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八十五章 离愁 上

第八十五章 离愁 上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天气阴暗,给人一种沉闷的感觉。

  这种天气,街上的行人都匆匆的往家里赶去,瞬间消失不见了。空旷的街道冷冷清清,看不到半个人影。

  就算是客栈中的客人,也比别的时候要少得多。

  乐浪城东头的一家小酒肆,酒保冷冷地倚着门框,双眼无神的看着外面的蒙蒙细雨,仿佛随时都可能睡着一般。

  通常这个时候,掌柜都会吩咐下去,提前打烊,钻进暖暖的被窝里睡上一觉,让人感觉格外的舒服。但他今天不能睡觉,因为尽管下着雨,店里却仍然来了两个客人。

  账已经提前付过了,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大方的令人咋舌。掌柜的也已经睡去,但在临睡之前,却吩咐酒保小心照应着,随时满足两位贵客的任何要求。

  “呸,这鬼天气。”酒保往门外啐了一口,狠狠的骂道。

  客人在楼上的一间密闭的厢房里,应该听不到他的这声咒骂吧?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他仍然觉得不放心,抬头看去,透过楼梯能够看到一丝微弱的灯光从楼梯上面映照下来,照亮了楼梯下方的一片角落。楼上的客人没有任何动静,这令酒保放心不少。

  张毅和风易欣相对而坐,前面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盏油灯,一坛酒,两盏黑色的瓷碗。

  从房间里,依旧能够听到细雨打窗的声音,一声声,棱角分明。

  两个人没有交谈,只是一碗碗的喝着酒。这酒是店内最好、最烈的一种酒,喝到胃里,让人感觉火辣辣的一般发烧。

  过了许久,风易欣悠悠地道:“不论什么事,你都不妨告诉我。”

  “嗯。”张毅点了点头。

  “其实你就算不说,我也能够猜到。你要走了,是不是?”风易欣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问道。

  张毅喝酒的动作明显一窒,但他随后将杯中的酒一仰而尽。这种酒本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的,但不知怎么回事,他感觉胸口一阵憋闷。

  他长吐出一口夹杂着酒香的浊气,感觉胸口还是那么难受,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他突然抬起头,看向风易欣。眼前的这个少女,是令他第一个动心的人。她的一举一动都令他如痴如醉,尤其是她欢快的性格,仿佛永远没有任何烦恼,甚至能够感染到张毅自己。

  尽管对于男女之事,他没有多少经验。但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少女。

  但是今天,也许是两人最后一次相见。油灯燃尽后,两人就将天各一方,从此踏上两条不同的道路。

  人生往往充满了各种不得已,即使是张毅,此时也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苦恼的不是即将的分手,而是怎么对风易欣开口。

  风易欣正在等着他说话。只有从她的眼睛中才能读懂此时她内心的挣扎。

  “你应该知道,王松已经从太谷门来到了乐浪城。”张毅沉吟了很久,才缓缓的说道。

  风易欣没有打断他的话,但他自己却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本来他的口才还算不错,至少说话时不必停顿,但今天他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我猜的不错,九天道人也会在这两天赶到。他们已经约好,将在乐浪城城东见面。”这短短的几句话,他几乎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才表达完整。

  风易欣终于替他说道:“他们见面,自然不是为了和解。至少王松不是。”

  “于是,一场厮杀是免不了的。而且以我估计,就算九天道人真的神通广大,也未必是王松的对手。也就是说,王松几乎肯定可以赢得这场决斗的胜利。”张毅苦笑道。

  如果九天道人不是个散修,再年轻一些,或许真能够和王松拼个旗鼓相当。但张毅从老李的记忆中已经知道,九天道人因为久久不能突破瓶颈,大限之日即将临近。一个这样的人,又怎么指望他能够杀得了王松?

  “而你却一定要让他死!”风易欣替张毅说出了他最想说的话。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跟在张毅身边这么久,她已经很了解他这个人。他做的这所有的事情,其实只为了这一个目的。

  以前她还不懂,但当王松出现的时候,她就渐渐的明白了。

  她一向非常聪明,尤其在关心一个人时,就要努力地想要了解他的思想,他的一举一动。

  “关键的是,我没有把握杀得了他。所以结果可能会有两个,要么他死,要么我死。”张毅轻抿了一口醇酒,像是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他的确没有把握,连一点都没有。让一个凝气八层的低阶修士,去跟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去拼命,任谁都可以想象的出后果。

  但情势却容不得张毅退缩。他现在都不知道,林晓音究竟修炼到了什么程度。是凝气九层?还是已经开始筑基了?

  这已经是他最后一次机会,而且当王松与九天道人拼杀一场之后,究竟还能剩下多少力气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张毅能够抓住这次机会,他不仅可以助林晓音摆脱厄境,更可以将王松一举除去,永绝后患。

  他就像一个赌徒,要么一夜暴富,要么顷刻间一无所有。

  “如果,如果你真的杀了王松,你还会回来么?”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风易欣的心不禁揪紧起来。

  她已经顾不得少女该有的矜持,这种大胆的表白,若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尽管她比一般的少女都要大胆的多,也聪明的多。

  厢房内一片寂静,只听见灯花“啪啪!!”地凋谢声。

  张毅似乎也在犹豫。他本来不该犹豫的,但这一刻,他却真的下不了决心。如果他将王松杀了,那么事情将会怎么样?他以前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他本来就做好的玉石俱焚的打算,并不打算活着回来。

  如果活着,那该怎么办?他突然发现这也是一个问题,而且是个很让人纠结的问题。

  杀害自己的师父,太谷门会容得下自己么?显然不可能。任何一个门派,如果出现了弑师的惨剧,无论做师父的生前再怎么混账,为了维护门规,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将那名弟子处决。

  师徒有序,这已经成为维护一个门派生存和发展的根基,任何人触碰了这个根基,都将受到无情的毁灭。

  即使他与太谷门的太上长老关系匪浅,但在门中这么多长老的同时施压下,即使是太上长老也不可能独断专行。

  有的时候,护法长老甚至可以越过太上长老那一道槛,直接将张毅处决。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而且张毅很怀疑,如果自己真的做出了这种事情,第一个想要处决自己的,恐怕就是太上长老了。

  毕竟与整个太谷门的根基相比,他张毅的命实在便宜的很,比街头随处可见的烂白菜还要便宜的多。

  他突然明白,即使自己杀了王松之后,太谷门也不能再去了,甚至可能面临整个太谷门所有弟子的追杀。从此之后,他可能就真的要亡命天涯了。

  这个时候,他还能回来么?鼻子里长吸了一口冷气,他突然感觉一阵冰冷。

  张毅居然不再说话,而是端起瓷碗,一口一口的将烈酒灌进肚子里。这或许也是他最后一次喝酒,既然如此,为何不喝个痛快?

  从张毅的反应中,风易欣已经渐渐知道了问题的答案。

  她突然不明白起来。不明白张毅为什么会这么狠心,这么绝情!!难道他对自己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这些天的感觉,只是她患了单相思么?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