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上古戒灵 > 第四十三章 盲眼老者

第四十三章 盲眼老者

  他的刀,不出则已,一出血溅。

  到现在为止,李三从来没有失过手,而他的对手,却一个个的倒在了地上。

  他不允许自己失手,因为一旦失手,倒在地上的将会是他本人。只有在这种以生命为赌注的搏击中才能培养出真正的刀客。

  就在李三的手握住刀柄的那一刻,张毅猛地吐出一口白气,在白气当中,精致而小巧的古玉剑陡然射出,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滑过空中。虽然他们之间有数丈的距离,但在古玉剑面前,这段距离却被无限的压缩了。

  李三一向都对自己出刀的速度有着极强的自信,他相信天下间能够快过他的刀速的,绝不超过五十人。

  这五十人当中,没有一个人的年纪小于三十岁。眼前的年轻人,当然不在这五十人之列。

  直到他感觉到脖子一阵刺痛传来之时,他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是那么离谱。

  这个时候,他的刀还在刀鞘中插着,只拔出了半截,而他的命却已经丢了一半。

  他看着张毅,眼睛里充满着惊讶、恐惧和疑惑,喘息着道:“怎……怎么可能?你出手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

  他的喉咙在流血,腥红的血,冒着热气,比秃树上的字迹更加鲜明。他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而枯涩,这几个字已经几乎耗尽了他全部力气。

  张毅淡淡的看了李三一眼,眼中闪现着一种叫做怜悯的东西。对方虽然在江湖中也算是成名的刀客了,但却至死都不明白,他所接触到的世界,不过是天地间的一隅,而他已经没有机会再接触更加广阔的天空了。

  “你我走的不是一条路,在你看来不可能的事情,对我来说,却是易如反掌。”张毅不想在他身上耽误太多时间,但还是说出了两者间的区别。对于一个死人,能够让他临死之前解开心中的疑惑,也算是一件好事。

  不过张毅却不认为对方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他不打算做多解释,因为李三的脸已经苍白,眼睛也失去了神采。

  就在他打算抬步往前走的时候,却突然看到李三翻了下白眼,嘴里颤抖着说出三个字:“修……仙……者。”

  这三个字已经成为他留在世间的最后音符,三个字刚说完,就失去了生机。

  看来他真的理解了张毅话中的意思,却把疑惑留给了张毅自己。

  “你知道修仙者?”张毅快步向前,抓住李三的肩膀,想要知道更多的信息,但李三此刻已经不能回答他的任何问题了。

  张毅放弃了努力,缓缓站起身来,脸上略有所思:“如果李三只是偶尔听说过修仙者,或许还情有可原,否则,只能说明这个拜仙会和修仙者有些关联。”

  想到这里,他哑然一笑,修仙者不插手凡人界的事情,这几乎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自己看来是想多了。何况,凡人界似乎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修仙者的。

  张毅不再做这种无谓的猜测,一卷袖袍收起古玉剑,往山峰上继续走去。

  他相信,拜仙会既然想要封锁翠微山,就不会只派一个人把守。接下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高手出现,只是不知,他们来翠微山有何用意。

  前面早已有人在等着他了,一个瞎眼的老人。

  这个老人身上穿着一身麻布衣服,显得十分寒酸。这套衣服薄如纸,根本抵挡不住凛冽的寒风侵袭。

  老人斜卧在雪地上,身上盖了一层雪被,几乎将他整个身子都覆盖住了。他的眉毛、胡须处结出一层寒冰。

  张毅叹道:“可怜,可怜,不知这人生前造下多大罪孽,竟然曝尸荒野,也算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吧!”

  如果一个即将迟暮的老人听到这番话,一定会翻身而起,就算不扇张毅两个嘴巴子,也要与他理论一番。但地上的这位盲眼老者却一动也不动——死人怎么会动呢?

  张毅露出戏谑的笑容,他干脆不走了,就地盘坐下来,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雪地中的老者。

  他距离老者有七丈远。习武的人都知道,七丈远的距离,就算是一些暗器名家也不可能偷袭成功。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老者还是没有“复活”的迹象,张毅却坐不下去了。如果是在洞府之中,他可以一次打坐三天,但他来翠微山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在雪中打坐的。

  他摇着头,高声道:“我承认,论忍耐的本事,我的确比不上你。不过,如果你再不起身的话,我可要绕道而行了。”

  有时候,一句话比任何灵丹妙药都要管用。在张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死去”的盲眼老者竟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当他扭过脸来的时候,张毅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薄冰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

  张毅笑嘻嘻地道:“您老怎么不继续睡啦?”

  老者有些意外,沉声道:“你早已看出我没死?”

  张毅笑道:“你应该早就看出来了。”

  “老夫自信,凭我的龟息功,天下间能看出来的没有几人。而且老夫脸上全无半点温度,通体冰凉,否则,雪花落在脸上就会融化,而不会粘上去了。如此你也能看得出?”盲眼老者有些不可思议。

  凭着这门龟息功,他不知道暗算了多少好手,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识破过。没想到第一次失手,竟然会在这里。

  “你的脸虽然是冷的,但血却是热的。一个人无论隐匿的多好,都不可能将他的血的温度降下来。”张毅缓缓说道。

  “不可能,没有人可以隔这么远,察觉出血的温度。你这小子不老实,肯定没说实话。”老者恼怒地道。

  “别人不可以,我却行。”张毅依旧不温不火。他当然可以,只要神识在盲眼老者身上扫过,对方的任何情况都休想瞒过他的耳目,“信不信由你。”

  盲眼老者翻着死白的瞳孔,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动静,皱着眉头道:“你见过快刀李三了?”

  张毅笑道:“他的刀的确很快……”

  “但他的快刀,却没有割下你的脑袋。”盲眼老者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再快的刀,如果一直插在刀鞘里,恐怕连一只兔子都杀不死,更何况是人。”

  “咝!”老者倒吸一口凉气,不自觉的后退几步,拉开与张毅的距离。

  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李三的刀究竟有多快。就算是他自己,如果只凭出手的速度,也未必能够快得过李三。但在对方手上,李三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说明,眼前这人的速度比李三更快,而且快的不是一星半点。

  “看来你打算让我上山喽?这样最好,彼此不用伤和气。”张毅笑容可掬,可惜盲眼老者却看不见。

  盲眼老者脸上的表情快速变幻着,一阵青一阵白,不知在想着什么。他缓缓侧过身,让出了一条可容一人通过的小道。

  这条道路本就是翠微山最窄的,只要一个人站在中间,就能将道路堵住。现在盲眼老者侧着身子,还是显得有些拥挤。

  张毅意味深长的看了盲眼老者一眼,迈步朝他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盲眼老者突然长叹了一声,说道:“你不该走近的。”

  只见他的袖袍一卷,一排碧莹莹的银针蓦然射出,快逾闪电。如此近的距离,又在毫无提防之下,任何人都难逃它的毒手。

  “老夫杀人,从来不靠速度,只靠暗器。”盲眼老者嘴角抽动,一抹快意浮现在脸上。

  或许让他跟李三决斗,多半死的是他,但如果论暗算的功夫,李三将会十死无生。这一手寒冰针地绝技,可是他苦练了数十年之后的结果。

  他的眼虽然瞎了,但一双耳朵却比任何眼睛都更有用。谁能够想得到,一个瞎眼的老头会是暗器高手呢?

  在敌人最想不到的时候出手,往往会百发百中,这是老者用了大半生的时间总结出来的经验。

  但他凝神听去,除了刚开始的暗器破空声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北风呼啸,就算那人没有中针,至少也会有衣袂抖动的声音吧?盲眼老者疑惑了。如果现在他有双明亮的眼睛,自然可以看到,张毅不知何时已经越过了守护的道路,站在了他前方两丈远的地方,正含笑看着他呢!

  他看不到,因为他没有眼睛。

  就算一个人的耳朵再灵敏,也取代不了眼睛的作用。

  盲眼老者不停的转着身子,耳朵恨不能马上放大十倍,将周围的一切情况都收进耳中。但他越听越是心寒,周围除了怒号的风声,似乎已经空无一人。刚才那人就仿佛凭空消失一般,再也找不到了。

  但他凭着多年的经验断定,对方绝不会就此离去。在他出手的那一刻,两人已经形成了不死不休之势。他也不指望对方对自己生出怜悯之心,江湖人不需要怜悯,只需要一柄刀,一把剑。

看过《上古戒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