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六十五章 神识吞噬

第六十五章 神识吞噬

  风易欣已经回来了,看她精神奕奕的样子,应该有不小的收获。不过,她现在正愤怒地看着张毅,放佛随时都可能用手中的长剑将他一劈两半。

  “你居然敢骗我,还骗了那么久?”风易欣娇叱道。

  张毅有些无语,当初在酒肆相遇时,两人素不相识,但却像老朋友一般痛饮,这种感觉是他在太古么你从来没有感受到的。或许在他内心中,很希望将这份感觉保留下来,所以他才一直隐藏着这个自己的身份。

  一个无忧少年岂不是正好与她相处么?如果一旦道破了身份,不知这份默契是否还能重现。在此之前,张毅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如今被风易欣娇叱,心中却觉得一痛,似乎有一种淡薄却值得留恋的感情正随时都可能失去。

  他突然抬起头看着风易欣,目光中居然出奇的平静:“我是骗了你,你想怎么样?”

  他说出这番话来,是以两个老朋友即将绝交的口吻。他在太谷门长期生活单独修炼,逐渐养成了孤僻的性格,遇到事情,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冷静的面对。他现在就很冷静。

  风易欣咬咬嘴唇,狠狠瞪了张毅一眼,不满地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居然连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不过呢,罚一定是要罚的,我让你把番不悔灌醉。”

  “这么简单?”张毅不敢置信的道。

  “那你以为我会怎么样?总不能就这样和比绝交吧?你这人虽然不怎么样,既木又傻的,而且还会骗人……不过呢,我还是决定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风易欣一连说了张毅的三个缺点,他的优点却只字未提,仿佛在张毅身上全是缺点,而没有一点优点一般。

  张毅长舒了一口气,心中说不出的舒畅。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舒气,为什么听到她这番话变得如此轻松起来。

  “好,我先给他‘治病’,”张毅抓起仍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昏迷的老李,笑道,“之后我们一起去喝酒,番不悔请客。”

  “去古江最大的酒楼。”番不悔豪爽的道。

  将老李拖进一个单独的房间,张毅并没有立刻施为,而是一口气掏出三株二星灵草吞下,慢慢的恢复起灵力来。

  半个时辰后,消耗的灵力已经补充满了。随着修为的增长,每当全力出手一次,他所消耗的灵草便比以前多了很多,幸亏这些年积攒下了不少低品晶石,还能供给得上他的消耗。

  张毅看着老李因失血过多而变得惨白的面皮,暗忖道:“他那剑阵的最后一招,实际上却是威力惊人的,难怪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要知道,紫玉藤甲经过他精心祭炼之后,其威力比起以前又有了不少的增加,即使张毅全力一击,也未必能够将其一举击毁。而且那还是妖异短剑仅仅融合数把短剑后的威力,如果数十把短剑一起融合,那种威力将是何等的惊人?

  先将这个想法压下,张毅却皱着眉头没有立刻施展搜魂之术。据和光同尘诀所载,想要完全获取别人的记忆,一共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他已经彻底掌握了的搜魂术,另一种则是神识吞噬。

  神识吞噬与搜魂不同。搜魂只是强行摄取对方的记忆信息,自己的修为不会有任何增长。而神识吞噬则是一种更为霸道的方法,他不仅得到对方的记忆,而且还强行将对方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神识据为己有。

  也正是因为此法太过霸道,在修仙界中已经成了一种莫大的忌讳。据玉简上所载,当年木家就有几位高手,因为肆无忌惮的使用此法术大量吞噬各派修士,从而被各派所忌恨,最终几个门派同时出手,将他们一一斩杀,甚至将他们身上的所有功法毁去,以免再有人修炼此法,动摇各派根基。

  不过幸运的是,木家还是将此功法一代代传了下来,只是再也没有人敢正大光明的使用了。

  现在张毅所考虑的,就是用不用这种功法进行吞噬。他已经体会到,强大的神识对于修炼速度有着极大的提升,如果能够成功吞噬掉一个凝气五层修士的所有神识,得到的好处将是难以估量的。

  不过,他心中也有所担心和顾忌。

  这种功法虽然极其霸道,却有着极大的缺陷。一旦吞噬失败,就将面临被对方吞噬的下场。这种情况是他绝对不愿看到的。

  他心中一直委决不下,心中不停的权衡着利害。自己已经是凝气七层的修为了,而且因为长期修炼隐匿修为的功诀的缘故,神识比同阶修士庞大许多,吞噬比自己低两阶的人,应该不成问题吧?

  最终,张毅还是决定冒险一试。他之所以作出这个决定,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玉简中对于吞噬过程中所遇到的凶险语焉不详,再加上又有木家先祖们的成功案例作为榜样,这才让他最终下了决心。

  张毅盘膝坐正,也将老李瘦弱而干枯的身体摆放在自己对面。

  老李此刻双眼紧闭,年迈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沟壑遍布。

  张毅低声念起了晦涩难懂的咒语,仿佛来至上古的咒语带着一股苍凉之气。一丝丝黑色的气体从张毅的口中缓缓流出,浓稠而不分散,在房间内逐渐弥漫开来。

  没过多久,整个房间已经被黑色的气体所充斥,无论谁都难以看清里面究竟发生着什么。

  渐渐的,从张毅头顶处慢慢爬出一只虚幻的丑陋虫子,在虫子身上有成百上千的黄绿色凸起,每一个凸起都代表着张毅的一根神识。

  这只虫子一共有十二根纤细的触角,浑身被一股粘稠的腥臭液体所覆盖,显得极其可怖。

  现在张毅感觉,自己就变成了这样一只虫子,而且意识却出奇的清醒,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他的触角狠狠一撑脑袋,猛然跳起,跃到了老李的头上。

  他没有一点犹豫,顺着老李的鼻孔就钻了进入。在他面前的,是一条宽敞而平整的通道,如同开凿在深山中的隧道一般。

  张毅感觉自己就走在其中,速度奇快。没过多久前方出现了三道分叉口,张毅停留了一会儿,生长在额头上的一只泛着绿芒的眼睛左顾右盼,似乎在做着某种判断。

  “吱!”突然张毅眼中绿光一闪,看到正前方出现了一只同样的怪异虫子,正在张开利嘴发出古怪的声音,似乎在警告说,自己已经闯入了对方的禁区。这只虫子额头上的眼睛是红色的,与他的稍有不同。

  张毅突然跳了起来,兴冲冲的朝那只虫子追了上去。

  “吱吱!!”那只虫子吃了一惊,它的体积只有张毅的三分之一大小,似乎也感觉到自己可能不是张毅的对手,居然扭头就跑,很快就消失在弯弯曲曲的通道的尽头。

  张毅挥舞着十二只触角,其速无比的扒着地面,口中发着怪叫,露出狰狞的獠牙追击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最终失去了那只古怪虫子的身影。

  因为在他面前,又出现了无数的通道。这些通道都不是直,用曲径通幽来形容毫不为过。张毅知道,必有一条通道是那只怪虫前去的方向,只是具体是那一只,他也无从判断。

  不过这并不是说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见他庞大而略显臃肿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接着一个个凸起逐渐成长起来,最终每一个成长起的凸起都变成了一只怪虫,与原来的虫子一般无二,只是体积比它要小的多。

  这些重新分裂出的虫子立刻四散开来,每一个搜寻一个漆黑的通道,分工及其明确。

  而他的本体此时已经因为分裂而严重缩小,但他似乎毫无察觉,选择了最中间的一条通道继续追击。

  奇怪的是,每当他往前行走一段距离,眼前的隧道就会出现出无数的分支,而他则遇到通道就迅速分裂,使每一条通道都还无遗漏。

  在某一处通道处,一只眼睛泛着红光的怪虫,正趴在隧道的某个角落里等待着。

  忽然,一只绿眼怪虫从远处走了过来。这只怪虫体积极小,只是张毅本体的一道分身,比起红眼怪虫大有不如。

  这只红眼怪虫突然从隧道深处冲了出来,张开狰狞的大口,一下子就咬住了绿眼怪虫的一根触角,然后疯狂的啃噬起来。

  张毅的本体正在不远处的一个通道搜寻着,突然身体一震,仰天发出一阵尖锐而短促的长啸,猛然转身,向对面的隧道中疯狂追去。

  他的那些分身以同一时间得到了讯息,以同样疯狂的速度赶去。一时间整个隧道中都是怪虫爬动的影子,尖叫之声不绝于耳。

  红眼怪虫的吞噬速度极快,那只小绿眼怪虫几乎没有多大的反抗就被它完全吞入腹中。它伸出腥红的舌头,狠狠舔了一下狰狞的獠牙,仿佛非常享受这种滋味。

  然后它怪眼一闪,扭头再次钻入身后的通道之中。

  当张毅的本体连同无数分身都感到的时候,这里早已没有任何怪虫的讯息留下。张毅本体愤怒的发出一连串的怪叫,似乎非常恼恨居然会被对方偷袭得手。然后他再次一挥触角,指挥所有分身沿着这条通道追去。

  这里就像是一个迷宫一样,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分出一条通道出来,根本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在如此古怪的地形中,张毅吃尽了苦头。接二连三的失去分身,使他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如果再这样下去,即使他分身众多也会吃不消的。

  而隧道深处的红眼怪虫,却渐渐兴奋起来。每吞噬掉张毅的一道分身,它的实力就会增长一点,虽然这种增长是极其缓慢的,有的时候甚至感觉不到。

  但连续吞噬了三十多条之后,它的身体还是长大了许多。

  它眼中发着怪异的红光,贪婪逐渐战胜理智,成功获得对大脑的控制权。它已经不再满足于这种一点一滴的增长方式。

  对于它来说,张毅的本体才是真正大补的美餐,如果能够成功吞噬的话,实力将会有成倍的增长。这就像一种美味一样,诱惑着它去冒险,难以抗拒。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