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戏精重生:池少宠妻成瘾 > 第34章 惹大祸了

第34章 惹大祸了

  地狱到天堂也不过如此吧!

  如果说起这段遭遇,他觉得他还是愿意去回忆的,因为他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种事情。

  她先对他进行了百般撩拨,那种极美的人儿有时候不用做什么,就可以让男人神魂颠倒,更何况她花样极多,他觉得他快死了。

  就在他以为她要给他的时候,她用他那条限量版皮带把他抽的遍体鳞伤,那种滋味儿很难以形容,痛并快乐着之后,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发现,他越是瞪她,越是生气,她就笑的越开心,闹的越凶,折腾起他来也越不手软。

  简直就是个疯子!

  就在这种双重折磨之下,她终于睡了他。

  没听错,是她睡了他。

  他就是这种感觉。

  然后在那一刻,他居然晕了过去。

  没错,就是晕了过去。

  这将是他一生的耻辱,这辈子他都不会放过她!

  甄蕴玺酒醒是在睡了池漠洲的一个小时之后。

  她睡的迷迷糊糊,有些呆愣地揉了揉眼睛,然后她看到了被晾在床上的池漠洲,她心里还在想,这男人越来越会玩了,这尺度,啧啧!

  等等!

  他是怎么把他自己四脚八叉捆到床上的?

  她瞬间惊悚了,这一切不会是她干的吧!

  天啊!她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

  之前她喝醉过,就那一次,荀英姿要和她绝交,她求了英姿很久,一直当孙子似的跟在英姿身边哄她,这事儿才勉强算过去。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荀英姿一直都不说,还不能提,一提就翻脸。

  现在该怎么办?

  趁着他还没醒来,她手慌脚乱地把他身上系着的东西解开,然后穿上来时的那件紧身衣,快速遁去了。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她可不能继续绑着他,要是他挣脱不开,让下人看到他那副丑态百出的样子,她一定死的很惨。到时候别说什么一亿块,不负债一亿就不错了。

  惊魂未定地坐上电梯,电梯下行到一楼,刚打开门她便往外冲,结果手腕突然被电梯门口的人给抓住了,她心里一惊。

  “原来你还没走?”男人的声音低沉,透着一股喜怒难辩。

  她定睛一看,真是冤家路窄,居然是之前的那名白衣男人。

  “放开我!”甄蕴玺冷眼看着他,冷声斥道。

  万一这会儿池漠洲醒了,一定正让人来捉她呢,她得赶紧回去想想怎么办才好。

  男人冷冷地勾起唇,他的手突然抬起来抚上她锁骨下面暧昧的痕迹,说道:“我是那么好戏弄的?今天你不把我伺候舒服了,就别想走!”

  他的话音刚落,甄蕴玺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清脆的声音顿时吸引不少人的注意。

  “流氓!”甄蕴玺大声叫道。

  从没被女人打过的白衣男人突然被打,懵了一下手松一些,她再一骂,他的手又松了一些,甄蕴玺趁机甩开他的手怒道:“酒喝多了就在外面乱摸女人,回家摸你老婆去!”

  人们已经围了上来,男人的脸色十分难看,万万没想到她敢这么折腾。

  甄蕴玺趁乱匆匆离开,保安过来驱散人群,能订他们酒店总统套房的客人一定要认识,并且要提供最优质的服务,不能让客人感到不快。

  甄蕴玺坐着出租车,一路想了很多个道歉方案都被自己否决了。

  车子快速驶到甄家门口,远远地就看到裴学而的车停在大门口,裴学而那高大挺拔的身子倚在车旁,目光望向甄宅内。

  一种窒息感向她袭来,她有些哆嗦地说:“司机师傅,向前开,不要停。”

  车子在裴学而的车旁疾驰而去,她的心才稍稍落回原处,她怎么有一种无处可去的感觉,想想现在的处境,真让人想死。

  车子最终驶到了甄氏大门口。

  甄蕴玺拿起小镜子照了照,才发现胸前果真有一处深红的痕迹,她仔仔细细地回想,也没想出什么所以然。

  其实是当时她俯下身,让池漠洲给逮着了,死命的不肯松嘴,所以就这样了。

  她用粉底仔细地遮住那块痕迹,又去附近买了件得体的套装换上,方才走进甄氏大楼里。

  甄文锋在办公室里如坐针毡,看到女儿就像看到祖宗一样,松口气说:“你总算是来了,赶紧去应付一下裴少。”

  裴学而堵在甄家大门口,他连家都不敢回。

  甄蕴玺坐在沙发上精神不济,神情有些恹恹地说:“爸,还是先让我看看池少的合同吧!”

  “池少又怎么了?”甄文锋右眼狠狠地跳了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

  “我把他揍了一顿。”甄蕴玺觉得还是要让父亲有个心理准备,别到时候甄家破产,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说什么?”甄文锋差点晕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爸,我把他揍了一顿,揍的还很惨。”甄蕴玺又重复一遍。

  “怎么可能?你怎么打的过他?”甄文锋对自己女儿还报有一线希望,他家闺女太调皮了,就会逗他玩,不过这种玩笑也能随便开?会发作心脏病死人的。

  “他非要灌我酒,我喝多了,细节不记得,反正清醒的时候看到他昏倒在床上,身上都是伤,我是好好的。”甄蕴玺如实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老父亲捂着心脏的位置。

  他哆哆嗦嗦从抽屉里拿出欣赏了多次的合同,放在桌上。

  甄蕴玺拿过合同看了看,然后绝望地闭上眼睛,复又睁开,问:“爸,这合同怎么也能签的?”

  这份合同就是一把双刃剑,人家想给你送钱的时候,什么都好说。人家要是想要你的命,合同上太多处可以做文章,到时候你非但一分钱都拿不到,还得把现有的家产拱手送给人家。

  她就知道池漠洲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不想甄家破产,她就得老老实实地伺候池漠洲直至合约结束。

  甄文锋一边捂着胸口,一边哆嗦地说:“女儿啊!爸不是想着池少被你迷的不能自已,只要钱赚到就好,合同怎么可能那么挑剔?”

  说到底还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甄蕴玺长叹一声气。

  甄文锋快要老泪纵横了,哽咽着说:“蕴玺,你务必要得到池少的原谅,你爸和你爷爷奶奶的命,就都握在你手里了。”

  “爸,之前把我卖给池漠洲的时候您怎么没问问我呢?”甄蕴玺有些气愤地说。

  “蕴玺,爸是为你着想,你和池少有了开始,才有可能有以后,万一你能嫁进池家,岂不是天大的福气?”甄文锋看着女儿认真地说。

  甄蕴玺快被气死了,她真是什么都不想管,破产了更干净。

  但是想想破产后她就可以任裴学而拿捏,到时候恐怕会沦为他的情人,想想那刻的生不如死,她还不如就当池漠洲的情人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裴学而”三个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她心里有些烦躁地按掉手机。

  结果手机又响了,这次是“池漠洲”,吓的她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看过《戏精重生:池少宠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