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六百九十章 星宿派

第六百九十章 星宿派

  那肥头大耳修士正要有所动作,却听到张毅冷哼一声,接着他全身一颤,如招重击的连退数步,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无血。

  “你……你……”

  肥头大耳修士感觉,脑海如同被无数根钢针扎了一般,疼痛难忍,肌肉忍不住的抽搐起来。

  他指着张毅,却硬是连话都说不完整,冷汗顺着他的面颊滴答滴答的落下,很快将全身的衣衫都浸透了。

  在外面围着观看的众人,看到这奇怪的一幕,脸色一怔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同时脸色大变。

  他们看向张毅的眼神,充满了敬畏,再也不敢再这里多停留片刻,纷纷一哄而散的朝外面走去。

  张毅一脸玩味的看着对面这人,笑道:“怎么,现在还打算收什么孝敬费么?”

  那肥头大耳修士一下子瘫坐在地,脸已经变成了苦瓜色,带着哭腔的哀求道:“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前辈的天威,求前辈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这里是我的储物褡裢,前辈若是看上了,尽管拿去。”

  他终于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样的人物。

  能够单凭神识,就能令自己深受重创之人,就算是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这是自己无法招惹的存在了。

  张毅看着此人现在的表情,心中突然一动,一把抓住此人肥大的身体,竟然直接将其提了起来。

  “给我站好,给我来,我有话要问你。”张毅的话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是是。”那人不敢怠慢,立刻战战兢兢的跟在张毅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张毅大步朝前面走去,转了几条街道之后,来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之后,才停了下来。

  接着,他抬手一挥,一个隔音光罩直接将他与那人罩了起来。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张毅淡淡的扫了此人一眼,开口随意的问道。

  “晚……晚辈刘云鹤,本来是天堑派的一名长老,自从天堑派被兽潮灭门之后,晚辈就辗转来到了流星岛。”肥头大耳修士不断的用袖袍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说起话来也显得谨慎了许多。

  “那么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老实的回答。若是胆敢隐瞒半字,你应该知道后果。”张毅稍微释放了一下强大的气势。

  对付这种人,必须得让其知道厉害,才能镇压得住他们。若对方真的不老实,张毅倒也不介意取此人的性命。至于流星岛上之人,还管不到自己的头上。就算是皓月天之主,也没有这个本事。

  那刘云鹤顿时面如死灰,忙不迭的道:“晚辈不敢,晚辈不敢。”

  “不敢最好。现在回答我,当年的星宿六派现在在什么地方?”张毅开门见山,根本不跟此人废话。

  “星宿六派?”刘云鹤一怔,全身一个哆嗦,哭丧着脸道,“晚辈不敢欺瞒前辈,的确不曾听过这样的门派。若是前辈问星宿派的话,晚辈倒是知道一些的。”

  “哦,现在出了一个星宿派么?”张毅心中一动,这星宿派似乎应该与当年的星宿六派有些关系的样子。

  刘云鹤见张毅并未发怒,心中一喜,连忙讨好似的说道:“不错。这星宿派,其实也是近百年才出现的一个门派,门中倒是有三四名元婴期老怪坐镇,实力还算是不错的。最近,此派正在筹划加入皓月天的事情,据说要跟皓月天的大供奉联姻的。只是这一消息,在下也是道听途说,不知是不是真的。”

  张毅皱着眉头,沉吟着,心中急速的思考。无论这星宿派是否与当日的星宿六派有关,但毕竟是跟荣萱有些关系的,自己都必须去一趟。

  即便两者之间,真的没有任何关系,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

  有了决定之后,张毅神色恢复了正常,语气平淡的道:“星宿派现在在什么地方?”

  “据说,此门现在正在雾凇岛上。此门是参与雾凇岛大战的几个大门派之一,对于皓月天来说,是个极大的臂助。因此,皓月天对于此门,也是相当重视的。”刘云鹤没有任何隐瞒。

  雾凇岛?

  张毅苦笑,看来自己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这个雾凇岛了。不过,在去之前,他还得恢复一下实力才行。

  当日为了对付三目尸虎,他可是损耗了一滴精血的,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若是在雾凇岛上遇到高阶妖修,以现在的状态迎战,可就有些不妙了。

  “很好,你的回答我很满意。”张毅先是略一点头,接着突然出手。

  只见他的右掌突然朝刘云鹤拍了过去,竟然在一瞬间的功夫,整个手掌都变成了淡金之色,莹莹的闪烁着光芒。

  刘云鹤大惊,想要躲过,却突然感觉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绑缚住了一点,连一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而这时,张毅的手掌已经拍到了此人的小腹处。

  “嘭!”

  一声闷响,刘云鹤全身一颤,脸色顿时变成了银灰之色,嘴角更是溢出了一口带着金色的血液。

  “看在你提供消息的份上,我不杀你。不过,我现在拍碎了你的金丹,你现在应该还有凝气六层的修为,算是对你冒犯我的处罚吧!”张毅收回手掌,轻描淡写的说道。

  闻言,刘云鹤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

  作为结丹期修士,他早就习惯了高高在上,被人尊重的感觉,如今一下子被打成了凝气期,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他甚至可以想象,若是让那些以前被自己勒索过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他恐怕立刻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好死不如赖活着,刘云鹤口中发苦的躬身道:“多……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张毅哼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心中现在充满了怨恨。但是你最好将那怨恨隐藏起来,因为你没有报仇的机会。”

  说完这话,他不再理会此人,挥手将布置下的光罩收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小巷外面走去。

  刘云鹤顾不得其他,立刻盘坐下来,连忙运气功力,但很快他就发现,体内的灵力只剩下可怜的一点,金丹更是不知所踪,这才明白张毅所言非虚。

  他心中满是悔恨,痛恨自己怎么会招惹到这样的老怪物。可是,就算再悔恨,也已经为时已晚。

  他失魂落魄的朝小巷的另一头走去,他还有机会,毕竟,储物褡裢还在,里面的丹药足以支撑一段时间,令修为恢复的速度更快一些……

  张毅径自来到进阶山之下,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峦,心中生出一番感慨。

  当年,他就是在这座进阶山上,结成了金丹。也是在这里,他埋葬了枚乘夫妇,并得到了枚乘对于阵法的感悟。

  当年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流过,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唉,世事无常。”张毅长吐了一口气。

  他径自走到山脚下的一个店铺中,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才满意的走了出来。

  他发现,进入进阶山修炼的修士,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得多。不过,这也能够理解,毕竟现在整个域外方岛都岌岌可危,而唯有提高修为,才能够在混乱的形势中保住性命。何况,现在各派都聚集在流星岛周围,其中不乏一些大型门派的长老,并不缺少晶石。

  也因为如此,在进阶山租住洞府的费用,比以前足足提高了五倍之多,如此的价格,简直可以用天价来形容了。

  但张毅心中并不缺少晶石,因此直接利用极高的代价,换取了一个甲字洞府半年的使用权限。

  这半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他恢复实力了。

  整个进阶山一共分为甲乙丙丁四种洞府,这甲字洞府算是灵气最充裕的一处了,能够租用它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家资殷实的老怪物。

  张毅轻车熟路的走上进阶山,并很快找到了自己所租之地。这里的灵气果然十分充沛,而且,在洞府前还布置了一个聚灵阵,无数的精纯灵气,源源不断的通过聚灵阵,涌向洞府之内。

  张毅入住之后,先是利用一个月的时间,炼制了几炉补充气血的丹药,然后就开始修炼起来。

  ……

  罗雀岛位于流星岛外围不足五百里的地方,面积只有方圆三十余里,平常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里。

  此岛的中心处有一个火山口,里面岩浆炽烈,还不断的冒着含有剧毒的黑烟,就算是一些修仙者,也很难在这些气体中存活。

  在火山口的底部,生长着数株火灵果。这些火灵果,浴火而生,吸纳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火之灵气,早已在内部结成了精纯的火元,对于火系功法的修仙者来说,这可是难得一遇的天地灵宝。

  若是能将火灵果炼制成丹的话,服用之后,必然会使修为大进。不过,此物一般只对元婴期以下的修士有效果。

  这火灵果自然吸引了不少修士到来,只是因为其所处之地太过危险,令无数人铩羽而归。纵然如此,还是有一些不甘心的修士,来这里碰碰运气。

  现在在罗雀岛上,正有七八名服饰各异的修士,与一名青衣男子斗得如火如荼,不知已经打了多长时间。

  那七八名修士有男有女,每一个都有着结丹初、中期的修为,如今联手之下,威力相当惊人。

  按理说,他们应该是大占上风才对。

  可是事实恰恰相反,这群人现在只能苦苦支撑,在那青衣男子的狂暴攻击之下,一副风雨飘摇的样子,像是随时都可能落败一般。

  那青衣男子面相极为古怪。

  只见他的眼睛泛着蓝色的异光,脸颊上布满了青灰色的绒毛,嘴就像是鸟喙一样,尖利无比,此人分明就是一个化形期的妖修。

  而且,从它的举手投足之间,完全可以判断处,此妖已经脱离了九级妖兽的范畴,达到了十级妖兽的境界。

  十级妖兽,那可是相当于元婴初期的存在,难道这些人会如此狼狈。

  “唳!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乖乖将体内金丹交出,本大人说不定会大发善心,饶你们一命。若是你们仍然执迷不悟的话,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那妖修长鸣一声,如同鹰隼的鸣叫,石破天惊。

  “你这妖修不知用了何种方法,居然穿破了外围的重重防御,混入了这里。不过你不要得意的太早。这里距离流星岛不远,只要被岛上的高阶修士知道你的行踪,你早晚会陨落在此。我劝你还是想着如何自保吧!”一名穿着绿皮裙的少女不甘示弱,试图用言语将此妖惊走。

  “好好,你们既然自己找死,那也怪不得本大人心狠手辣了。”那妖修似乎被此女的言语激怒了,终于不再留手。

  那妖修突然一张口,吐出了一团蓝光,光芒一敛之后,化为了一片七寸多长的彩羽,看上去灵光闪闪,煞是好看。

  “去。”那妖修对着彩羽一点,彩羽立刻涨大了起来,片刻间化为了一个羽扇的模样。此妖手执着羽扇的一端,对着众人狠狠一扇。

  顿时,一股浓烈的火焰从羽扇中喷出,如同一只火龙一般,将所有人一下子笼罩在了其中。

  那些修士脸色同时大变,身上立刻一阵闪烁,亮起了各色的光芒,冲天而起,接着一个个护盾出现在身边。

  “噗、噗……”

  那烈焰太过厉害,喷到了护盾上后,竟然直接将护盾灼烧成一个个的孔洞,接着寸寸碎裂。

  随后,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才片刻的功夫,已经有数人倒在了这些烈焰之中,彻底灰飞烟灭。

  才一眨眼的功夫,岛屿之上,就已经只剩下了三名修士。这些人面对烈焰,根本毫无办法,看来覆灭也是早晚的事情了。

  一股绝望的情绪,在三人的心中滋长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但就在这时,从天空中突然降下来一团青色的云团,狠狠的朝那名化形期妖修砸了下去,力道之猛,简直骇人听闻。

  那名化形期妖修顿时大惊,羽扇一收,竟然直接朝那团青云扇了过去。

  顿时,一股强烈的飓风席卷而起,似乎想要将青云吹散开来。可是那青云却稳如泰山般,根本不受到飓风的影响。

  “轰隆隆……”

  剧烈的响声震得整个小岛都簌簌作响,那名妖修直接青云压在了下面,“咔嚓”一声,他的手臂竟然直接被压折了。

  “不好。”那名妖修大叫一声,背后突然“哗啦”一下,张开了一对灰色的羽翅,狠狠地闪动了起来。

  一股罡风刮起,此妖隐遁于风中,迅速的朝着岛外逃去。

  他心中早已翻起了滔天巨浪,不知自己遇到了究竟是人类的哪一个老怪物,竟然仅凭一团青云,就能让自己吃了大亏。

  “给我留下。”

  这时,那青云中响起一声冷喝。

  紧接着,一道金光从青云中飞出,“哗啦啦”地狂涨了起来,瞬间化为了一座巨大的金山。

  “道友住手,在下愿意认输。”那名妖修感觉到金山上传来的恐怖气息,再也顾不得什么颜面,连忙呼叫道。

  “咦?这倒是有些意思了。”那青云中人似乎来了兴趣,一道青芒飞射而出,直接击中了金山。

  那金山立刻止住了下坠之势,停在了空中。接着光芒快速的闪烁数下,迅速的缩小着,化为了一道符箓倒射而回。

  青光一闪,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正是张毅本人。

  半年过去,他损耗精血所带来的隐患,已经彻底祛除,如今已经再次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

  他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衣衫飘飘,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风范。

  张毅扫了一眼火海中的三人,大手一张,顷刻间化为了一个巨大的虚影,直接将三人从火海中抓了出来。

  那三人先是一惊,在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之后,顿时欣喜若狂,连忙向张毅拜谢道:“弟子火云总张道轩,剑道宗孙铭,星宿派任玉莹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你是星宿派弟子?”张毅神色一动,盯着那名绿皮裙的少女问道。

  “前辈知道我们星宿派么?那真是太好了。小女子忝居星宿派的长老。”那绿皮裙少女顿时大喜的说道。

  张毅心中同样惊喜不已,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碰到星宿派门人,这倒是省了自己的一些麻烦了。

  不过,他现在还不是询问此女的时候,得先将眼前的这名妖修处理了再说。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