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六十章 张毅出手

第六十章 张毅出手

  番不悔不顾自己安危,抓起大刀朝老李所在的地方砍去。硕大的钢刀被他舞得虎虎生风,他已经拼出了全部的力气,只要被他看中,纵然是坚硬如铁的的青石也一定会化为齑粉。

  但他的钢刀所及之处,居然没有受到一点阻拦,轻轻松松的就被他挥舞了一圈。刚才还站在那里的老李此刻已经不知去向,谁都没有看清他究竟是如何离去的。

  “大家快退。”番不悔暴喝一声,指挥众人道。

  现在尘土飞扬,根本看不清对面是什么情况,所以每个人都只求自保,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于是离江府大门最近的几人开始小心翼翼的退去,他们在赶路的时候,必须要防范着斗篷人的暗算。

  风易欣站在原地,两眼茫然的有些不知所措。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大地震动的厉害,站都站不稳,如何能够分辨得出谁是谁?

  她咬着嘴唇,突然朝前方走去。她记得,在大地震动之前,张毅就站在不远处的某个位置。突然她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顿时惊叫起来,娇叱道:“是谁?”

  她的反应自然不慢,柳叶软剑第一时间横在胸前,若是遇到斗篷人,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方击杀。突然她握剑的手被一双大手攥住,这双手十分有力,以致于她连一点抵抗的余地都没有。

  很快她就看清了来人的面貌,顿时松了口气,说道:“还好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来人正是张毅。虽然现在情形混乱不堪,但张毅却没有其他人那般的狼狈相,如果注意观察,他身上甚至没有沾染一丝灰尘。

  风易欣现在没有心情去注意这个,因为她的全副心思都在握剑的那只手上。她此时方才发现,张毅居然有一双这么有力的手。这绝不是一双平常人的手,如果对方是一个武功高手,或许还能说得过去,可事实上对方却连一点武功都不会。

  尽管心中有些疑惑,但她还是没有问出来。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许她再问什么了。

  “什么都不要说,跟着我。”张毅沉声道。

  风易欣眼中更加疑惑,因为这句话本该是她说的。不过当她看到张毅坚毅的眼神时,却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们就像合作多年的朋友,只需要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够彻底明白对方的意思。

  张毅牵着风易欣的手,对周围的迷雾视而不见,带着她七拐八拐的行走在杂乱的江府大院。他的步伐沉稳而有力,即使在晃动最厉害的时候,风易欣已经站不住了,他依旧稳稳的站着,就像脚下生了根一样。

  又是一阵山摇地晃,房上的砖瓦纷纷落下,许多躲闪不及的宾客纷纷被砸中,发出惨烈的哀嚎。张毅突然搂住风易欣柔软的腰肢,就这样半挟半抱着她往前走。

  那些往江府门外冲去的宾客,突然惊呼一声,脸上露出惊骇欲绝的神情。只见从前方飞来一柄柄飞剑,以闪电般的速度向他们射来。猝不提防之下,很快又许多人中了招,被飞剑穿身而过。

  这时人们才明白,对方制造出如此大的声势,目的就是蒙蔽众人的视野,然后以飞剑展开奇袭。但是现在即使明白也已经晚了。

  “完啦,完啦,这是神仙的法术,咱们根本逃不出去,全都得死在这里。”不知是哪个人,在惊慌与绝望之下,突然哭喊了起来。

  众人本就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又被这人这么一说,顿时更加惊慌起来。有人甚至放弃了抵抗,仰面躺在地上等死。

  番不悔又惊又怒,大喝道:“你们都给我起来,我们现在还有机会。只要冲破他的飞剑阵,就有生存的希望。”

  但是现在众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哪里还有勇气与对方一拼呢?

  “嘿嘿,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的弟子,不过是一群没用的草包而已。”这时,突然传来老李阴森的讽刺声。目前的情形,各种声音充斥于院落,对方居然仍能将话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可见其修为之高。

  被老李一番讥讽之后,那些个自诩名门正派的弟子纷纷露出惭愧之色。

  “现在该怎么办?”风易欣靠近一座院墙坐下,问张毅道。

  张毅抬眼看着不远处还在慌乱逃奔的人群,沉吟道:“这里的人太多,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如果人不多,你就有办法了吗?”风易欣不解的道。

  “人越少越没有顾忌,我就可以跟对方去拼命。当一个人要拼命的时候,就算是神仙也要畏惧三分。”在这种时刻,张毅居然还有心情调侃。

  风易欣没好气的道:“就算拼了命,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不信?那好,你在这里待着,我去找他拼命去。”

  张毅说去就去,干脆的让风易欣有些目瞪口呆。

  她跺了跺脚,大声喊道:“呆子,谁让你真去拼命了?快点回来。”

  “待在那里别动,别让我分心。”张毅回头看了风易欣一眼,叮嘱了一句,再次进入了漫天尘埃之中。

  风易欣这次彻底呆住了。一个人竟为了她的一句话而不顾生死,如果在以前,她肯定不会相信,但现在她信了,因为她认识了一个呆子。

  番不悔手持大刀,正集中全部精神对付一柄三尺长的短剑。这把短剑是悬在空中的,无论他使出多大的力气,总能被它轻而易举的躲过,然后再趁番不悔旧力已竭、新力未生之际攻击其要害,弄得他精疲力竭,十分的狼狈。

  他再一次把那把短剑磕飞,刚想蹲下来喘口气,短剑在空中打了个转儿,又一次的袭击了过来。这中间的间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番不悔拿刀的手都已经软了,一个不留神,短剑突然找到了他招式的缝隙,从他腋下穿了过去。

  “哼。”番不悔闷声一声,低头看去,胸膛左侧被划破了一道拇指粗地伤口,殷红的血液从伤口处滔滔而出。

  这已经是他身上的第三道伤口了,所幸的是,这些伤口都不深,还不足以致命。

  番不悔再次强提起精神,摆好了姿势等待着短剑的下一次袭击。他能够感觉的出,那把短剑又已经开始了蓄势,每次蓄势完毕,接下来的攻击都要比平时猛烈数倍。

  短剑的威势越来越大,番不悔的神情也越来越凝重。就在飞剑即将发动的刹那,突然被两根手指轻轻的夹住。

  短剑就像是一条鲜活的游蛇,在两指间不停的挣扎着,企图摆脱束缚。但任凭它如何拼命,那两根手指仿佛生硬的钢铁,纹丝不动。

  番不悔猛然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将自己*得几无退路的飞剑,竟被对方两根手指就制服了,这个人将会有怎样的实力?

  这时他看到了那个叫做张毅的年轻人冲他微微一笑,说道:“等这件事过后,你可得请我喝一杯。”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