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大华恩仇引 > 第三九五章 疑无路只争朝夕

第三九五章 疑无路只争朝夕

  夜深人静,身乏体累,萧璞却不敢去睡。

  他甚至连衣裳都未换过。

  “进了橘洲城,往北至都城一路皆有驻地军营的将兵护送,以他们的耳目,自然知道了这个讯息。此时不动手,他们便难再有机会。厥国人怎还耐得住性子?”

  萧璞在房中负手踱步,细细思忖。

  古人云:事出反常必有妖,不是有鬼便有刀。

  “滋... ...我可不信你们能眼睁睁看着冼马特使团入橘州城!”在他看来,鬼神不过是些虚妄之物,当不得真,但要说厥国人在背里搞些甚么“鬼”,他是千百个相信。

  正琢磨着这个“鬼”究竟会是甚么“鬼”,却听西北角三四里外骤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犬吠。

  论耳力或鼻灵,人是远不如狗的,是以,府衙、富户、大商肆、驿馆客栈都会豢养犬只看门,俗称“看门狗”。护卫或会打盹,看门狗却几乎随时都枕戈待旦,稍有风吹草动便会警醒起来。

  冼马国世子落脚于官驿,周遭数里都早已戒严,几乎各条街角巷落都有官衙的人值夜。当然,一同值夜的还有几日前陆续征用的民宅看门狗。

  数十条狗争相怒号,越渐狂躁,自然是察觉了大动静。要知,狗天然便对杀气有特殊的感应。

  犬吠声早已惊动了驿馆外执勤的衙兵,这会儿纷纷举着火把、刀枪,嚯嚯作动了起来。

  “何百夫、狄百夫,周衙头你们带着人去东北角看看,看到贼人和守在那里的兄弟先围住、拖住他们,放烟火为号。秦百夫、陆百夫,你的人见到起了烟火便疾速过去接应!林金钟、谭当、石小敢、房远山,你们四个带人守住驿馆四面,特使有任何闪失,提你们的人头来见!”兰庭樾不在,此间的大华将兵便以橘州巡防营佐将孙正泰的品轶最高,危机当前哪里容他推脱,急忙站出来稳住了阵脚。

  几位百夫、衙头听了孙正泰的话齐声应是,各自带着从属行令去了。

  楼上的萧璞凭栏而立,看着院中晃动的火把、摇曳的身形,脸上露出了一个写意的笑。

  “还道你们有多能忍,这不还是耐不住了?”

  ... ...

  九殿的精锐搪手,此时有一半隐在若州城内外,随时听张遂光派用。而剩下的一半,除在外执行任务,其余几乎都被菩提心带回了丹阳城。

  相较而言,盐帮才是张遂光最大的仰仗,是他实现“宏图伟业”的根基,而盐帮的总堂在丹阳城。值此多事之秋,若无一个信得过的人守着那份家业,他怎放心在若州、汉州逗留这么许久?

  而九殿之中他最信任的,自然是话不多、武功高,心肠狠的菩提心了。

  因此可说,这次跟着屈不叫、断离忧出来“办事”的那三百多人均是九殿的外围搪手。以他二人在殿里的地位,也只有外围的搪手才可能一次带出来那么多。

  三百多人行事,要想掩人耳目是不可能的。既不能偷偷摸摸把萧璞给杀了,干脆就大大方方冲过来,借着快骑的脚力或许能出其不意速,战速决。

  屈不叫和断离忧是那么想的,也是那么做的,这会儿,他们正驱马在前,领着一群人由西北角疾驰而来。

  以寡敌众已占劣势,若再分开极易被围而歼之,二人在厥国时皆是军人,这等浅显的道理自然明白。是以,三百多人一袭黑衣骑黑马聚于一处,几乎隐身暗夜难辨行藏。然,马蹄虽有裹步,踏地之音却仍如擂鼓,不仅鸡犬能闻,便是入梦较浅者也都能听见。这么看,九殿刻意的准备,倒显得有些掩耳盗铃了。

  在一个转角处,两队人马终于撞上了!

  “呔,好多贼人!快放烟... ...”何福财话还未说完,便有一只短箭刺入了咽喉,登时一命呜呼。

  好在传令兵已经理会了他的意思,急急忙忙点上了火,把号烟放了出去。如此情境中,即便何福财从始至终一声不吭,他也自然会放烟火。

  号烟之用一来是传报讯息,一来是标记位置。秦广恩、陆兆由见号烟仅在四百余丈外升起,心中一紧,领着属下四百余人匆匆赶了过去。

  “天杀的,也不知有多少贼人啊!”

  秦、陆二人虽不敢耽搁,心里面又有些发毛了,毕竟,敢来袭杀冼马特使团,对方来头定然不小。

  “咱这就两千来号人,能顶得住么?”

  ... ...

  “顶住,都他娘的给我顶住!我们的人马上来了!”狄更新扯着嗓门吼道。

  城防兵不同于驻地军,也不同于哨所驻兵,其责乃是戍卫城关,督管城中治安。近些年庇南与厥国常有摩擦,却并未开战,橘州可谓是太平之地,这般刀兵相交,近距搏杀的场面他也是头一回遇见。

  将佐尚且如此,寻常小卒就更不用多说了。

  四百多人与九殿迎面碰上,竟如卵击于石,很快便溃不成军。狄更新记得孙正泰的命令,只是敌方势头太猛,他根本不及指挥部众摆好合围阵型便被冲乱,这时也只得握着大刀干着急。

  “哪里来的杀星?各个狠辣地像恶鬼一般,杀人如切瓜剁菜!”转眼间,城防兵便已倒下了一大片,狄更新的脑门已沁出了斗大的汗珠。

  他虽不曾上阵杀敌,却也明白(*)军令如山的道理。楚南将军府的军牒副本他也看过,末尾一段大意是:冼马特使有失,当地将佐依律入罪,从重、从严论处;有临阵脱逃、窃敌者,斩不赦,一应抚恤不享;有通敌卖国、里应外合者,诛夷三族。

  大华向来厚待战亡将士眷属,即便是寻常的士卒被认定战死,其父母、妻儿亦可免税终生。于常人家,那可是比不菲的资财!

  一边儿是军法严令,一边儿是朝廷的恩赏、眷属的生计,这些子弟兵虽多已生出了怯意,却也没几个敢脱逃的。

  “杀啊!杀... ...”心里已慌神,众将士只得大声呼喝自壮声威了。

  黑夜中虽有火把点亮,终究视物难清。屈不叫、断离忧听周遭的喊杀声越来越大,估摸着是自己中了埋伏,心里暗呼不妙。只是事已至此,哪有退路?

  自二人从九殿带出了这些人,他们便再已无路可退。

  “冲过去,杀了冼马特使!”二人心中只剩这一念头了。

  九殿的人是地狱之使,他们喜静不喜闹,杀人亦如是。面对越来越响的呐喊声,这些黑衣死士把手里的狼人剑、离人钩握得更紧,舞得更快,收割人命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看过《大华恩仇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