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无良和尚

第九百七十七章 无良和尚

  这洞府的甬道极长,不过却十分狭窄,只能容两个人并肩而行。所以张毅只能跟随在两女的身后。

  很快,一座洞开的石门出现在三人的面前,一名长发披肩的女子站在地上,脚下穿着一双小靴,身上披着一件绒毛裘衣,眉宇间显出淡淡的忧愁。

  张毅看到此女,心中顿时一跳。荣萱的容貌并未有太大的变化,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婴中期,精芒内敛,境界已经巩固。想到此女这些年独自一个待在一字金禅宗,为自己担惊受怕,张毅内心中就升起一股柔情。

  不过,他并不打算立刻与她相认。

  “咦,你们两个进来有什么事么?我不是已经吩咐过,没有我的命令,不得随意进出洞府?嗯?这人是谁?”

  荣萱听到脚步声,缓缓转身,脸色平淡的望了一眼三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张毅身上,露出了一丝异色。

  “回荣前辈,刚才这人误闯后山,被我姐妹叫住,本想赶他离开。可是,此人居然可以控制前辈的坐骑狂风鹰。我姐妹二人无法从此人口中,问出一个究竟,这才将他带了过来。”那名年轻女子道。

  “居然有这种事情?”荣萱惊讶不已,美目一转,再次看向张毅,仔细的打量了他起来。

  她可是知道狂风鹰真实来历的。作为域外方岛的一大妖修,此鹰尽管神智灭尽,可是却仍然保留了一种傲然的心态。这股傲气,是融入骨子里的,低阶弟子想要控制它,无疑是玩火**。

  所以她听到这话,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但她转念一想,这两女跟随自己多年,应该不会撒谎才对。

  她并没有急着询问张毅,而是随口道:“你们两个先出去,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的。”

  那两女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向荣萱躬身行了一礼后,联袂离开,一股香风从张毅的鼻尖流过。

  等两女走开后,荣萱脸色一下子沉凝下来,冷笑道:“这位道友,你来小女子的洞府中,究竟是何目的,现在可以说了。”

  张毅故意挠了挠头,笑嘻嘻的道:“前辈多虑了。我只是本宗一小沙尼而已,只是误打误撞的闯了进来。”

  “哼,你这话能骗得了她们,却骗不了我。狂风鹰本已经达到了元婴中期,虽然现在法力被禁,可是一身神通仍然不容小觑。你一个区区凝气期弟子,又怎么可能有能力与其沟通?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用强大神通,强行将此兽驯服了。”荣萱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毅,露出了一丝戒备。

  看来,张毅找的这个理由,着实蹩脚的很,非但没有骗过前面的两女,更是在荣萱面前,被她反驳的漏洞百出。

  不过,他却丝毫不恼,而是嬉笑道:“原来这事,居然被你看穿了。其实我来这里,真的不是误闯,而是为了见你。”

  “见我?”荣萱一愣,被张毅这话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很快,她就脸色微寒,肃然道,“小女子已是有夫之妇,如果道友是为了这方面的事情,还请免开尊口。如果是其他事,倒是不妨说说。”

  看到爱妻如此坚决的态度,张毅心中感动,挠了挠头后,居然想不出该说些什么了。他突然轻叹一声。

  这一声轻叹,连他都不知道为何而发。可是,情由心生,这一声中,却饱含了他的真实感情。

  闻言,荣萱突然全身一颤,看向张毅的表情充满了诧异与错愕,隐隐中还有一丝莫名的神光。

  “你……你是夫君?怎么可能,难道是我的错觉?”这一声轻叹,荣萱听到了不知多少遍,已经印在了心中的最深处,是外人无法模仿的。可是,当她看到张毅的容貌时,又是不敢相信。

  张毅暗想,或许这是自己受到父亲影响太深的缘故。他的父亲张宝林,隐居于镜州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完全是一副落魄书生的模样,常常因为某些事情,心生感慨,忍不住发出轻叹。

  张毅受到张宝林的熏陶,其他的方面,或许与父亲大有不同,可是这一声叹息,却已经得了他的真传。

  看到荣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张毅心生不忍,身体立刻一阵扭曲,变回了自己原来的模样,轻声呼道:“萱儿,你看看我是谁?”

  当荣萱转过脸时,发现刚才的小沙尼居然瞬间大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让她朝思暮想的人。

  她顿时恍然,喜极而泣道:“原来真的是你。你这个坏人,居然想出这样的法子,捉弄人家!”

  张毅毫不客气的一步向前,将荣萱揽入怀中。感觉到胸口处玉体的柔软与温度,让张毅有种舒适的感觉。这一次的长时间分别,非但荣萱没有做好准备,就连他也是措手不及。尽管他从未向外人说起过,可是内心中的那一缕剪不断的牵绊,却无时无刻不停留在荣萱的身上。

  如今,他们终于团聚,这一刻他盼望了无数年。只是用的方式,却是最出乎人意料的。

  “咦,你怎么剃成了光头,莫非想做和尚?”荣萱抬头看向张毅,一双美目瞪得极大,惊奇不已。

  张毅想了一下,便将他与狂巅和尚的约定说了出来。以他的口才,虽然只是寥寥数语,却无不饱含玄奇,勾起了荣萱的好奇心。耐不住荣萱的软磨硬泡,他不得已,又连荒西的经历也一并说了出来。

  这其中种种经历,简直匪夷所思,其丰富程度甚至不弱于他当年在域外方岛游历的事情。

  不知不觉,两人浑然忘却了时间。

  在洞府外面的两女,仰头望天,发现一轮玉盘般大小的圆月,已经挂在了枝头,一片青黄的月光洒落地面,给人凭空增添了一丝冰凉之气。

  “师姐,那和尚居然还没有出来,不会出什么事吧?”那名较年轻的女子伸了一个懒腰,嘟着嘴道。

  稍长女子轻笑道:“能出什么事情?他一个区区凝气期修士,难道还能对荣萱前辈做出什么不成?”

  “可是,他已经进去了这么长时间,总是有些不妥的。”年轻女子攥紧了拳头,大有一口气闯入洞府的冲动。

  “你这性子,就是太过冲动了一点。荣萱前辈给你说了多少次,要想在天道之途上行得更远,你必须沉下心来,可是你却总是不听。唉,算啦,知道现在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的。

  放心好啦,荣前辈留下此人,必定有其用意,我们不要妄自揣度。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前辈曾经说过,她已经是有夫之人。也不知是什么样的龙凤人物,可以配得上荣前辈的花容月貌。”

  那名年纪稍长女子悠悠一叹,露出了一丝遐思。

  “嘻嘻,只要我们跟随在前辈身边,总会见到的。怕只怕,到时候师姐你见到那位前辈,春心萌动,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惹恼前辈呢!”年轻女子显然更加活泼,居然在这个时候,开起了师姐的玩笑。

  “死丫头,你的一张口越来越刁钻了。”年纪稍长女子哭笑不得,恶狠狠的瞪了自己的这位口中没有遮拦的师妹一眼。

  那少女吐了吐香舌,十分可爱的样子,蹦跳开了。

  当这两女回头时,却发现一向很少步出洞府的荣萱,居然亲自送那名和尚出来,脸上还洋溢着一丝兴奋的红晕。

  两女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味道。她们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实在不明白,一个凝气期的低阶和尚,为何值得荣前辈亲自相送。而且,对方的脸色,也大有古怪。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