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毒妃弃女 > 第九一八章 义兄

第九一八章 义兄

  当那道声音响起的时候,宫宇瑾的表情微微动了一下。

  这个人他认识,是宫易军的义子宫竟渊,今年十八岁,武侯。

  宫易军现在有几个孩子,除了宫清雪和宫宇瑾之外,还有两个年纪和宫宇瑾差不多的儿子。

  在外人的眼中,宫易军的孩子最大的便是宫清雪和宫宇瑾。

  而俩人的年纪相差不大,还让外人心里嘀咕嘲笑呢。

  但是,外面的人其实不知道的是——宫易军还有一个比宫宇瑾和宫清雪都大的儿子!

  是的,那孩子比宫宇瑾还大上几岁。

  只不过这件事情一直都瞒着,谁都不知道。

  若不是宫宇瑾在前两年不小心偷听到了对话,他还真的不知道宫易军竟然还有一个那么大的儿子!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宫易军的花心了。

  当年和云罗伊在一起的时候,他已经在外头沾花惹草了。

  那个孩子的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女,当年宫易军在外头的庄子歇息的时候,俩人有了一夜露水情。

  而之后,农女怀孕了。

  不过,农女并没有声张,也没有告诉宫易军,而是将孩子生下来。

  而孩子在十岁左右的时候,农女死了,临死前,让孩子过来认爹。

  这个孩子,便是现在出现在宫宇瑾面前的宫竟渊。

  宫易军虽然惊讶自己突然冒出了一个那么大的孩子,但也不能将孩子赶出去,所以便让孩子留了下来。

  不过,他不敢光明正大地将孩子认回来,便将他认下当义子。

  这样的话,宫竟渊也是能够名正言顺留下来的,而且还有修炼的机会。

  让人吃惊的是,宫竟渊的天赋还不弱,进步很快。现在不过十八岁,已经是武侯了。

  当然,和宫宇瑾云千幽比起来,他的天赋也不算多强。

  尽管自豪自己的儿子的表现如此出色,但因为要避忌齐萱芳还有外面的流言蜚语,所以宫易军并没有让孩子认祖归宗。

  若不是宫宇瑾不小心偷听到这件事情,还真的不知道,他以为的义兄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对宫易军的感情是越来越稀薄了,对宫竟渊的感情也越来越复杂。

  只是宫宇瑾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宫竟渊。

  而在宫竟渊的身边不远处,还有一个身材高挑曼妙的年轻女子。

  这是宫易军身边的贴身丫鬟诗画。

  宫易军的身边除了有小厮之外,还有几个贴身丫鬟。

  这些丫鬟的模样和身材都是很出挑的,而且还有着成熟女人的风韵。

  这些丫鬟的年纪都不大,但也不小,起码都有二十多岁了。

  这个年纪的女子对宫易军来说,是最好的。

  年纪不小,心态也不幼稚,还会照顾人。

  这种人,宫易军最喜欢了。

  当然,这所谓的贴身丫鬟不过是对外的说法而已,真正的意思,大家都是懂的。

  只是宫宇瑾忍不住皱眉,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是看到宫竟渊和诗画……抱在一起?

  他疑惑地皱眉,刚才是眼花了吗?以他们俩人的身份,做不出这种事情的。

  一个是宫易军的侍女,一个是宫易军的儿子,应该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吧?

  宫宇瑾还是个单纯的孩子,就算每天看到云千幽和百里溯尘俩人的互动,也并没有想太多。

  因此,在看到刚才这一幕的时候,也没有想那么多。

  当然,他就算想到了什么,也不会告诉宫易军的,毕竟这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和宫易军之前的感情可没那么好。

  而宫竟渊在看到宫宇瑾的时候,表情有点尴尬惊讶,心里发慌。

  不过天色昏暗,宫宇瑾应该不会发现这边的事情的……吧?

  “小宇,今天玩得开心吗?”宫竟渊呵呵笑道,一副好哥哥的模样。

  而一旁的诗画也垂下头,恭敬地行了个礼。

  俩人之间的距离有好几米,不知道是有意避嫌还是做贼心虚。

  “嗯,玩得还不错。”宫宇瑾淡淡地点了点头,姿态自然。

  宫宇瑾除了和宫清雪之间有矛盾之外,他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恩怨。

  而对于宫竟渊,他的心情更加复杂。

  宫竟渊也是个不幸的孩子,而造成一切的,都是宫易军这个人渣。

  所以,宫宇瑾很少会对宫竟渊摆脸色,一直都是淡淡的。不算热情,但也不太冷淡。

  “少爷,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诗画也恭敬说道。

  “不用,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宫宇瑾摇摇头。

  然后,他便离开了,不多停留。

  只是,他觉得自己的表情特别的平常,可在做贼心虚的人眼中,这就不对劲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宫竟渊只觉得自己的心提得高高的。

  “竟渊,大少爷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等宫宇瑾离开之后,诗画的脸上才带上了紧张,担心地提出了疑问。

  “应该没看到什么。”宫竟渊摇摇头,“他要是看到的话,应该会说出来的。”

  话是这么说,但宫竟渊的心里也没底。

  谁知道宫宇瑾是不是真的没看到。要是他看到了却不说,而是要去告状的话……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顿时一白。

  “这怎么办啊?”诗画还是很担心,心里懊悔,刚才为什么会那样情不自禁呢?

  若不是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被发现了。

  虽然天色昏暗,可能看不清楚,可他们心里不敢抱着侥幸的想法。

  “没事,你别担心,他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

  “可是什么?”

  “我……我……”诗画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怎么了?说清楚!”宫竟渊皱着眉头看着诗画。那严肃的模样,和宫易军真的有几分相似。

  诗画踟蹰了一会,终于咬牙开口,“我怀孕了!”

  “什么?!”

  宫竟渊心头大震,仿佛一道雷劈了下来,差点将他劈裂了。

  怀孕了?!

  怎么可能?!

  “你没开玩笑?”

  “我怎么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诗画急了,“我这次过来,就是想和你讨论一下要怎么办的!”

  要知道,诗画可以算是宫易军的姨娘啊!

看过《毒妃弃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