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六百五十九章 独木悲秋 上

第六百五十九章 独木悲秋 上

  在三清山的后山,来了三名妙龄女子,她们一个个白色长裙,欢快的笑语声如同铜铃般的音符,洒满了一地。

  “冷曦师妹,这几年你的修为进步的真快啊,短短时间,就突破到了凝气八层,马上都要超过我了。据说,本门一位结丹期的前辈已经放下了话,只要师妹你能在三年内,再次突破,就会被破格招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一名三十余岁模样的女子,一脸羡慕的看着旁边一女,说道。

  “宗政琼师姐所言,我也已经听说了。若是冷师姐真能进入内门,就可以彻底摆脱以后沦为那些个核心弟子妾侍的命运,甚至找到自己的双修伴侣,从此比翼双飞,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真到那时,还请冷师姐不要忘了我们这些好姐妹,出手照顾一二,哪怕不能摆脱宿命,能将我们的处境,稍微改善一些,也是好的。”这次说话的,是一个瓜子脸,黛眉浅浅的少女。

  听她的话音,却颇多悲苦之色。

  这少女其实就是与张毅颇有一些交情的少女乔允屏,而另外两人,则是她的两位至交好友。

  符箓门的外门女弟子,一般资质都不算太好,若是无法进入内门的话,就注定了只能成为一些核心弟子的妾侍,这几乎是无法改变的结局。因此,她们中人,很多都已经认了命,干脆放弃了修炼,反而将更多的精力用在梳妆打扮之上,以期有朝一日能得到一位优秀的核心弟子的青睐。

  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不愿意认命的。她们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提高修为之上,并希望凭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

  这三人就是属于后者。因为彼此志同道合的原因,渐渐的结成了一个小团体,相互激励着刻苦修炼。

  如今,她们的小团体中,终于有一人有机会实现心愿,其余二人在替对方欣喜之余,也不禁感叹命运,为何如此多舛。

  “其实,你们也不必灰心。尤其是桥师妹你,虽然修为并不算太高,但一手的制符之道,就连我都自叹弗如呢!而且,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我修为进步这么快,除了本身资质之外,是有其他原因的。”叫冷曦的女子嘻嘻一笑,故作神秘的道。

  “噢,什么原因?”其他二人顿时来了兴趣,目光灼灼的盯着冷曦,屏住了呼吸。

  “此事对你们说出来,也没有什么,不过你们却必须赌咒发誓,绝不可将此事宣扬出去。”冷曦容颜一整,肃然道。

  乔允屏二人见她说的如此郑重其事,心中骇然,但也更加忍不住好奇之心。于是,二人对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发下了一个毒誓。

  冷曦见二人如此,心中稍安,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将此事告知你们吧,也希望有朝一日,你们也能随我一道,进入内门,到时候我们姐妹三人,仍然如同现在这般交好。其实,我之所以有今日的成就,多半与我发现的一处密地有关。”

  “密地?”乔允屏二人有些傻眼的问道。

  “不错。那处密地,灵力几乎是外界的五倍有余,实在是修炼的绝佳场所。你们不妨随我来,我们三人一同在此修炼,假以时日,相信你们也同样有机会今日内门的。”冷曦眨了眨眼睛,自信的道。

  “真的有这种地方?那就太好了。”乔允屏二人先是一阵欢喜,然后又想到了什么,连忙对冷曦道,“你能将此等大事告知我二人,我二人感激不尽。若以后我们真的学有所成的话,必定不会忘记你今日的相携之恩。”

  “同是好姐妹,说这些话岂不显得有些生分了。”冷曦淡淡的道。

  三人快步朝前方走去,不一刻钟,已经到了后山的那株巨树之下。这冷曦带着二人钻入了树下方的一处不起眼的小洞内,里面果然灵气异常充沛。

  正在三人都十分欢喜的时候,却突然从外面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是谁?”三人的警觉性极高,感应到了这一点,立刻从山洞内走出,一脸谨慎朝四周看去。

  这时,一个身姿挺拔的黑衣男子,一脸冷酷的看着三人,目中有一种漠视生死的味道。

  “白林,是你?”乔允屏曾经与白林有过一面之缘,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语气中满是惊骇。

  因为他根本想不到,这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会对三人产生浓浓的杀意。这种杀机,从对方的眼神中就能感受得出。

  “本来只打算对付那人,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你们。哼,先送你们上路也好,以免坏了我的大事。”

  白林冷笑一声,突然从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如同泰山压顶般,朝三人狠狠的撞去。

  “噗嗤!”

  仅仅一下,冷曦与宗政琼两女在这股威压下,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胸口就猛然塌陷了下去,整个娇躯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扭曲变形,砰然间倒在了地上,双目圆睁,给人一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反倒是修为最低的乔允屏,见机不妙,突然捏碎了一张灵符,“腾”地一声,一股巨大的火焰腾空而起。

  不过,白林的神识威压毕竟太过恐怖,那片火海才刚升起,就猛然被强大的气势压了下去。

  乔允屏狠狠摔在地上,面如死灰。

  “啧啧,一个外门女弟子身上,居然会有一张中阶灵符,不知是从哪个核心弟子手中得到的。哼,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一样会死。”白林啧啧称奇,旋即面色恢复了冷漠。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形成了一股旋风,无数的绿叶纷纷坠下,却全部盘旋在乔允屏周围。

  瞬间,乔允屏已经被绿叶包裹起来,然后狂风一旋,直接将她带离了原地,最后出现在了巨树的一个*的枝杈之间。

  “有我在,她就死不了。”一个平淡的声音适时响起,虽然波澜不惊,却给人一种无可反驳的感觉。

  白林目光微寒的看向乔允屏所在之地,却没有立即出手,而是皱起了眉头。

  因为那里多了一个人。

  那人有二十余岁,负手而立,一袭青衫在微风中猎猎作响,神色中浮现出一丝“悲”地味道。

  他站在那里,无须做任何动作,周围的一切都像是受到了他的情绪渲染一般,同样充满了悲意。

  这与其说是一种感觉,不如说是一种意境。

  他正是张毅。

  “你终于出现了。”白林看了一眼张毅,心中震骇不已。

  因为就在刚才,连他都受到了这股情绪的影响,心境出现了一丝的波动。这怎么可能?要知道,他可是元婴后期的修为,比起眼前这名男子,还要高上一筹。而且,尸修的冷凝之气,也不是同阶仙修可以媲美的。

  张毅轻轻抬起一只右手,对着下方虚按了一下,清风立刻停息了下来,所有在空中悬浮的树叶,也同时落地。

  他冷冷的看着白林,开口道:“你终于忍不住了。”

  白林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恨声道:“不错。我的确是忍不住了。本来想要等你走出三清山的时候,再动手杀你。可是你却在此山之中,一躲就是五年的时间。时间紧迫,说不得,我只能在冒险了。”

  他的造化丹只能维持五年,时间一过,身上的尸气再也无法压制,势必会遭来严玲洲老怪们的注意。

  这将会令他陷入重围之中,因此这个险决不能冒。而他已经决定,将会尽快的将张毅解决掉,然后在造化丹失效之前,离开严玲洲。

  至少现在的情况还不算坏,因为他感觉到,张毅现在真实的修为,不过才元婴初期。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