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毒妃弃女 > 第九二八章 折磨

第九二八章 折磨

  从宫宇瑾的院子离开之后,宫竟渊的心情越来越慌乱。

  宫宇瑾竟然能够躲过他的设计陷害,而且还知道了自己和诗画的事情……

  想到这里,宫竟渊的心跳得更快了。

  要是宫宇瑾去揭穿这件事情的话,那就完蛋了。

  宫竟渊心乱如麻,在屋里急得团团转。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将诗画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不然的话,这会成为他们的催命符。

  可问题是,这件事情太难了。

  女人在流产之后,肯定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的,要是这个时候被宫易军发现了,那他们也完蛋了。

  宫竟渊在房间里团团转,突然脑海中闪现了一个主意。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低声骂了一句,“你怎么那么笨啊!”

  他真是太笨了,竟然陷入了盲区!

  其实,就算诗画怀孕了,那也不是大问题。

  诗画怀孕了,那孩子可能是宫易军的啊!

  而且,现在时日尚短,也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来啊。

  只要诗画说,这是宫易军的孩子,那不就没事了吗?他们也就不用那么紧张了啊!

  就算这是自己的孩子,但他们也可以在糊弄了宫竟渊之后,再找机会把孩子弄掉嘛,哪里用得着如此复杂?

  想到这里,宫竟渊忍不住狠狠地跺了跺脚,一脸懊恼。

  他真的是太笨了,当初在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直接就乱了手脚,然后选择将所有事情都推到宫宇瑾的身上。

  如果他们小心行事的话,其实根本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可现在,他们设计宫宇瑾不成,还被宫宇瑾发现了他们的问题——天!他们这不是弄巧成拙了吗!

  越想越觉得自己之前脑子进水了,宫竟渊都快要疯了。

  现在可好,因为他们对宫宇瑾动了手,反而招惹了宫宇瑾这样的敌人!

  而现在,宫宇瑾知道了他们的事情,而且还被他们陷害——虽然没成功,但宫宇瑾肯定会很生气,然后也会报复的。

  怎么办?

  宫竟渊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最后终于有了决定。

  不管如何,先让诗画也冷静下来,绝对不能冒然行事,不然的话,俩人都要完蛋。

  他想去通知诗画,让她按兵不动,可他却发现,自己找不到机会接近诗画!

  他急得要死,却只能在他们平日里私会的地方等着诗画的出现。

  他其实不应该和诗画联系的,但是,以诗画的智商,要是他不把话说清楚的话,她很可能会露馅。

  所以,他只能在这里等着。

  书琴在知道自己是被诗画陷害之后,当然是恨死了她。

  要不是大少爷反应及时,他们俩人就真的一起死了。

  到那个时候,这件事情也会连累她的父母的。

  诗画这个毒计要将他们一家都害死!

  这么歹毒的人,书琴当然是恨得咬牙切齿。

  她本来是想回去直接就戳穿诗画的,但宫宇瑾却阻止了她。

  宫宇瑾的说辞是:“就这么让他们死了,那太便宜他们了,应该让他们多受点折磨,这样才对得起咱们之前受的伤害。”

  对于宫宇瑾这个说法,书琴纠结了一会之后,很快就赞同了。

  确实,就这么让诗画死了,那可就太便宜她了,根本不解气。

  书琴决定,就照宫宇瑾说的办法,从心理上狠狠地折磨诗画!

  有时候,身体上的折磨还不是最难受的,心理上的折磨才是最最难耐的。

  书琴回去之后,就一直跟在诗画的身边,就算自己没能时刻跟在诗画的身边,也要让人紧紧地盯着她,绝对不让她落单。

  被这样紧密地盯着,却又不对自己动手,只是用阴测测的眼神看着自己,嘴角还带着看穿了一切的笑容,诗画整个人快要疯了!

  她现在怀着孩子,本来就因为这件事情而紧张,现在书琴这么吊着她却又不给一个痛快,她整个人都要精神衰弱了。

  但是,诗画不敢反抗,要是让书琴到宫易军的面前告上一状的话,那她就真的没活路了。

  可是,这样的日子太痛苦了,她都快要疯了!

  而这种时候,她却无法联系上宫竟渊,整个人就更加无措慌乱了。

  被书琴紧迫盯了两天,她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

  而这天,她终于趁着书琴一个疏忽,成功跑了出来,跑到了他们平日里经常私会的地方。

  还好,宫竟渊也来了!

  终于见到了宫竟渊,诗画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看到她那惨白的表情和可怜的模样,宫竟渊的眉头紧锁。

  “你这是怎么了?”

  诗画委屈地哭了起来,“这两天我快疯了!”

  “到底怎么回事?”宫竟渊皱眉问道。

  “你不知道,书琴她太变态了……”诗画将书琴对自己做的事情说出来,一边说一边掉眼泪。

  听了她说的话,宫竟渊的脸都黑了。

  这就是宫宇瑾的报复手段?果然够狠!

  这种心理上的折磨,远比肉体上的折磨来得深刻痛苦。

  “那你是怎么出来的?”宫竟渊问道。

  “我趁着她们不注意的时候跑出来的。”诗画仍有点紧张。

  “她们怎么会那么容易让你跑出来?”宫竟渊的心头蒙上一层阴影,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她们都刚好有事走开了,我就趁着她们不注意跑了。”诗画解释。

  都刚好有事?

  宫竟渊终于想明白其中的问题了,表情立刻骤变。

  ——不对!那些人不可能那么轻易让诗画逃出来的!

  有诈!

  没等他想明白,俩人突然闻到了一阵奇怪的香味,那味道太过强烈,让他们作呕的同时,头脑立刻昏沉了。

  糟了,中计了!

  宫竟渊就要拔腿就跑,但却突然感觉到身后多了一道身影,下一刻,他的身上一麻,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而诗画没他的实力,已经先一步晕过去了。

  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发现俩人就在宫竟渊的房间的床上,而且还赤/裸着身体。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的门就被撞开了,宫易军那张喷火的脸出现在他们面前。

  “混账!”宫易军几步上前,狠狠一巴掌将他们扇了出去!

看过《毒妃弃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