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风谍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知道了又怎样

第四百五十一章 知道了又怎样

  原本日本特务机构和特工总部的注意力,都被军统沪一区给吸引了,其余的军统驻沪机构,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凡事都有轻重缓急,日伪方面肯定对着威胁性最大的对手调动最大的资源。

  戴老板的打算倒是挺好,陈明翔能够掌握到敌人大量的核心机密,可碍于独身一人,没法发挥最大的效用,把直属站划给他,聚集精锐力量接受他的指挥,这等于如虎添翼。

  躲在军统沪一区的后面,不管动什么手脚,这笔账日伪方面也会算到陈恭树和沪一区头上,直属站就能不显山不露水的慢慢壮大起来。

  可眼下的问题是,头顶上的这顶大伞就要被风吹跑了,直属站将要直接暴露在日伪情报机构的视线里,反而给陈明翔带来的不小的麻烦。

  “这件事情呢,其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敌人从沪一区的叛徒嘴里知道春风这个代号,锁定的首要目标,必然是特工总部的军统叛徒,他们既参与行动又知道情报,无论从任何考虑,都比我的嫌疑要大得多。”

  “我觉得这是个好事,你想啊,特工总部那么多的军统叛徒呢,如果李仕群或者南造云子敢挨个排查,特工总部自己就先乱套了,所以呢,这叫做投鼠忌器,对我也是一个保护。”陈明翔笑着说道。

  特工总部叛变的军统人员数量很多,最出名的有是万利浪、林志江、张进庐、晋辉、佘介等,这些都是在陈明翔加入特工总部之前,就已经叛变的。

  而且他们身为总部的高层和中层,比当时做翻译的陈明翔,更容易接触情报和泄露情报,谁敢保证他们就没有二心,就没有和军统局私下有接触?

  但这都是李仕群支撑特工总部的重要角色,敢调查他们,军统叛徒就得人人自危,显然对特工总部没有好处,即便是南造云子想这么做,李仕群也必定不答应,晴气中佐一定会出面阻止的。

  “说的也是,你当时只是在特工总部当翻译,根本就接触不到重大情报和行动,想给你扣这顶帽子,说出来也得有人信啊!”

  “除非南造云子能把戴老板和两位主任抓到沪市当面对质,否则谁都不知道你的详细资料,比如什么时候加入的军统,什么时候开始执行任务,做过哪些事情。”

  “除了这些,还得找到你的上线和下线,要不然怎么证明你是军统的人,可问题是,他们上哪找去啊!”

  “你现在苦心经营的关系网,到底有多么可怕,和我说说呗,让我也开开眼界!”王真顿时心情轻松了很多。

  确认一个人是不是内奸,在没有铁证的情况下,就要找出相关的佐证,得有人证明陈明翔是军统成员,而在沪市,只有她自己是陈明翔的下线,没有别人能够做人证。

  情报人员如果没有上下线,不采取写纸条的办法,就必须要通过电台。

  但陈明翔的电台就放在家里,除非能找到他专用的电台,只要把电台转移,联络点关闭,南造云子有天大的本事,也搞不到陈明翔的证据。

  这也是陈明翔到现在还没有出事的重要原因,一个人单独执行任务,除了个联络点以外,军统的人一概不知道他,最大限度避免了受牵连。

  “我是宪兵司令部的人,宪兵司令部从上到下都是最直接的受益者,这是我的第一张牌,这两年他们已经习惯享受我带来的福利,质疑我,就是触碰他们的最大利益,特高课再怎么怀疑,敢越过宪兵司令部木下荣市少将,对我进行审讯?”

  “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和儿玉机关,这是我的第二张牌,我是海军方面最大的战略物资供应商,也是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日常物资承包商,海军和陆军虽然矛盾重重,可特高课算什么东西,敢和海军方面撕破脸?”

  “由此可以延伸到陆军第十三军司令部和派遣军总司令部下属部队,由此可以延伸到方面舰队司令部下属舰队和驻沪第三舰队司令部,日军一方面要开辟东南亚战场,一方面又要对付国统区,我这个走私头子,恰恰拿住了他们的命脉。”

  “我加入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目前属于外务省的势力范围,外交部门享有独立的调查权和豁免权,这是我的第三张牌,换句话说吧,在外务省的庇护下,特高课有资格拘押我吗?”

  “我现在是市政府陈恭波的红人,身兼三职,汪伪政府的陆军少将,背后还牵着周坲海,这是我的第四张牌,你不要小看汪伪政府的影响力,关键时候足以动摇日军的决定。”

  “陆军省驻沪特务机关和兴亚院华中联络部,这是我的第五张牌,前者是沪市政府和警察系统的太上皇,陆军省的直属派遣情报机构,后者是决定华中地区日军策略的核心部门,也属于下一步的重点公关对象。”

  “再说说特工总部,我是万利浪的帮扶者,行动总队和警卫总队都和我有利益关系,李仕群每月领着我的大笔收入。现在又和晴气中佐搭上线,他每月也拿着我的分红。”

  “以这样的实力和平台,这些人哪怕是捆在一起想要对付我,也得落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下场,知道了又能怎样?”陈明翔在这一刻,展现了自己的霸气。

  让你们知道了又如何,带种的就撞上来试试!

  陈明翔最聪明的是,他对人性看的太透了,只要是人,就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只不过表现的方式不一样,而绝大多数人,都是喜欢财富的,说的庸俗一点,就是喜欢钱!

  他利用走私交易的巨大利益链,把沪市多方势力捆在自己的战车上,结成了一张层层叠叠的大网。

  更为重要的是,他有坚不可摧的屏障,不接触情报不干预行动,担任的职务虽然很多,可从来和这些敏感的重灾区不沾边。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手想要揭开这张黑网,自身就像是落入网里的鱼,怎么折腾都没法撕开重重阻碍。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他现在是很多人眼里的财神爷,没有他,哪来的那么多钱?

  :。:

看过《风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