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毒妃弃女 > 第七九三章 解释解释

第七九三章 解释解释

  在看到这令牌之后,吕河良立刻反应过来了。

  “哎呀!你就是云初修吧!”

  他一脸惊喜,“你那么早就过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到中午再过来呢!”

  看着吕河良如此惊喜的模样,还有他对云千幽的称呼,毛运凡和钟汉南立刻有了变化。

  他们心头狂跳,脸色微变,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吕河良可是高级尊士,这已经是最巅峰的高手了,他们这些人和他根本没有可比性!

  可是,他竟然对云千幽如此热情,而且,他这是承认了云千幽的身份!

  也就是说,那令牌是真的!

  这是怎么回事?!

  俩人对视一眼,眼中是满满的震惊和不解。

  云千幽到底是谁啊?!

  “殿下有令,千幽自然是要认真完成的。只是没想到,吕高尊您竟然也那么早就过来了。”云千幽笑着说道。

  “唉,不就是你的事情闹得我无心在家待着嘛!”吕河良哈哈笑,非常爽朗的样子,“之前就听老龙那家伙提起过你,那时候就想见见你了,但一直没机会。可没想到,机会那么快就到了!”

  老龙便是邱龙蒙,俩人的关系很不错,所以邱龙蒙经常会向他提起自家的情况。

  每次说到云千幽的时候,邱龙蒙的话明显就多了很多。

  每次收到邱龙蒙的信件,吕河良就恨不得冲到深州城去,将邱龙蒙狠狠教训一顿!

  让他炫耀!让他嘚瑟!

  不过,吕河良没想到,云千幽竟然那么快就到了帝都。

  他更没想到的是,刚收到老友发来请求他帮忙照看云千幽的信件,另一边就收到了皇帝的命令,说要跟着云千幽一起学习如何炼制飞机。

  若是其他人的话,可能会被皇帝的命令弄得特别不满。

  他们可是高级尊士!都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了,竟然还要回头和一个小姑娘学习如何炼制飞机,这不是丢脸吗!

  但是,吕河良之前就经常从邱龙蒙的口中得知云千幽的情况,也对她十分好奇。

  一个初级修士,竟然能够想出房车那种东西,可真的是太惊人了!

  这绝对是个天才啊!

  尤其是在知道云千幽的年纪之后,饶是吕河良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被震撼了。

  这不是天才,而是妥妥的妖孽啊!

  邱龙蒙总喜欢用炫耀的口气跟他炫耀云千幽做的事情,之后又炫耀他自己收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弟子,又炫耀深州城工会的发展……

  吕河良已经被他炫耀得没脾气了,只想见见云千幽这个妖孽。

  因为他知道,是云千幽到了深州城工会之后,才带来了那么多的变化。

  这样的宝贝,谁不想见呢?

  只是吕河良没想到,云千幽那么快就过来了。

  “邱叔也经常跟你提到您。”云千幽也接话说道。

  “他经常提到我?”吕河良摆摆手,“那肯定没说我什么好话!”

  “那当然不是,邱叔可是很关心您的呢!”云千幽捂嘴笑道。

  “别蒙我了,我还不了解他什么德行?”吕河良哼了一声,“那小子要是能说我两句好话,太阳都变成月亮了!”

  这话让云千幽和娉娉婷婷都笑了。

  看着他们几人和乐融融,言笑晏晏的模样,毛运凡和钟汉南都僵住了。

  从这里可以看出云千幽和吕河良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令牌竟然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

  “唉,你们怎么都站在这里挡路啊?”吕河良好奇地看着几人。

  “哦,刚才发生了碰撞。”云千幽说道。

  “碰撞?”吕河良瞪大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吕高尊……”

  “叫我良叔就行了。”吕河良打断云千幽的话。

  “良叔。”云千幽从善如流,“我刚才开车准备去方士工会,然后路上便被后面的车子撞上了。然后,他们要我赔礼道歉。”

  云千幽的话让毛运凡和钟汉南的脸色一白。

  他们以为,云千幽怎么也不会将事情说的那么明白的。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不客气!

  这让他们的表情都僵住了,心里冒着凉气。

  “什么?!”

  吕河良一听就怒了,“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撞了人,竟然还要人家赔礼道歉?!”

  “吕高尊,我们不是……”毛运凡想要解释,但却被云千幽打断了。

  “良叔,你可以看看那里。”

  吕河良便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在看清楚车辙的情况之后,表情更加恶劣了。

  “你们太过分了!”

  钟汉南都看得出来的东西,吕河良当然不会看不出来。

  从这里可以看出,情况确实如云千幽所说!

  但这也更让吕河良愤怒,明明是受害者,竟然还要赔礼道歉?!

  毛运凡的冷汗都出来了,“吕高尊,您听我解释……”

  “好,我听你解释。”

  出乎意料,吕河良竟然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他的反应让毛运凡僵住了,他没想到,吕河良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但是,他要怎么解释?

  看着他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没说出一句解释的话,吕河良的表情更加阴沉了。

  “解释啊,我不是在听吗?”

  “我……我……”毛运凡的表情更加精彩了,却是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他能解释什么?说事情不是像云千幽说的那样?

  “你又是怎么回事?”吕河良暂时不管毛运凡,而是转头看向钟汉南。

  吕河良是自己的直属上官,而且吕河良可是高级尊士,高了他两个等级。

  平日里见到吕河良的时候,钟汉南都不敢有半点冒犯,而现在被抓住了,钟汉南就更加紧张了。

  “吕高尊……这只是个误会……”

  钟汉南干笑着对吕河良说道。

  “怎么个误会法?你跟我解释解释。”吕河良双手背到后面去,看着他问道。

  钟汉南哑口无言,他该怎么解释这个误会?

  “云丫头,你来解释。”

  “这位大叔刚才过来,看完了那里的情况之后,便让我给这位公子赔礼道歉,不然的,他就要教训我。他正准备教训我呢,您就来了。”云千幽丝毫不脸红地捅刀子。

看过《毒妃弃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