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弥过

第一百九十二章 弥过

  来到洞府前面,孙海平一挥手,那群青衣修士立刻停下了脚步,同时闷不作声的一抬肩膀,将黑棺扔在了地上。

  黑棺何等沉重,再加上久不下雨,地面之上早已积起了一层沙土,随着黑棺落地,一蓬尘土扬起,呛得孙海平一阵咳嗽。

  他不由皱了皱眉头,显然对青衣人有所不满。不过,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尽管在海沙帮中,他的地位比这群青衣人高出许多,但他毕竟是个凡人,无论如何也不敢在这群修仙者面前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

  若不是为了今天的事情,别说是他,就算是比他地位更高的人,也不会同时有这么多修仙者保驾。

  孙海平摇了摇头,将这些杂念甩出脑海。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圆珠子,扫了一眼之后,一下子将它扔到了旁边的山岩之上。

  “轰!!”地一声巨响。

  山岩后面顿时升起了一团浓雾,接着整个奎星岛一阵剧烈晃动。

  孙海平在没有准备之下,被震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那群青衣修士一副冷眼旁观的样子,谁也没有扶他一把。尽管他们只要动一下手指头,就能让孙海平避免尴尬。

  他们的嘴角都露出一丝不屑。说实话,让孙海平这样一个凡人压在他们头上,谁能受得了?

  不过,就连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孙海平虽然修炼根基差得很,但论起经商之道,却极有一套手段。

  或许正是看中了这点,海沙帮帮主才破格提拔他一个凡人成为了三仙岛这一片海域的主事之人。

  不光孙海平一人,其他也有许多凡人因为这方面或那方面的本领,成为了海沙帮独当一面的人物。

  在使用人才方面不拘一格,这正是海沙帮可以经久不衰的原因。

  但这样的用人方式,自然也有许多弊端。想要让一群心高气傲的修仙者真正折服于这群凡人之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明争暗斗发生了数次之多,几乎每一次都是那群凡人吃亏。尽管他们有着这样或那样的手段,头脑也算极为灵敏,但在实力强大的修仙者面前,这点小聪明根本一文不值。

  “谁在外面?竟敢打扰我清修。”洞府之中传来一声冷哼,说话之人语气冰冷,显然十分不悦。

  这也难怪,不论是谁,若有人在你家门前弄出这般大的动静,你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刚才张毅正在思索某种灵药的炼制问题,被人无端打断,自然生出一股无明业火。

  “呵呵,是张仙长么?在下孙海平,特意前来拜访。”尽管明知道张毅看不到自己,但孙海平仍然笑容笑容可掬。

  这是他做生意这么多年形成的习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见到什么人,他都始终保持着一副笑脸,这份功夫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

  正是靠着这一脸的笑容,他不知做成了多少笔生意,坑害了多少阅历浅薄之人。

  “咦,是你。”张毅微微有些惊讶,想不到孙海平竟然来得这么快。

  以他估计,坐船的话,至少也需要半个月才能从三仙岛赶到奎星岛,毕竟,这条水路并不算太近。

  张毅很快反应过来,对方可是说过,要送给他一份珍贵的礼物的。不管是什么,现在都不是贸然翻脸的时候。

  想到这里,他整了整道袍,缓步走了出去。

  走出洞府的第一时间,他就看到了那具巨大的黑棺。

  因为它实在太过显眼,想要忽略它都不可能。

  “恭喜仙长逃过了那场劫难,大难不死。火焰岛的事情我等都已经得知了一些消息,对于其中的凶险更是知道的十分清楚,仙长真可谓是福星高照啊!!”孙海平抱拳说了一通,口中有无尽的感慨,仿佛他也是从火焰岛逃出的修士之一。

  他当然不可能是。

  这一点张毅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对于孙海平这番表演的功夫,当真是刮目相看。

  “不错,我们在火焰岛确实遇到了极大的危险。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与你们海沙帮有着直接的关系。若非你们情报有误,我们也不会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落入对方的圈套。”

  张毅冷哼一声,语气中充满了愤怒。、这可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的在恼怒,如果早知道会遇到如此风险,他绝不会离开洞府半步,仅仅为了一件上阶法器就去为海沙帮卖命。

  不过,他现在的愤怒一多半却是强*出来的。经过这么多天的思考,就算再愤怒之事,此刻也早该烟消云散了。

  毕竟真正遇险的并不是他,而且他还得到了许多好处。至少那粒赤火蛟的妖丹就是在那之后得到的。

  若非有那件事情,他恐怕也没有这种机会。

  他之所以还要如此愤怒,却是为了向孙海平施压。压力越大,对方心中的愧疚感越深,对他的补偿也就会越丰富。

  “呵呵,此事责任确实是在我们。”孙海平笑容可掬,一把将所有责任都揽了过去,没有一点推诿的意思,“不过幸运的是,仙长能够大难不死,这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刚才是的时候听曲有道仙长提起此事,在下还有些不敢相信,毕竟那么多筑基和凝气九层的修士都阵亡了,而仙长却以凝气八层的修为活了下来,未免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见到仙长本人,在下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曲有道没死?

  张毅心中一惊,隐隐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那个阵法的威力,他再清楚不过了。此阵布置起来极为繁琐,甚至需要收集许多天地间罕见的材料。

  但一旦布置成功,就算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也绝难有生还之理。曲有道仅仅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按理说,是根本不可能逃出生天的。

  除非……

  张毅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后果,脊背一阵发凉。

  据他了解,夺舍之人,并非只能夺舍某一具身体。

  一旦夺舍之人遇到更好的身体,极有可能想到另换一具身体的。毕竟,每一具身体的灵根、修为各不相同,自然越强越好。

  在镜州,曾经就出现过一个大魔头,专门寻找资质好的身体进行夺舍,搅得镜州一片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但那个魔头修为实在太过深厚,竟然无人能够斗得过他。直到在一次夺舍失败之后,才被数名大修士合力消灭。

  不过,从此之后,夺舍一术也就成为了镜州修仙者的禁忌,谁也不愿意提起当年之事。

  相比于拜火教教主仅有筑基初期修为的身体,曲有道的身体自然好得太多太多。若是夺舍了拜火教教主身体的那人修为够高的话,自然可以舍弃原来的躯体,再次施展夺舍之术,直接将曲有道的身体抢过来。

  若果真是这样的话,现在的曲有道已经不是原来之人了,而变成了一个极其陌生的修士。

  这名修士的修为简直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否则也不可能轻轻松松的施展夺舍了。更重要的是,对方能够寻到孙海平,应该是继承了曲有道的所有记忆。

  那么,他对当日之事必然了如指掌。

  他自然也明白,张毅极有可能知道他的秘密,为了铲除这个后患,很难说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行为。

  想到这里,张毅警惕之心大起,一双神目快速扫了黑棺一眼,又向那群青衣修士看去。

  却见这些人不知何时都变换了方位,站在了张毅的各个方向,隐隐形成了合围之势。

  张毅心中一沉,顿时明白,自己似乎真猜对了。

  不过,海沙帮会帮着“曲有道”来对付自己,这令他多少有些意外。毕竟,这可是两名修士之间的恩怨,海沙帮实在没有必要参与进来。

  除非此刻“曲有道”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却又急着对付自己,免得他身份败露,这才用某种手段将海沙帮拉到了一条贼上上。

  此刻,张毅显得异常冷静,仿佛什么也没有觉察到一般,脸上露出轻松之色。

  “据说,你给我准备了一份珍贵的礼物,以抵消海沙帮情报失误的过失,是也不是?”张毅目光一闪,轻笑道。

  “呵呵,当然当然。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们海沙帮的过错,一切后果,自然由我们海沙帮一力承担。只可惜的是,那几位仙长不幸身亡,又没有留下什么弟子或者子嗣,纵然我们想要弥补过错,也没有机会了。”说到后面,孙海平一副惋惜的样子。

  “噢?你们打算怎样弥补过错?准备的又是什么礼物呢?”张毅一脸感兴趣的样子。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