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请做个好人 > 第219章 良心生意人

第219章 良心生意人

  林易也不知道是为了顺应林春兰的意思,还是心中另有什么打算,竟是把这个便宜老爸当得比亲爹还严实。

  当然,为了自由修仙、快乐修仙,余庆并没有直接放弃,而是继续搜肠刮肚地找了很多理由,提了很多问题,用了很多借口。

  可惜...

  林易并不是什么普通的“便宜老丈人”,而是一个很有钱的便宜老丈人。

  以余庆那被贫穷限制了多年的想象力,他根本提不出任何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余庆和林小晚最终没能如愿。

  尽管脸上都还带着非常克制的笑容,但他们望向林易的眼神却是都悄悄地带上了一抹敌意。

  林小晚有些不适应这位和自己老妈才认识一周的“便宜老爸”展现的过度善意,而余庆则更是为林易对林小晚那份超乎寻常的热情而生出了一股提防和警惕:

  他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要对林小晚这么上心?

  余庆下意识地用审视的目光打量起林易那陌生的脸庞,而那林易却只是不急不缓地笑了笑,又反客为主地问道:

  “小余。”

  “你说你是小晚的同学来着?”

  他轻轻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眼底悄然透出一股似乎能洞穿一切谎言的锐利。

  然后,林易有意无意地说了几句:

  “哈哈...”

  “叔叔我走南闯北做生意,别的本事没学会,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洞察人心了。”

  “要是有人当着面说谎,我一般都能看得出来。”

  “额?”

  余庆的脸色骤然一滞。

  紧接着,他就从林易眼里再次看到了那种难以描述的迫人寒意。

  “咳咳...”

  余庆一阵心虚地干咳,慌忙调用灵气守住心神镇住表情,然后才一本正经地说道:

  “没错。”

  “我是和小晚在一个学校上课来着。”

  他这话也没说谎,再加上灵气调节的作用,竟是还真有种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浩然之气。

  “哦?”

  林易为余庆的镇定微微感到意外,但却仍旧没有止住追问的意思:

  “那你读的是什么专业,这么早就能出来实习?”

  “语文!”

  余庆面不改色地说出了自己这些天学得比较多的课程。

  然后,就在林易准备继续往下穷追不舍的时候,余庆却是抓住了空隙主动出击:

  “哈哈哈...”

  “我一个穷学生有没什么好说的。”

  “叔叔你开的车这么好,出手这么阔绰,估计来头不小吧?”

  “别老说我的事了...”

  他三言两语地抢过了话语权,然后把火烧回到了林易身上:

  “我和小晚都对您还不太了解,您能不能说说您是干什么的?”

  “这个我知道!”

  林春兰主动站了出来。

  她刚刚还因为气氛微妙而尴尬得说不出话,现在一听到话题回到了林易身上,马上就带着一脸憧憬而仰慕的神情开口说道:

  “老林他可不是一般人!”

  “他做的都是治病救人的生意,每年还做慈善捐款,三天两头就要上新闻。”

  “你们要是想知道的话,用手机上网搜一搜就知道了。”

  “哦?”

  余庆和林小晚心里都生出了一股好奇。

  他们拿出手机,然后在百毒上输入林易的名字一搜:

  果然,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林易,蓝羽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全国针灸学会理事会员。”

  “传统医学会全国委员会委员。”

  “2010年年度自然医学领军人物。”

  “第六届健康管理行业星光领袖。”

  “年年度十大慈善家。”

  “第十届国际公益慈善终身成就奖。”

  “市好人榜年度好人”

  “.......”

  望着林易身上那一连串头衔、荣誉和成就,余庆和林小晚看得眼睛都有些花了。

  “又是老板,又是名医,还是慈善家,年度好人。”

  “林叔叔的确很了不起啊...”

  林小晚下意识地感叹道。

  而余庆则是很不客气地低声嘟囔了两句:

  “年度好人...呵...”

  “有钱真好,什么都买得到。”

  林易完全无视了余庆的暗讽,又拿捏足了那种宠辱不惊的架势,十分淡然地说道:

  “唉,小余,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钱对我来说真的不重要。”

  “别人都说我是一个成功的生意人,但我更愿意说自己是个传统医学的传承者。”

  “自然医学乃我们民族五千年文明的历史瑰宝,是民族智慧的象征。”

  “这些宝贵的医学遗产,如同是散落在浩渺夜空中熠熠生辉的星辰一般,探索、研究、搜集、整理、完善、发掘并使之泽被众生,普适于更广大的人民群众。”

  “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尽力回馈社会、报答国家,将我们宝贵的自然医学文化传承下去。”

  “.......”

  他似乎是一个能力极强的演说家,而且还有着极为丰富的演讲经验。

  这话匣子一打开,他就越说越投入,越说越动情,声音慷慨激昂,眼神触动人心。

  林春兰马上就听得两眼冒出了星星。

  而林小晚虽然隐隐约约地觉得这里面哪里有些不对,却也不知不觉地被林易那精妙绝伦的语言技巧和炉火纯青的演讲功底带动了情绪。

  而就在这时...

  余庆却是悠悠地说了一句:

  “可是,网上好像说你们公司卖假药啊。”

  “啊?”

  林易那滔滔不绝的演讲骤然停了下来。

  林春兰、林小晚母女二人望向他的目光也顿时变得奇怪起来。

  气氛骤然变得有些微妙。

  但林易的脸上却是仍旧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的慌张。

  在这短短一秒之间,他就收敛住了神色中下意识露出的尴尬和难堪,然后摆出了一副凝重、严肃而深沉的表情:

  “真有这事?”

  “小余,你可不要开玩笑啊!”

  “我们公司生产的都是严格按照古代名方还原、利用现代技术精炼的有效中药,怎么可能是假药呢?”

  “咯...”

  余庆把手机拿了出来,把上面显示的文章递给林易、林春兰等人查阅:

  “你看吧!”

  “好像是昨天才爆出来的新闻,现在网上都已经传炸了!”

  他刚刚闲着没事,就试着把林易名下的“蓝羽国药”公司给试着输入了百毒搜索。

  结果...

  弹出来的是一片措辞慷慨激昂的声讨檄文:

  《蓝羽“草本清液”,披着羊皮的狼》

  文章是一个人气不低、粉丝不少、ID叫“澄江杜医生”的公众号大V写的。

  文中直指蓝羽公司生产的明星产品“草本清液”不仅没有它们广告上所宣传的任何治病保健的功效,而且还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说明长期服用此药会对身体虚弱的中老年人造成不可逆转的健康损伤。

  这篇文章昨天才刚刚上传到网上,仅仅过了一天就在网络上掀起了一波针对蓝羽公司的舆论风潮。

  而现在...

  作为蓝羽公司的董事长,林易竟是对此还完全不知。

  “这...”

  望着这篇有理有据、点赞如潮的檄文,林易的表情中终于多了一抹掩饰不住的惊讶。

  “老林...”

  “这是怎么回事啊?”

  林春兰十分在意地问道。

  “这...”

  林易的眼神微微波动,却是很快就变得坚定下来:

  “现在那些写公众号的听风就是雨,天天就想着搞大新闻。”

  “再加上我们公司最近生意做得的确有些大了。”

  “有些友商看得眼里发红,在背后恶意举报也是正常。”

  “所以...”

  “这篇文章里提到的问题是真是假,说实话还有待商榷。”

  他三言两语否定了这文章的真实性。

  但是,就在余庆以为他这是想用套话将这事敷衍过去的时候,林易却是又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这无风不起浪。”

  “既然人家这么光明正大地指出了问题,那说明我们公司肯定是有哪里做得不到位的地方。”

  “小刘!”

  “给我过来!”

  他的声音中陡然多了一种不怒自威的严厉。

  而一直在旁边当木头、装空气的小刘,也马上发挥出了他司机兼秘书的职责,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老板?”

  “有什么事?”

  “查!“

  林易重重地拍了拍桌子,义正严词地说道:

  “给我狠狠地查!”

  “‘草本清液’是我们公司生产了十几年的拳头产品,是我亲自从古书上还原出来的民族瑰宝。”

  “它如果出了质量问题,那肯定不是药方有差,而是在生产环节上出了疏漏。”

  说着,他微微一顿,声音陡然又高了八度:

  “我们可是做传统医药的民族企业,是汉方药行业的砥柱中流!”

  “咱们这里烂一点,传统医药就得烂一片!”

  “咱们要是全烂了,全国人民就会质疑中医的能力,让传承下来的自然医学毁于一旦啊!”

  林易紧紧地攥紧了拳头,脸上满是痛心疾首:

  “做假药...那可是违法的!”

  “给我通知全公司:”

  “谁在这事里搞出了问题,搞出了差错,那谁就得负责到底!”

  “这种要害我们全公司、害我们全行业的害群之马——”

  “我林易绝对不能忍!”

  林易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说辞,顿时让他刚刚才蒙上一层灰的形象,再次变得伟光正起来。

  林小晚还好。

  林春兰早就被林易迷得神魂颠倒。

  现在再被他这么一展现个人魅力,她就更是看得眼里放光。

  “是!”

  “您的意思我都明白!”

  而秘书小刘同样义正严词地回答道:

  “我现在就去安排!”

  “三天之内,我们保证把这些不法之徒都给揪出来!”

  说着,他对着林易深深地鞠了一躬,便干净利落地转身离去。

  小刘一路走出了房子,关上了房门,又往下走到了小区无人的角落。

  然后,他拿出手机拨通电话,恶狠狠地吼道:

  “林总说了:”

  “查,狠狠地查——”

  “查出来是谁写的文章,把这家伙给我安排了!”

看过《请做个好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