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七百七十三章 欲加之罪

第七百七十三章 欲加之罪

  张毅认真的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发现这座空间,比起当年在紫云斋所见过的紫云幻境,还要玄妙的多。

  他心中不禁感慨,各派联合起来的实力,果然达到了一个令人生畏的地步,连上古大神通修士都大有不及。

  “哈哈,想不到这一次贵宗所派之人,竟然会是志虑道友,倒真是有些出乎在下的意料。不过这一次我们又能够并肩作战,也是一件快事。”这时,一个大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张毅等人望去,发现来的是一群身穿白色道袍的修士,胸口处绣着两把金剑的图案。那金剑十分的古怪,虽然只是一个图案,但却给人一种像是可以随时幻化成蛟龙,在天空驰骋的感觉。

  看到这里,张毅顿时明白,来人一定是昆仑仙派的修士。

  据说,这昆仑仙派的祖师,曾经将两只神通广大的蛟龙古兽镇压在昆仑山下的降魔塔中,并以此为根基,创立了这中域第一大派。从此之后,这两条蛟龙古兽也就成了昆仑仙派的标志。

  突然,张毅感觉到两道锋利的目光射来,隐约中透露出一股杀意,让他悚然一惊,目光一闪地朝那群人的后面看去。

  只见在这群人的后面,一个身材修长,面颊上有着一条淡淡的疤痕,如同一只狰狞蠕虫的男子,正面色不善的看向自己。

  张毅眉头轻皱了一下,印象中似乎并没有见过此人才对,这人为何会对自己表现出如此敌意?

  他暗自思忖,脑海中将与昆仑仙派中人打交道的所有细节,重新过滤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人竟然就是他当年在青梅林中见到的索婉玉的师兄。张毅还记得,此人姓唐,似乎对索婉玉颇有爱慕之意。只可惜,那索婉玉却故意对此人的一再示好视而不见,明显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这名唐姓男子,如今修为也达到了化神初期,勉强有了参与此事的资格,出现在这里倒不奇怪。

  但奇怪的是,张毅自认与此人并没有太深的过节,而且两人虽然有些不愉快的经历,但事情多因索婉玉而起。如今他与索婉玉百余年未见,足以表明自己与此女并无太大的关系,此人不应该有如此大的反应吧?

  张毅百思不得其解。

  “原来是屠生道友。你我已经数百年未见,想不到道友已经抢先一步,突破了化神中期的境界。老衲还记得,当初你进阶化神似乎比老衲晚了足足六十余年,这份资质当真非老衲所能及啊!”志虑高僧赞叹道。

  “志虑道友过谦了。论起资质来,道友比我可强得多了。之所以迟迟无法突破,不过是少了一份机缘而已。当机缘到了,道友突破起来,想必会比在下要顺利的多吧!”那屠生真人神色有些得意,不过口中却依旧谦逊着。

  他这话说的倒是不错。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资质其实并不十分重要,真正重要的还是各自的心境以及那虚无缥缈的机缘。

  尤其是心境方面,最为重要。这志虑高僧之所以迟迟无法突破,其实问题就出在心境上。

  两人相识已久,如今在此地重逢,自然有许多话语要谈。

  但就在这时,一个十分不和谐的声音突然自两人的背后响起:“屠生师兄,我有一件要事,不得不说。”

  接着,那唐姓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张毅心中一跳,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在心头滋生。

  “什么事?”那屠生见自己的话被人打断,心中产生了一丝不悦,有些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不知师兄是否还记得,当年索师妹失踪之事?”唐姓男子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不紧不慢的问道。

  “索师妹失踪?这已经过去了许久了,师弟为何会突然提起?当年索师妹与你们一起混入魔道大会,因为一名散修的缘故,与你们分开了。从那之后,索师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若非索师妹的魂牌一直完好无损,恐怕我们都要以为她已经遭遇了不测。为了此事,掌门不知发了多少次怒,似乎连唐师弟你也受到了牵连吧?”屠生真人想起当年的那一段事情,心中不禁唏嘘。

  “师兄说的半点不假。可你知道,当年带走索师妹的那名散修,现在身在何处么?”唐姓男子向前一步,冷静的问道。

  “那名散修?我连他的模样都没有见过,又怎会知道此人的下落?唐师弟究竟想说些什么,不妨明讲,不必绕来绕去的。”屠生真人脸色一沉,怒斥了一声。

  “嘿嘿。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唐姓男子阴阳怪气的道。

  “他是谁?”屠生真人蓦然一惊,似乎被唐姓男子的话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目光迅速的朝对面看去。

  “那人就是他——张毅。索师妹的事情,就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也是如今唯一一个,知道索师妹下落之人。”唐姓男子伸手一指张毅,突然大声的说道。

  张毅一阵错愕,这两人的对话,早已让他目瞪口呆。

  当年那索婉玉,的确是跟他走的。可是他记得,他在紫云幻境的时候就已经与此女分手了,此那之后就不曾见过的。

  当那唐姓男子指向张毅的时候,众人的目光也都全部落到了张毅的身上,有的充满了惊讶,有的却十分的不解……

  “不错。当年索姑娘的确是跟随在下离开的。可是,我与她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不久之后就分开了。至于她以后去了什么地方,在下就不得而知了。”张毅被众人看得全身不自在,硬着头皮说道。

  屠生真人面色一沉,正要说些什么,旁边的唐姓男子已经抢着说了出来:“哼,你说分开就分开了?谁又能够保证,你不是贪图索师妹的美色,趁人不备之时施展卑劣的手段,将她囚禁了起来?否则,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她为何却从未回我昆仑仙派?”

  “道友这话,未免有些太过强词夺理了。我话已说尽,至于信与不信,就与在下无关了。”

  张毅大怒,冷笑一声闭口不言。

  他心知,这件事就算自己解释的天花乱坠,若对方认定了此事是他所为,他也无从分辨。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唐师弟,你且退下。”屠生真人神色微变,先轻叱了唐姓男子一句,转而看向张毅道,“刚才唐师弟言语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张道友见谅。只是,张道友与索师妹失踪之事,或多或少的有些牵连。

  道友可能所有不知,索师妹乃是本门掌门的独女,而且掌门对她疼爱有加,在本门的地位可想而知。张道友既然是最后一个与索师妹见面之人,应该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还请张道友配合一下,将当日你们分手时的情形,给在下一一道来。”

  这屠生真人言语软中带硬,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

  张毅心中暗凛,这样的人,才是真正难以对付的。他心知,若是此事不能解释清楚,恐怕难以善了。

  他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当日的情形其实十分简单,告知屠生道友也没有什么。”

  他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将他与索婉玉分手时的情形,娓娓道来。其实,他自紫云幻境出关之后,根本没有与索婉玉道别,就匆匆的离开了。只是给此女留下了几枚清目灵果而已。

  他感觉头疼不已,早知道此女如此麻烦,当初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带着她一起离开青梅林了。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