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无限之狂气兵团 > 913 追寻自由的风2

913 追寻自由的风2

  绯说进去后十分钟就解封印。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阎月判迅速解开绯封印,连滚打爬的起身准备往洞穴里面闯,但到了看看在地上的神乐,一时间有点抉择两难。

  山洞中爆发出骇人的杀意,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嗖’的一声从里面射出来。

  浓厚的血腥味差点把阎月判熏晕过去,她刚想开口,那团血肉模糊的肉团径直向神乐的尸体扑去。

  但从洞内激射而出的火焰长矛却死死将肉团钉在地上。

  下一秒,绯出现在肉团的跟前,身后若隐若现的极黑巨兽一巴掌把肉团拍成肉糜。

  “艹,差点被你害死!”满脸狰狞的绯一脚踩在肉糜的上面“我不是说了进去后十分钟就解开封印的吗!”“对不起”阎月判握拳“神乐她······”“待会儿再和你算账”绯瞪着脚下的肉糜“你是想被烧死,还是被烧死?或者被烧死?”

  肉糜缠绕在绯的脚上,开始往绯体内入侵。

  火焰燃起,肉糜迅速被烧成焦炭。

  “这小子,早就把心脏藏起了吧”绯啐了口唾沫“那边那个,你还打算躺到什么时候!?”

  原本在地上躺尸的神乐突然睁开眼睛,接着猛烈的咳嗽起来。

  她的左胸部位的衣服变得焦黄发黑,她迅速拉开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胸口部位隐约发散出红色的火光?!

  “神乐!”阎月判愣住了“你没事吗?”

  神乐也是一脸懵逼,她那碎成肉块的心脏,此时居然重新组合了起来,并且跳的正欢!

  一瞬间,神乐就想通了,她龇牙怒视绯“你算计我了?”“卧槽,你特么把这个叫算计?我救了你的狗命好吗!”绯踩碎地上的焦炭“我在你的心脏中留下了一滴朱雀血,可以让你的破碎的心脏瞬间恢复原样——但仅限心脏本身。如果你的肉身全部被绞灭,那我也无能为力”

  复活和恢复,那是两码事。

  神乐没听懂,但不妨碍她理解绯的话语。

  一股厌恶感油然而生,原以为要回心脏就自由了,但没想到奈落留了后手,更没想到的是,绯也留了后手。

  “呜!”神乐捂嘴,一想到绯嘴上说着要给自己自由,却背着自己在自己的心脏上动手脚······剧烈的恶心感让她忍不住想要作呕。

  “至于吗!”绯一蹦三尺高“早知道就不管你的,让你死了还好了。我看死对你来说才是真正的自由吧!”

  神乐强忍住恶心感,颤声道“对不起,我······呕!”

  她吐了。

  绯捂脸,难受,想哭。

  自我封印,奈落的肉身被毁了,再就是找到他的心脏就ok了~

  神乐也明白,绯是为了防奈落才会这么做,她也的确防住了奈落,神乐应该感谢。但一心向往自由的神乐,对被掌控这个词有着生理性的反感。更何况绯的血不仅可以救自己,也一样而杀掉自己——绯甚至可以借此来威胁自己······

  想到这儿,她吐的更厉害了。

  绯右手平举,兽矛入手。

  她倒提着兽矛慢慢走过来,神色森然。

  “如你所愿,我将给予你‘真正’渴求的自由!”绯的声音坚决而沉稳。

  她要杀了神乐,用兽矛刺穿她的身体,破灭她的心灵和灵魂,让她神魂俱灭——这才是自由,不再被束缚,不再被威胁,因为在这之后,一切,都将回归于无。

  冠以希望之名的鬼神,十分愿意回应强烈的求死愿望。

  如果死亡和毁灭对你来说是希望之光,那我定要亲手为你点亮!

  “呜呜呜呜”神乐一边吐一边对绯摆手,示意她不要过来。

  但绯权当没看到,还在步步紧逼。

  阎月判一把抱住绯“绯你要干什么!”“只要活着,就会被约束,就会有束缚。唯有死亡,才是解脱。”绯拖着阎月判走向神乐“做人要言而有信,我说让你自由,就绝对会给你自由!”

  不轻易承诺,但只要承诺了,便会尽全力达成。

  这就是绯,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一个唾沫一个钉。

  “你疯了吗!”阎月判死死拽着绯“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那还谈什么自由不自由??”“活着就会有这般那般的困难,活着是得不到她想要的自由的”绯已经到了神乐的面前,举矛就刺。

  神乐吓得魂都快飞了,她快速翻滚开,一脸惊恐的看着绯。

  “无拘无束,化作千风,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吗?”绯拔起兽矛“躲个什么,你放心,很快的,疼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咳,咳咳咳”神乐吐得苦胆水都出来了,她猛拍自己胸口,总算是能开口说话“你,你特么的·····我,我只是,早上,吃,吃多了·····吐·····吐点出来罢了·····这,这都不可以吗!”

  绯手一僵“可是你明明·····”“谁,谁让你乱猜我的想法的?你,你又不懂我······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神乐奋起冲撞,一下子把绯顶到地上。

  兽矛也掉到一边,神乐一拳捶在绯胸口,生疼。

  “莫名其妙的就要杀人,你也太霸道了吧!”神乐小拳拳不断“谁想死了!谁要死了!我怪你了吗!我让你杀我了吗!你有病啊!”

  “可是你明明·····”绯被捶的上气不接下气,不得不抓住神乐的小手“你不想要自由吗?”“我······”神乐差点没被噎死,她见挣脱不开绯的手,干脆一嘴咬在绯的胸上。

  “ohmy鬼神!”绯疼的窜了起来,一把把神乐推开“臭娘们属狗的,嘶,奶奶的咬的还真疼······”

  神乐擦擦嘴角的唾液,恩,口感还是很不错的。

  绯揉着自己被咬的地方“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格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你怎么这点觉悟都没有?”“你闭嘴!”神乐对绯龇牙“再提这个我咬死你!”“可是·····”“闭嘴闭嘴闭嘴!”神乐用袖子擦掉额头的细汗,这家伙真的有病,有神经病!固执而疯狂,而且价值观严重扭曲。她口中的自由太过于崇高,太过于抽象。神乐自认是一个俗人,还没有到为了自由而舍弃生命的地步,不然也不会被奈落掌控那么长时间了。

  她向往自由,也的确在通往自由的不归路上前行——但不代表为了自由就可以不要命。如果可以,她想要自由的‘活下去’,而不是一味地追求‘解放’,不是一心想要回归于‘无’。

  当然神乐也有自我反省,绯的放纵让她有点忘乎所以,忘了绯本身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伴君如伴虎,更何况是陪伴着一只怪兽。

  绯脑筋也转过来,她未免有些高看神乐了。世界上不缺豪言壮语喊口号的家伙,但真到了临死关头,还是会认怂。

  神乐捡起一截树枝戳戳地上的焦炭“他死了吗?”“还没,心脏不死,奈落不灭。这家伙鬼着呢,眼看打不过白面者,就把自己的心分出去了”绯擦擦鼻子“你能感应到他的心脏在何处吗?”

  神乐摇摇头,说“风中没有带来他的气味,估计是藏到地下去了”“那怎么办?”绯抿嘴“我一直觉得这厮是被剧情杀干掉的,不然高桥老师至少还能再画五百集”

  对于绯偶尔会蹦出些完全听不懂的外来词,阎月判和神乐都习以为常。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无限之狂气兵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