错节,人心隔肚皮,结义姐妹最后为了荣华富贵反目的,十分的多,苏云呀,这小人得志,与你反目成仇,你也不要愤怒,不要悲痛,你要快快乐乐活着,以后你嫁了宝亲王,顺利攀龙附凤后,再东山再起,向你的仇人复仇”琪嫔故意心术不正地对苏云挑唆道。

  再说香玉,虽然自打被皇上册封答应后,被雍正赏识,但是她在后花园,仍然黯然神伤,郁郁寡欢,每日明眸流露出这淡淡的哀愁。

  “主儿,这是后花园的万春亭,皇上最欣赏的荣贝勒弘毓贝勒,就常常在这里练武。”一脸笑容可掬的苏培盛徒弟马儒,向眉尖若蹙的香玉打千道。

  “马公公,荣贝勒真的名叫玉荣公子吗”香玉凝视着马儒问道。

  “是,主儿,这是秘密,主儿这是怎么知晓的”马儒十分惊愕道。

  “本宫只是听了一些荣贝勒的故事”香玉迅速笑道。

  马儒走后,香玉就一个人茕茕孑立,来到了万春亭前,这是,她的面前,却站着一个故意装神弄鬼,又阴阳怪气的人,像一个鬼魂一样,挡在自己的眼前。

  香玉心中怀疑,暗暗地看着这个人,只见这个人竟然是个女子。

  “兰答应,她是荣贝勒的福晋”小李子向香玉打千禀告道。

  香玉悠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过《大清自由皇后林香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