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大国航空 > 第四章 放起落架

第四章 放起落架

  高度表的指针在慢慢地回落,同时,和高度表隔了两个仪表的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油压表,也在慢慢地降低。

  此时的秦风,已经放稳了心态,他感觉到心跳也在慢慢地降低到正常水平,不用担心,这就是一次平常的降落!

  经过空中放油,自己的飞机油箱已经空了,那条火龙在天空中炽热地燃烧着,就像是在给自己鼓励一般。

  现在,自己就剩下一件事,把飞机降下来!

  “006,注意调整姿态,把机头翘起来!稳住!”无线电里面,王刚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以免给天空中的秦风增加额外的压力。

  王刚的手紧紧地拿着通话器,已经要将通话器给捏碎了一般。

  经过空中放油之后,飞机的自重变轻了不少,现在已经飘到了机场的范围内,用肉眼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了,那个亮点变成了一架银白色的歼-7战机。

  历经艰难,终于回来了,同时,这也是最让人揪心的,如果秦风的迫降失败,那就要在他们的眼前牺牲了。

  战机的降落,是十分讲究的。喜欢刺激的小青年骑着自行车或者摩托车会飞起来,落下来的时候必须要让后轮先着地,否则绝对会摔惨。

  战机也是一样。

  歼-7是前三点起落架。两个机翼上伸出来的后轮是主起落架,,机头下方是前起落架。

  在降落的时候,必须要让后面的主起落架先和地面接触,同时主起落架两边的机轮,还需要同时着地,稍有偏差,就会拿大顶。

  必须要经过反复的精确的调整,才能稳稳地降落下来。

  而秦风却知道,自己必须要稳,能不动,就不动,要动,就要一次调整好,因为他没有更多的机会。

  “1回路压力320,2回路压力0.”秦风在无线电里面继续向着地面报告。

  听到了秦风的报告,王刚听到了轻轻的咔嚓声,通话器的外壳被他捏碎了,他的手浑然不知道疼痛。

  “放起落架!”王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他旁边的屠老,却看到他的太阳穴上突突直跳。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这架返航的歼-7战机姿态正确,哪怕就是无法继续调整战机,也能降下来,就看能不能放下起落架了!

  早期的飞机是钢索拉动的,就和自行车的闸线一样,驾驶飞机就是个体力活。到了二战时期,液压操作系统就开始广泛使用起来了。

  飞行员的操作杆,下方是液压油缸,通过推动操作杆,让液压油在里面流动,推动舵机,这就是液压操作系统。

  这样的话,还是很费力,所以,就需要给液压油管路内部增加压力,就像是汽车的助力系统一样。

  如果驾驶过汽车,就应该知道如果没有打火,那刹车踩下去很费力。哪怕第一下能踩动,第二下,第三下,就踩不下去了。因为丧失了助力。这个助力,是由发动机提供的。

  在战机上,也是如此,现在,歼-7的发动机早就熄火,已经无法提供稳定的操作压力了。

  所以,单发动机的战机,一旦发动机熄火,跳伞几乎是唯一的选择了,即使是飞行员想要操控,也飞不了多久,就会因为油压彻底丧失而导致舵面锁死的。

  放起落架啊!

  王刚的手无法放松,通话器的外壳上的裂痕继续扩大,他却丝毫没有在意,眼睛紧紧地盯着塔台的窗户,从这里,可以看到外面的那架歼-7。

  “明白,放起落架。”秦风也知道这是最关键的了,他的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滴地掉落下来,滴在了操作杆上,他用摘下来的手套抹了抹,接着拨动开关。

  “嗵,嗵。”后面传来了两声轻响,主起落架已经放下来了。

  在机翼的两侧,主起落架撑起来了,黑色的机轮,在机身下是那么的显眼。

  此时,飞机的侧面就在塔台的面前,王刚看得清清楚楚,主起落架下来了,前面的呢?前面的呢?

  “前起落架没有下来!”王刚眼睛里满是失望,最后关头啊,就差这一点了。

  机头前端,座舱的正下方,起落架的挡板已经打开了,但是里面的机轮,仅仅露出了半个!

  “油压120.”秦风报告道。

  120,已经是最低压力了,这种压力下,什么都做不了。秦风的眼睛望向外面,可以看到侧面的机翼后方,舵面已经开始锁死了。

  从现在开始,秦风什么都干不了了。

  只有主起落架,没有前起落架,这种情况下,飞机的迫降,将会惊险万分,甚至会在机头触地的时候,机身断裂,飞行员也就会…

  跳伞呢?

  高度,速度,早就不合适了,现在跳伞,也没有可能挽救飞行员的生命,想到这里,王刚的手握成拳头,狠狠地砸了下去。

  “嗵!”他的手砸在了桌子上,梨木制成的桌子,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整个塔台里面的人,都是无比的揪心。

  前起落架没有放下来,这次迫降,太玄了。

  “报告,不用着急,说不定降落的时候一颠,前起落架就出来了,预计二十秒后触地。”秦风已经看开了。

  起落架无法释放,是一种特殊的故障,一般时候,遇到这种故障的话,那飞机就会做几个大过载机动,起落架就能被甩出来。

  但是现在,秦风的飞机已经无法操作,他只能寄希望于降落下来的震动了。

  歼-7战机继续以刚刚的姿态飞行着,前面的起落架留在舱内,就像是瘸腿一样,地面的每一个人,都在仰望着飞机,他们屏住了呼吸,等待着。

  二十秒,仅仅是短短的一瞬间,如果失败的话,这就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二十秒了吧?秦风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反正什么也干不了了,他的手将平安符拿了出来,放在了前胸。

  自己这一生,已经无悔了。

  秦风出生在50年代,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里,从小就有一副好身体,所以当年招飞,秦风顺利通过,就这样,一路走到现在。

  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秦风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飞行的事业,在成为了试飞员之后,秦风更是用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了试飞的工作中去,为祖国的现代化国防,贡献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当时的誓言,自己做到了。

  二十秒的时间里,秦风已经回忆了自己的一生,从出生到现在的一幕幕,在秦风的眼前回放着。

  接着,就感觉到剧烈的震动,机轮已经着地了。

看过《大国航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