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大国航空 > 第六十章 液压阻尼器

第六十章 液压阻尼器

  听到了秦风的分析,陆老点点头:“没错,秦风,你年龄不大,学问不少啊,你说的这些,都是摆在咱们面前的问题,虽然有困难,但是咱们必须要畏难而上,这样才能有进步,你说呢?”

  在国内的各个研究所里,只有陆老一直痴迷可变后掠翼,也一直在研究可变后掠翼,虽然有各种技术问题,但是,他是不会放弃这个方向的。

  秦风也只是客观地分析了一遍,毕竟现在欧洲的狂风战斗机,也是可变后掠翼的,所以如果己方奋起直追,说不定也能打造出这种机翼的战机来的。

  反正大家来这里是来解决问题的,需要找到解决歼-8的垂尾方向舵抖动的问题。

  “咦,顾总,你们不是该去看机头吗?对着这尾巴看什么?”陆老天天和这战机接触,早就熟了,看他们径直奔向尾部,继续说道:“要说尾部的话,那可折叠的腹鳍也不错,放在你们的歼-8战机上,就不怕起飞的时候擦屁股了。”

  腹鳍当然是要考虑的,但是现在要看的不是腹鳍,而是方向舵!

  为了研究这款飞机的构造,表面的蒙皮已经都拆掉了。

  整个机身,就像是医学研究中的骷髅一般,剩下骨头架子了,这骨头架子,就是战斗机的框架。

  战机的结构,也是有讲究的,早期的低速飞机上,机身的承力构架都做成四缘条的立体构架。

  为了减小飞机的阻力,在承力构架外面,固定有整形用的隔框、桁条和布质蒙皮,这些构件只承受局部空气动力,不参加整个结构的受力。

  机身的剪力、弯矩和扭矩全部由构架承受。

  之后,就是硬壳式机身,采用框架、隔框形成机身的外形,而蒙皮承受主要的应力。这样蒙皮必须足够强以维持机身的刚性。所以重量较重,很少有飞机采用这种结构。

  为了使机身结构的刚度能满足飞行速度日益增大的要求,需要使蒙皮参加整个结构的受力。所以现代的机身结构,广泛采用了金属蒙皮,并且将蒙皮与隔框、大梁、桁条牢固地铆接起来,成为一个受力的整体,这就是半硬壳式机身。

  在半硬壳式机身中,大梁和桁条用来承受弯矩引起的轴向力;蒙皮除了要不同程度地承受轴向力外,还要承受全部剪力和扭矩;隔框用来保持机身的外形和承受局部空气动力,此外,还要承受各部件传来的集中载荷,并将这些载荷分散地传给蒙皮。

  其中,战斗机都属于桁梁式机身,机身由几根较强的大梁、较弱的桁条、较薄的蒙皮和隔框组成。

  也就是说,前后纵向的框架粗大结实,横向的截面梁细小,现在看到的米格-23,也是这样的框架。

  铝合金是不容易焊接起来的,又为了拆卸方便,所以外面的蒙皮都是直接铆接在上面的,拆掉了铆钉,内部就一览无余。

  尾部的发动机已经拆掉了,空空荡荡,秦风顺着发动机原来的位置,钻了进去,仔细地观看着。

  一般来说,飞行员只管飞行,起飞前,绕着飞机转一周,主要是检查那些该拿走的东西,比如襟翼的固定装置,比如进气道的堵头等等拿走没有,机身有没有漏油情况,飞行员也懂飞机的大致构造,但是绝对不是精通。

  现在,秦风却已经达到了工程师的级别。

  战机的整体结构,内部的每一个零件的安放位置,秦风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歼-8是从歼-7的基础上改进过来的,大同小异,而这米格-23,到底有什么不同处?

  这次要看个清楚!

  方向舵舵面的下面是有转轴的,这个转轴就是靠液压油缸来驱动的,脚下踩着的方向舵踏板,把液压油压过来,注入液压油缸,推动舵面偏转。

  管路看起来很清楚。

  在空中,为了避免出现故障,这种管路都不止一路,是有备份的,四根油管整齐地排列着,一直到最后,秦风顺着管路寻过来,顿时就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这是什么东西?”秦风喊道。

  就在管路的末端,和液压油缸接触之前,还有那么一个装置,看起来和二锅头瓶子的大小差不多,油管一进一出,很是奇特。

  这个装置,在己方的油路里面没有啊!

  “我看看。”这个时候,老王也钻进来了,顺着秦风指的方向,扫了一眼,说道:“这是个油罐吧,补充液压油的,这有什么稀奇了?”

  老王看起来是胸有成竹的,他可是这方面的权威!

  “不,我认为不是,我们拆下来看看可以吗?”秦风说道。

  “这里面的液压油没有排空,拆下来,弄的到处都是脏兮兮的,算了吧。”老王说道。

  现在,老王还有一股执念,认为自己的油路没问题,秦风刚刚的分析,似乎太过匪夷所思了,而且,一切全部都是他想出来的,没有半点的事实依据,不作数的。

  老王不同意,他不由得嘴上打了个哈欠,现在已经到晚上了,算了吧,明天再想办法吧,万一是别的系统出的状况呢?

  “不,我们必须要看清楚。”秦风说着,问道:“喂,你们谁懂俄文,我摸到上面的标签了!”

  说着,秦风的手这么一用力,嘶的一声,他把标签给扯下来了。

  不用拆了,有了这标签,直接看就行啊,幸亏不是在上面打钢印。

  由于建国之后,和苏联有过一段亲密的关系,所以当时国内的第一外语是俄语,熟悉俄语的人特别多。

  秦风这么一说,顿时就有人来答话:“我会。”

  说完,这个人奔跑了过来,接过了标签,看清楚之后,立刻就说道:“这是液压阻尼器。”

  什么?液压阻尼器?

  秦风顿时心中一喜:“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解决的方法,原来就是这么简单!”

  现在的秦风已经彻底地明白了不耻下问是多么的有必要了,毕竟,一人计短,三人计长,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啊。

  更何况,人家苏联人才是真正的诸葛亮,大家都是学生啊。

看过《大国航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