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道根

第五百一十八章 道根

  就连一向与王道一无话不谈的枚洛,问起事情的前因后果时,依旧吃了闭门羹。枚洛甚至气鼓鼓的说,从此不理王道一了。但这样的威胁,似乎全然失去了效果,另其他人都纳闷不已。

  很快,王道一就捡起地上的飞剑,回到了自己的密室中,闭门不出。这一反常举动,反而令枚洛有些不安起来。

  她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隐约间意识到了什么,沉吟片刻后,银牙一咬,竟然朝枚家大厅跑去。

  在大厅中,张毅果然见到了枚家家主枚振兴。他如今春光满面,正在给一个门下弟子吩咐着什么事情。

  见到张毅到来,枚振兴离开挥手让那名弟子退下,转而笑道:“哈哈,张长老闭关五年,终于出关了,实在是可喜可贺。只是,以您的身份,只要吩咐一声,我立马就到,何必亲自跑过来一趟呢?”

  张毅轻笑着说道:“很久没有走动了,两条腿都已经生锈了。这次来找你,一来的确是有一些事情,二来也是想活动活动筋骨。哦,云长老还在闭关么?”

  枚家唯有枚云一人,修为达到了结丹期,也是枚府真正的当家人。所以很多事情,枚家家主都没有权力处置,需要请示这位云长老。因此,张毅一般有什么事情,都是直接找枚云商议,免得太过麻烦。

  枚振兴明白张毅的意思,说道:“云长老前几日闭关已经出来了,如今正在闲云阁研究阵法。来人,快去闲云阁请云长老过来,就说张长老已经出关了。”

  他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弟子从外面走过来,躬身领命去了。张毅也不与枚振兴客气,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与他闲聊了起来。

  “家主对那枚玉简,研究的如何?”张毅随口问道。

  “哈哈,这还多亏了前辈,替枚家带来了这样重要的东西。不过,那玉简内的阵法,实在是玄奥至极。虽然在下在阵法一道上,也颇有心得,但是与这位枚乘前辈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所以虽然经过了五年的研究,但也不过才粗通了上面的一点皮毛而已。不过,云张老一直都在钻研此物,想必应该比我理解的更深才是。”那枚振兴说起那枚玉简,目中光芒闪烁,兴奋不已。

  说起来,这枚家其实就是一位阵法宗师的老祖一手创建起来的。由于那位老祖阵法高深,所留下来的哪怕一点东西,都令枚家的这些后辈受用无穷。

  只是可惜的是,枚家数百年的收藏,如今已经遗失大半。若非张毅及时将那玉简拿来,说不定枚家就会从此一蹶不振呢!

  尽管枚乘还没有达到枚家老祖的那种高深的境界,但也已经离此不远了。更何况,他所研究的,大都是一些威力极大的凶阵,若是能完全发挥出威力,势必会另枚府的实力大幅度提高。

  这也难怪,当初枚乘为了将心仪之人救出火坑,不惜耗费精血,折损阳寿,凭着一股毅力,硬是将阵法修为提到了一个同辈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这种情况下,他所要做的,自然是研究出威力巨大的凶阵,以灭杀那些强敌。

  其中的许多凶阵,甚至比百年前那个枚府的收藏,还要复杂深奥得多。从这点上来说,他未必就输给了那位老祖。

  张毅对枚家的兴起,也多少有一些了解,自然明白如今枚家家主的心情。不过,那枚玉简就算是张毅本人,在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之后,也才堪堪理解了十之**,枚府想要在五年之内,就完全将此玉简研究明白,简直难如登天。

  “那玉简中,记载着枚乘的全部心血,自然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理解透的。不瞒家主,这些年我也对此物,有着一些心得。虽然还比不上当年的枚兄,但总算是聊胜于无。我把这些心得,都记在了这枚玉简上,家主不如拿去看看吧。”张毅手中光芒一闪,多出来一枚红色的玉简。

  其实,这枚玉简中,不仅记载了他对于枚乘阵法的研究,甚至还包括他自己的一些体会。尤其是多年来,对那座天然大阵的研究,几乎占据了玉简的大半部分空间。这可以说,也是他的心血了。

  他之所以这样做,其实有两个目的:其一,当年枚乘留给他的,不仅仅是阵法,还有一些制作精妙的阵旗。这阵旗对他大有帮助,自然是不可能还给枚家家主了。他如今将自己的阵法心得留下来,也算是对枚家的补偿吧。其二,若是王道一真的选择留下来,自然需要枚家的照拂,而自己这样做,也是为了让枚家欠下一个人情,然后补在王道一身上,以使此子在自己离开后,不至于受到枚家的冷落。

  当然,这两个目的,都是不能直接开口的。不过,那枚家家主都是聪明之人,自然会想到张毅后面一层意思。

  枚振兴接过玉简的时候,手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他虽然不知道,张毅的阵法造诣达到了什么程度,但光凭他研究枚乘心得数十年这一点,就知道绝不会差到哪里去。

  况且,张毅可是货真价实的结丹后期修士,无论是眼界还是修为,都不是他们所能相媲美的。

  从这一点上来看,他留下的东西,甚至比起枚乘的阵法心得来,还要珍贵一些。要知道,就算是百年前的枚家,也几乎没有达到结丹后期的修士。

  “这……这未免太过贵重了吧?前辈对于我枚府的大恩,枚府就算倾尽全族之力,也无法报答万一啊!”饶是枚振兴心境超然,此刻也不由得感激涕零起来,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而在这时,枚云刚好进来,看到枚振兴如此表现,大惑不解。可是,当他听枚振兴解释了一遍刚才的事情之后,顿时向张毅深深施礼。他对枚乘心得的理解,要比枚振兴深得多,因此也更加知道张毅所拿出东西的价值。

  “二位不必如此。”张毅平静的说道,“其实这心得,就算是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而你枚府又是以阵法立足修仙界,得到这些正好可以尽展所长。所以,我这也不过是成人之美而已。不过,我倒是有几件关于百年前的事情,想要向二位打听一番,还请二位不要有所隐瞒。”

  他的阵法早已,将会越来越深,相信等自己突破元婴之后,应该就能达到阵法宗师的程度了。

  到时候,就算枚府中的人,将他留下的那些心得全部研究透彻,在自己面前也形不成什么威胁。除非枚府再出现一位如同当年枚乘一般的妖孽类的人物,否则,枚府的阵法造诣,将永远在他之下。

  这也是他之所以敢留下这些心得,而不担心以后被人所用,反过来对付自己的原因。

  “张长老想要打听什么事情?只要是我们知道的,必定会全部奉告。若是实在不行,在下还认识几位好友,曾是当年镜州的散修幸存下来的。他们应该也知道一些当年的情况,我都可以一一将他们邀来。”枚云满口答应了下来。

  说起来,百年前枚云也不过是枚府的一个低阶弟子,知道的事情十分有限。尽管后来枚家上代家主曾经将许多隐秘告诉了他,但那些细节,恐怕也只有亲自经历过当年事情的人,才能讲出来吧。

  张毅微眯起眼睛,表面上不动声色的问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我与当年镜州的一个太谷门有一些瓜葛,后来听说此门被寒食门所灭,只有一些低阶弟子和其中的少数长老逃了出来,不知他们现在可曾留下道根?”

  他这话刚说完,枚振兴与枚云对视一眼,都露出不可思议的样子。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