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经脉逆行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经脉逆行

  张毅不再去想乾坤戒的事情,默默的闭了一会儿眼睛,再次睁开时,目中绽放出一片璀璨光华。

  他体内的庞大灵元,开始缓慢运转起来,不过这一次,运转的路线却大不相同,竟然是罕见的逆转。

  逆转经脉,向来是修士所忌惮的事情。

  因为这样做的后果,将会是整个经脉全部被倒流的灵元一一摧毁,从此修为全失,成为一个废人。

  “啪!”

  他似乎听到了体内传来一声脆响,肩部的一片肌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皮肤下面出现一片殷红之色。不用问也知道,这是有一根经脉承受不了庞大灵元,被硬生生的撑爆了,失去控制的灵元开始在他体内乱窜起来。

  这种剧烈的痛楚,若是没有经历过这一过程的人,是绝对无法想象的。就像是每一根肌肉,都因为失血过多而痉挛一般。

  但他依旧咬咬牙,继续逆功而行,“啪啪”接连两根经脉又被撑爆,疼痛使他嘴角一撇,溢出了一抹血迹。

  “自废修为所经历的痛苦,如同欲火涅槃,实在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承受的。”张毅喘着粗气想道。

  可既然已经决定这么做,他便没有了回头路,只有一路走下去,为了将来自己能问鼎天道的巅峰。

  “给我碎!”

  他闷喝一声,体内灵元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绞杀之力,“轰”的一声,将丹田周围的一片经脉,全部绞的粉碎。

  “啊!”

  饶是他向来心志坚韧,也被这巨大的疼痛,冲击的仰天咆哮,一股血箭从喉咙内激射而去。

  紧接着,他的头顶处很快形成了一片血云,疯狂的运转起来,“噗噗”的化为无数利箭,朝四周的洞壁射去。眨眼之间,他身体周围的洞壁,被无数血箭射的千疮百孔起来,看上去密密麻麻,如同蜂巢一般。

  而密室的大门,竟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冲击力,轰然倒塌。

  那片血云迅速冲出山洞,腾空而起,将整个天空染成了一片血红之色。浓郁的血腥味,很快扩散开来,弥漫了方圆十里之内的遽皇山。无数修士纷纷被惊动,从洞府内射出,漂浮于半空之中,俯视着下方的一一切。

  “这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自断经脉,他不想活了?”一名修士望着越来越浓郁的血雾,白眉一皱的自语道。

  “哈哈,有意思。自断经脉之苦,足可以将一个人bi疯。嘿嘿,老夫倒要看看,能做出如此疯狂举动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不会是如老夫一样,也是一个疯癫之人吧?”另一名满头乱发,神色狂傲的修士大声笑道。

  “或许,这是某人炼制一件特殊法器,需要以血祭炼也说不定。”其他的几人,明显不信有人敢自断经脉,竟说出了这样一个理由。可是那些人说出这话,明显连自己都不太相信的样子。

  ……

  “够啦!”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的当口,一声怒喝从遽皇山的最高处传来,震得众人一个立身不稳,差点一头栽倒下去。

  众人看到仰头看到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个骇然变色。要知道,遽皇山的洞府位置,基本上都是靠实力划分的。实力越强,其所在洞府的位置也就越高。那说话的人,竟然是位于接近最高层的,那么他的实力……

  想到这里,众人吓了一跳,万一对方真是问道期的强者,想要屠戮自己等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他们连忙恭声道:“打扰前辈清修,实乃晚辈等人的罪过,请前辈见谅。”

  “哼,都给老夫各自回洞府去,否则,别怪老夫辣手无情。”那高山之巅的强者冷声说道。

  众人吓得一个哆嗦,二话不说,纷纷射回洞府内,并且开启了洞府门前的禁制,再也不敢随意露面。

  ……

  遽皇山的巅峰上,站着一名紫发老者,神色木然的望着下方,看到那血云越积越多,最后似乎大有涣散之意,轻轻的捋着自己的修长的白眉,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这人的意志不错,居然坚持到现在,还未出现精神崩溃的征兆,实在难得。只可惜,嘿嘿,想要逆行经脉,光有一份毅力是远远不够的。”

  这时,白光一闪,在那名白发老者身边,出现了一名与他年纪相仿的白袍老者,不过这人的脸上,有一枚黑痣,显得格外醒目。

  “呵呵,林天道友既然看出了此人逆行经脉的弊端,何不出手助他一臂之力呢?”那白发老者有趣的看着对方,竟这般说道。

  林天?

  如果有人听到这个名字,但凡对金罍城有所了解之人,估计都会露出极度震惊的神情。传说中早已陨落于妖族之手的金罍城上代城主凌天,居然没死,而是隐藏在这遽皇山之中修炼。

  这一结果,未免太过震撼了吧?

  林天翻了个白眼,哼声道:“蓝岛主你难道忘了,我林天向来不救没有潜力之人。这人既然选择逆行经脉,那是自找死路,即便能侥幸活下来,以后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老夫为何要救这种废物?”

  这位蓝岛主,在仙界倒是极少有人听说过。不过能与林天站在一起之人,想必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哈哈,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林天你还是没有改掉这个破规矩。唉,算啦,谁让老夫是这遽皇山的护法呢,就助他一臂之力吧!”那位蓝岛主哈哈一笑,目光一闪,射出两道精光。

  只见他袖袍一卷,将天空中的那片血云,竟一下子全部收入到袖口之内,然后又是一甩,一道红光冲天而起。

  他双手猛一掐诀,冲着红光连喷出三口金气,使得整团血云迅速的在空中变幻着形状,与此同时,整个血团的表面,迅速形成了一片金丝,爬满了整个血团,像是将这些血云加固了一般。

  他再次单手一挥,那一片血团“嗖”的一下,朝张毅所在的洞府射去,眨眼间消失不见。

  “你真的助他?”看到这情景,林天终于动容了。

  “有什么不可么?”那蓝岛主淡然的问道。

  “以我们万年的交情,老夫对你可谓心知肚明,除非是你看上的人,否则想让你蓝大岛主出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老夫看不出,这人有什么值得你看重的地方。”林天好不忌讳的说道。

  闻言,蓝岛主也不在意,笑道:“能自断经脉之人,必有其特殊之处。”

  “就为了这理由?”林天一怔,本以为蓝岛主会有一番说辞,却想不到仅仅只有寥寥数语。

  而且,这几句话,实在没有什么新意可言。

  “这理由足够了。”蓝岛主并不多做解释,言简意赅的道。

  ……

  张毅倒在冰冷的石板床上,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血人,全身的血液像是被抽干一样,迅速干瘪下去。

  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袭上他的心头。

  “难道我张毅,就这样完了么?”他脑海中,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从未感觉到死神居然离自己如此之近。

  在逆转经脉的过程中,他的确犯了一个错误。

  因为他居然将自己的丹田摧毁了,尽管这并非他有意为之,可是在丹田爆碎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命运。

  要知道,丹田乃是人类修士储存精元的场所,如果连丹田都毁去的话,他将再无一丝可能重塑经脉,改修魔道。甚至,他的精元大量消耗之后,身体机能将会严重下降,最终的结果,难以预料。

  一丝懊悔的念头,爬上他的心头,让他有种想要以头撞墙的冲动。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