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 > 第131章:想嫁白家?没戏!(一更)

第131章:想嫁白家?没戏!(一更)

  张氏简直要笑死了!就算这白玉染是中邪是被鬼迷了,这话不可能是他本意说出来的,可不管这话是谁的,他说出来的,一下子砸到二房的脸上,可真是笑死她了!解气!解气!!

  魏柔娘脸色瞬间阴了,两眼恨毒。

  柳氏一下子目光恨毒。

  魏二郎已经跳起来,“你会不会说人话?你说谁呢!?”

  魏秀才也没想到白玉染说话这么难听。

  “柔娘明明是去送做的衣裳,叫你败坏名声!你还一个男人!”魏二郎怒恨的瞪着白玉染。

  白玉染目光幽寒的看着他,“我亲眼所见,说的实话啊!”

  那边看柳家和魏华玉都走了,想过来说说话的村里人,她这回门之后也该去上山抓蛇了,过来说说话。看几个人站在大门口,不知道说啥,脸色气氛都不好,纷纷疑惑。

  魏柔娘没想到她就去镇上送了一次衣裳被白玉染看见了,对着她说话这么难听,毫无一点怜惜!直接打她的脸!看到村里人过来,小脸僵白,两眼氤氲含着泪,“三姐夫你误会了!我没有!”

  翠姑看她两眼勾勾的看着白玉染,就眼神不善的撇嘴,盯着她,“白二郎都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差!?”

  “你看错眼了!就算听了啥的也不能这样败坏我们柔娘名声啊!”柳氏也委屈冤枉的不行。

  “听了啥?”魏华音反问,目光冷嘲的看着她。这个女人踩她已经形成了习惯,可能自己无意的就带出来踩踏她的话来!还借钱?

  柳氏看着她心里恨的咬牙切齿,面上一副怕她不敢说话的委屈可怜样子。

  樊氏看的在一旁气的脸色铁青,“都别说了!各回各家去!啥日子也非得找事儿?!”

  白玉染一脸无辜,“我就说了句实话啊!”

  这话更气的柳氏,魏柔娘,魏秀才和魏二郎脸色难看。

  “太过分了!不会说人话就闭嘴!”魏二郎怒喝。

  本来樊氏说了话,白玉染是没啥说的了,一看他这样,又有想说的了,“你是没有出去跟人接触过,跟人说过话吧?以后别说和华音有关系,丢华音的脸!”

  魏二郎脸色涨紫发青,头上青筋直冒,“你......”

  白玉染鄙弃的瞥了眼魏柔娘,“一副小妾做派,哪家的正室会这个德行这副嘴脸!自己做的事,还不让人说?!”

  魏柔娘小脸铁青,“你......”然后冲着魏华音,万分委屈的哭道,“三姐姐!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竟然这么恨我!非要毁了我!”气恨的转身哭着跑回了家。

  她想让村人看见音宝儿欺负她了,后面好抹黑音宝儿!再说他被威胁被鬼迷了帮着音宝儿骂人!白玉染目光森冷,嘴角闪过一抹嘲讽,伸手拉住魏华音的手,“华音!我们走!”

  魏华音愣了下,想挣开,他的力气却大的惊人,死死攥着不放开。狠狠瞪他。

  白玉染冲着她笑的带着小得意,靠近她低声道,“我们回家圆房吧!”

  魏华音脸色轰的一下,爆红发黑,抬起拳头就想给他一拳,“放开!”

  “人家成亲的夫妻都牵手了。”白玉染幽怨的看着她。

  魏华音把他甩开,气的满脸黑黑的,两眼喷火。又一想他现在可能中邪......火气都不知道该怎么发了!

  外面樊氏让柳氏她们都走,转身也回了家。

  张氏没走,厚着脸皮跟过来,“我还有话跟音姑说说呢!”

  “你还说啥?”樊氏也有点嫌弃她故意挑事儿的说话,不圆着,非要挑着。

  “婆婆不是还要跟玉染说话,我跟音姑说几句!”张氏呵呵笑着,拉了魏华音就进屋。

  魏华音眉头微蹙,抽出手,“大伯娘有事儿就直说!”

  张氏还是推着她进了屋,然后脸上笑容深切,“音姑啊!你看你和翠姑关系那么要好,之前村里人都说难听的,骂你的话,翠姑都是站在你这一边!有啥好事儿也都想着你!你这也是时候为翠姑着想一回了吧?”

  “你要说啥就直说!”魏华音看着她。

  张氏有些不高兴她的态度,不过还是笑着说起,“你这可真是嫁值了!白玉染都拿上百两银子出来给你买东西!你也该想想翠姑!那白家不是还有两个没说亲的吗?你也给翠姑说说!翠姑对你那么好,要是她做了你妯娌,肯定向着你!也省的弄过去个跟你作对的不是?!”

  魏华音明白过来她又从翠姑那里套了话儿,“只是大伯娘哪来的信心,我能在白家说上话?”

  “嗐!这不是有玉染的吗!你跟玉染说说,让他出面说!我听说你太婆婆和太公公还都挺宠着他的!”张氏可是打听了的,人家以为她为魏华音打听,她却是为了自己闺女。

  魏华音冷眼看着她,“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打听打听白家那俩没成亲的人啥样!要找谁说,就去找他说!”白玉染上一次落水,是被人甩下去的,那甩他的人,就是三房的白四郎!看他在河里挣扎,直接逃跑了,连叫人都没叫,明显想让他死在河里。人不大,心思够毒!

  “你不准备帮忙是吧?所有人嫌恶你骂你的时候,可是翠姑帮着你的!也算是对你有恩的!”张氏不悦了,直接说出让她该报恩的话来。

  魏华音伸手,示意她出去。

  张氏看她沉了脸,话又软了,“音姑啊!翠姑嫁过去又不是跟你抢啥的!是给你做帮手的!你总不能自己过好了,眼看着翠姑过的不如人啊!?”

  “那你去说个试试!”魏华音让她去。

  张氏面色不好,她去说?女儿家的自然该矜贵些,让男的上门求的!她要搭个线儿,让白玉染去说,那就是白玉染觉的翠姑好,能求来做弟媳妇儿!总不能让她去找着白家说!

  魏华音看她还想要面子,还想说成事儿,更不想多理她。到时候不愿意,怨恨她没出力,说的不好!

  直接把她屋房门锁了,“你去说个试试!”

  张氏脸色阴了又阴,还真的扬起笑脸,过去找白玉染说话,“那个玉染啊!我听音姑说,她在家白家可过的有点不太好!”

  白玉染冷眼看着她,音宝儿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

  张氏轻咳一声,笑道,“说啥想把翠姑也带过去,我说这咋带?你家里还有其他兄弟?”

  问这话,就让白玉染顺着她说,有俩没成亲的,然后问她相中哪一个。

  反正她都打听了,那白三郎年纪正合适,白四郎虽然小了点,女方大个一岁两岁也根本不算啥!不过她属意的还是二房的那白三郎!人长的也俊,还念着书,有出息!

  “那你是说白三郎?还是白四郎?”白玉染问她。魏秀才敢去家里借钱,这个时候就是给音宝儿现眼,家里那些人肯定会说音宝儿!虽然他愿意看他们被怼,但不想他顶着音宝儿爹的名头被怼了败坏音宝儿形象好感!

  同样,张氏看他有钱,就想把魏翠姑也嫁到白家,同样是给音宝儿丢脸!因为不管是白三郎,还是白四郎,都看不上她!

  “你和那你那三弟年纪相仿,关系应该也很不错吧!”张氏笑呵呵的,委婉的表达看上了白三郎。

  “没戏!”白玉染直接告诉她。

  张氏脸色僵住。

  白玉染看了看翠姑,“二房找儿媳妇的标准,她一个都没有!”

  张氏已经觉得难堪万分,听他这话,更觉得羞恼愤恨,呵呵冷笑问,“那不知道你们那二房找儿媳妇啥标准?”

  “个头要五尺以上,身条要好,脸盘要比得上他,熟通四书五经。”白玉染直接告诉她标准要求,这是二房说亲相看时的标准,说亲的媒婆也都按这个给他说的!有那长得特别出色的,也会见,但见了几个,没一个成的!

  翠姑长得算不得清秀,因为是漫长脸,有点肉,五官凑在一起倒是很顺眼,个头说着不低,却是和魏音姑比着不低,离二房要求个头也差距不小。至于熟通四书五经,更不用提了。能识几个白字已经不错了。

  张氏那脸色别提多难看了,觉的受了莫大的羞辱!难堪的不行!

  看了眼魏华音,气恨的咬牙。该死的贱丫头!不早早告诉她!让她过来问!弄她个没脸!

  魏华音都忍不住想要翻她一眼。

  丢下一句家里还有事忙,张氏喊着翠姑就走。

  樊氏黑着脸气半天不知道咋说,她竟然想让翠姑也嫁去白家,这个节骨眼上,不是给音姑找事儿?!

  “可能就是看玉染对音姑好,开了个玩笑!你们别放在心上!”

  “嗯!”白玉染应声,本来想多在这边待会儿,现在天色不早,也待不成了!

  回门必须得日落之前回到家,不然不吉。

  “等过两天我们再过来!”歉疚的看着魏华音。

  魏华音倒是无所谓,跟他一块回去。

  樊氏话也没说成,回了礼,送他们出门,“反正离得近,想啥时候回来就啥时候回来!”

  “好!”魏华音应声。

  回到家,白家二房,三房的人都在,李氏有些忐忑,无所适从的样子,“二郎回来了!你奶奶有事儿问你!”

  看白方氏在院子里坐着,虽然手上拿着针线,却是等着训话的样子,白玉染把回礼拎下来,“奶奶要问啥?”

  白玉梨已经上来扒看,“我看她们回了啥!?”

  白玉染皱着冷眼看向她。

  看的白玉梨动作一顿,不满的微噘着嘴,“二哥哥!”

  白玉染没有理她,把东西拿进屋里,放在桌上。

  赵氏也过去看,“看这大包小包,回的还挺多的啊!?”

  樊氏备的礼,不算多。

  柳满仓想给魏华音做体面,所以也让柳王氏备下了一份。回礼要回肉,直接砍了五斤肉。白糖,红糖各一斤,糕点四盒,还有二十个鸭蛋。

  白方氏看着那些东西,然后指着魏华音回避,“你先出去忙其他的!”

  魏华音抬脚就往菜园子走。

  白玉染拉住她,“奶奶要问买回门礼的钱吧!大嫂当初的回门礼我还记着的!一两银子不够,我拿华音的钱买的!总不能拿出去东西让人说白家丢人现眼!”他的钱都是音宝儿的!

  丁氏嗤笑一声。还真是会给自己做脸面!不过她有点怀疑,白玉染手里还有钱。

  白方氏也一样,“你手里一文钱都没有了?”

  “你去搜啊!”白玉染直接道。

  白方氏面色一沉。

  “二郎!你咋跟你奶奶说话的!快给你奶奶道歉!”李氏说着,忙歉疚的跟白方氏说,“婆婆别跟他一般见识!他也是真的手里不剩下了!谁也别不过啊!”说别不过被鬼迷心窍。

  白方氏神色不好的看了眼魏华音,“嫌弃拿的银子不够?家里都折腾干了,哪还有钱!”

  “奶奶!从明儿个开始我和华音就出去摆摊儿卖花草,正好明儿个逢集。”白玉染挡在魏华音前面,看着她道。

  赵氏上来就说,“你们俩一块去摆摊儿,那不如让我们四郎去!好歹也看着点!你们成了亲,这所有挣得都是公中的!”

  白玉染还有话说,“还有,我也要去念书,明年下场科考!”

  “啥!?你也念书科考!?”不仅丁氏,赵氏都惊了。白方氏也惊了。

  李氏拉着他,“二郎!是不是谁说你啥了?咋好好地也要念书科考了?”

  白玉染气黑了脸,“娘!我如今身体好起来了,又学了那么多书,总得试试吧!找夫子好好归置归置,考个秀才功名你脸上也有光啊!”

  “哎哎!对!”李氏当然高兴他能考功名,可是功名不是说考就能考来的啊!

  “二郎啊!你这太想当然了吧!功名是说考就考来的,魏音姑她爹也不会这么多年都还是个秀才了!”丁氏呵呵笑,她家三郎连考了两年都没有中。

  “有个秀才功名也好啊!别人考不中,不代表我也考不中!”白玉染说她。

  丁氏一下子面色难看了,“家里哪还有钱给你念书赶考的!光给你娶媳妇儿都花了好几十两银子了!家底儿都掏空了!”

  “就是啊!我们四郎如今都念不成书了!家里没钱穷的!”赵氏撇着嘴接应。

  白玉染却不客气,“娶华音,家里根本没花几个钱!金钗是家里原有的!布匹衣裳没买,十两礼金退回。就请些人迎亲,花轿还是我掏的钱!家里也就只办了酒席的钱!亲戚乡里们随礼的份子钱我和华音一点没见,都在家里呢!哪花了家里好几十两银子!?”

  一下子把丁氏堵的说不出话来。

  白方氏也脸色难看。

  “二房三房的都有念书,我为何不能念!?”白玉染控诉。

  赵氏呵了声,“我们四郎还不是没念了!家里的钱可不是祸败的!谁念的书不好,都不会交束脩的!”之前四郎就是这么不让念了。

  白四郎是念书太差劲,家里才不让他再浪费银钱,想让他学个手艺,至今都还没个谱儿。

  “念书也要看本事的!家里啥境况你们也都知道!只能供一个!”丁氏斜着眼肯定道。

  “那叫白三郎回来,找夫子出题,我跟他比比!我要是比不过,再不提念书的事儿!我要是比得过!我去念书!他回家干活儿!”白玉染直击一句。

  丁氏差点跳起来,“三郎可是念书的好苗子,以后就指望他科考功名,光耀门楣了!你这是出去一趟就回来要让他别念书,你这是听了啥话!?”

  “我只是成亲了,想挣钱,想挣一份功名,有错?”白玉染冷眼挑眉。

  说着看向白方氏,“奶奶!如果家里真的只能供一个,那我就白三郎比比!谁念的好谁去!如果家里不愿意供我,以后我卖花草供自己!”

  “你这啥意思?卖花草的钱想独吞了不上交?”赵氏盯着他反问。

  “我等爷爷回来!”白玉染看白方氏不说话,转身问魏华音,“要不要出去锻炼会儿?”

  魏华音扫了一圈,点头回屋换下一身麻布的舒适衣裳,出去跑步锻炼。

  李氏追上来,“二郎!二郎啊!”

  白玉染停下,跟她说,“娘!你别一天到晚听外人说那些针对华音!要不是她救我,我现在已经死了!还有念书的事儿,是我自己要念的!明年春试我就下场!我要是考中功名了,扬眉吐气的还不是爹娘!?”

  李氏知道他说的在理,可是魏音姑太差太差,不过这会看魏华音在前头也不提了,反正就仨月,“你要念书科考,是好事儿,只是家里没有那么多钱供!这事儿......娘也想让你念书,想让你科考功名,事儿太难了!”

  “娘放心!华音旺夫!”白玉染笑着说了句,就追上魏华音去。

  李氏担忧的看着他。转身回去帮着三房做饭。不然今儿个这事儿,还不知道会咋说。

  白玉染陪着魏华音在外锻炼了一圈,两人都出了不少汗,看天落幕,这才回家。

  家里下地的人也都回来了,知道了白玉染要念书的事儿。

  白承祖不想同意,也不光是因为钱的问题。

  “爷爷可以考我一下!看我有没有念书的价值!”白玉染看着他请求。

  白承祖看他半天,“等吃完饭!”

  白玉染忍不住冲魏华音笑,音宝儿刚才是在担心同情他!他不会让她失望的!

  ------题外话------

  二更.....明天中午2点oo

  我的眼睛快不行了,大夫不让对电脑,眼泪哗哗啊百度一下“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