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汉当更强 > 第三十二章 说曹操,夏侯到

第三十二章 说曹操,夏侯到

  在县狱的客舍里将就了一夜过后,第二天一早,项康和项家子弟先是领回了被县吏暂时扣押的武器,然后才正式离开县狱回家,结果昨天同样在县城里住了一夜的冯仲早已在县狱门口守侯,主动提出与项家子弟搭伴回家。

  已经通过项康和冯仲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项家子弟当然不会拒绝与冯仲一起回家的提议,不过冯仲却明显的有些心事,一起返回侍岭亭的路上,冯仲除了向项康打听了一下昨天的审问经过后,路上就基本上没什么言语,神情除了有些忧心忡忡外,甚至还有些愁眉苦脸。

  看出冯仲心中有事,还算讲点良心的项康便主动问道:“大兄,出什么事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差事越来越不好干了。”冯仲叹了口气,说道:“昨天县寺里传出消息,咸阳那边又来了文书,要征发第二轮戍役去戍边,东乡又要有人倒霉,我也又要得罪乡亲了。”

  “又要征发戍役?”项康一惊,忙问道:“伍游徼前段时间,不是刚带着一批人去了雁门服戍役,这才过去多久,怎么又要征发戍卒戍边?马上就要开始春耕了,把民夫带走,这春耕还怎么搞?”

  “我愁的就是这点,今天都已经正月初六了,再有十来天就要春耕了,这时候抽调民夫,得罪人啊。”冯仲长叹,愁眉苦脸的说道:“才隔了两个来月就征发第二轮戍役,照这速度,搞不好明年之内就得把五轮全部征发完,到时候连秋收都得成大问题。”

  “我属于第几轮?”项康赶紧问道。

  “最后一轮,兄弟你的户籍是编在右闾,按顺序是最后一轮。”冯仲的回答让项康松了口气,说道:“不过兄弟你的堂兄弟,有一半是在左闾,编在第四轮。”

  言罢,冯仲又低声说道:“项康兄弟,如果朝廷真的征发第四轮戍役,到时候你可要多帮我劝劝你的堂兄弟们,请他们千万别乱来,否则我也得跟着倒霉。”

  “大兄你是代理游徼,掌管缉盗,怎么你也会跟着倒霉?”项康疑惑问道。

  “我的户籍,也是编在左闾。”冯仲愁眉苦脸的说道:“如果朝廷真的征发第四轮戍役,到时候东乡带队去服戍役的,十有八九就会是我,所以到时候你的兄弟们如果乱来,我也得倒霉。”

  项康默然,冯仲却是越说越是愁眉苦脸,说道:“希望这次征发戍役千万别出岔子,如果象沛县那样,搞不好等不到征发第四轮戍役,我就得先倒霉。”

  “沛县?!”对这个名字十分敏感的项康心中一震,忙问道:“大兄,沛县那边怎么了?”

  “沛县有个叫刘季的亭长,带着去骊山服役的囚犯跑了。”

  冯仲一句话就差点让项康摔了一个嘴啃泥,也让知道刘邦原名叫做刘季的项康惊讶出声,“刘季已经带着囚犯跑了?”

  “对,听说跑去了芒砀山当了强盗。”心事正重,冯仲也没发现项康话里的语病,只是顺口说道:“听说他押解囚犯去骊山做工,才刚出城就跑了不少人,他知道罪责难逃,就干脆把囚犯全部放了,带着十几个愿意跟他走的囚犯去了芒砀山,在那里当了强盗,连累得沛县的好几个官吏跟着倒霉。”

  “快了。”项康心中惨叫,“刘邦已经跑了,乱世快来了。”

  度过了乍闻刘邦逃亡的惊骇过后,项康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迅速盘算起了自己的将来,结果不盘算还好,仔细一琢磨,项康发现自己对于乱世到来的准备还是远远不够,虽说自己与冯仲合伙开的铁匠铺生意相当不错,但是钢铁产量太少,打造出来的武器和铁器又要优先出售牟利,赚钱采购原材料维持生产,能够私藏下来的武器少得可怜,在需要时起不了多少作用。

  其次是人手问题,如果真到了必须起兵的地步,十几个项家子弟倒是有可能跟自己走,但这点人同样起不了多少作用。而冯仲手下虽然有一些亭卒和食客可用,但冯仲与自己只是朋友和生意伙伴的关系,到时候会不会跟自己走肯定两说。同时自己的年龄和威望也明显不够,到时候能不能让项家子弟心甘情愿的奉自己为主都还是一回事,更别说是让冯仲和其他人向自己效忠。

  “难道真要等到项梁和项羽带着军队打到下相再说?”项康一度甚至都有些想放弃,可又不愿这么坐着干等,又在心里说道:“但这么做是不是太被动了?再说了,我肯定已经改变了一些历史,会不会引发什么蝴蝶效应,提前给我带来什么危险?”

  心事重重的回到了侍岭亭后,冯仲倒是又邀请项家子弟到自己家里做客,习惯了混吃混喝的项家子弟也硬拉着项康接受了冯仲的邀请,而因为靠着与项康合伙铁匠铺赚到了一些秦半两的缘故,老冯家的饭菜质量明显上升了不少,不但有鲜肉鲜鱼和淮流域常见的贝类,甚至还有一大块从市集上买来的病死牛肉,同时冯仲又叫门下食客搬来了比平时更多的米酒,豪爽的招呼道:“项兄弟,各位项公子,放开肚皮吃,放开肚皮喝,不够我马上叫人再去买!”

  项家兄弟轰然叫好,一边向冯仲道谢,一边甩开了腮帮子大吃大喝,坐在项康旁边的项冠还用手肘捅了一下项康,说道:“阿弟,你和虞家小妹的事得抓紧,他家那么有钱,陪嫁肯定少不了,到时候咱们可就能天天吃上这样的好酒好菜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正在为将来犯愁的项康听到项冠这话,不由眼睛一亮,暗道:“对啊,我怎么把老虞家给忘了?他家那么有钱,如果能拿出来资助我,很多事就好办多了啊!”

  想到这里,又想到自己昨天在周县令面前曾经盘算过的事,一个恶毒却又绝对是出自善意的念头,不由浮现在了项康的脑海中——能不能想什么办法,借那个单右尉的手,把虞家逼得无路可走,只能是乖乖的把女儿嫁给自己,坐上自己的战车,把他家的钱拿出来给自己用于起兵?

  “如果能想什么办法,让虞家搬家到侍岭亭来,事情就好办多了。”项康甚至还盘算起了计划的步骤,暗道:“虞家到了侍岭亭人生地不熟,什么事都得仰仗我们项家,还有和我穿一条裤子的冯仲帮忙,到时候要他们出钱出力,绝对要比现在容易许多……。”

  心中有了主意和打算,可究竟怎么才能让虞家心甘情愿的搬到侍岭亭来让自己宰割,项康心中一时还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不过还好,项康还有点时间,同时项康也相信凌县那个单右尉绝对不会就此收手罢休,自己随时有可能得到他的强力帮助,所以项康也不怎么着急,是日与交情益发亲厚的冯仲尽兴而散,次日就又回到自己和冯仲合伙开设的铁匠铺中主持炼钢,管理经营。

  其后的一段时间里再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单右尉没有来鸡蛋里挑骨头,虞家那边也太平无事,项家子弟照常东游西逛,项康则在经营铁匠铺的闲暇时间里,打着参观冯仲训练东乡各亭亭卒的旗号,结识了下相东乡十亭的所有亭长,虽然没象和冯仲一样结成知己好友,却还是建立了一定的友谊,见面点头互相熟识,称兄道弟勾肩搭背,多多少少的为自己的将来建立了一点基础。

  同时侍岭亭出产的优良铁器也越来越有名气,不但周边的凌县、下邳、取虑和僮县等地商人百姓争先恐后的跑来侍岭亭采购铁器,就连曾经是楚国国都的彭城和更远的萧县、留县等地的商人也纷纷慕名而来,采购侍岭亭出产的铁制武器和农具到各地贩卖牟利或自用,项康和冯仲合伙开设的铁匠铺也因此生意日益火暴,让项康有了更多的闲钱自用和帮补家计,冯仲也因此笑得天天合不拢嘴,成天就在人前吹嘘,说自己这辈子最聪明的一个决定就是和项康化敌为友,结交成手足兄弟。

  这不,这天刚把一炉先炼出来的钢水倒进模具里,累得满身大汗的项康正在大口大口喝水的时候,冯仲就又笑嘻嘻的来到了项康的面前,一见面就满脸兴奋的对项康说道:“兄弟,好消息,大买卖,沛县的曹狱掾派人带着传引来我们这里,想买六十把铁刀去给沛县的官差用,还说如果能给他们一个好价钱的话,曹狱掾可以帮我们劝沛县的都尉和各乡的游徼、亭长,让他们的人全都买我们侍岭亭的武器用。”

  “沛县?”这个时代没有那个地名更让项康警觉,有些惊讶的问道:“沛县的狱掾,专人派人走这么远的路来我们这里买刀?”

  “谁叫兄弟你炼的铁好呢?”冯仲笑得益发开心,又说道:“放心,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传验了,没什么问题,千真万确是沛县曹狱掾派来的,人就在外面,我这就把他叫进来?咱们兄弟一起当面和他谈谈价钱?”

  六十把钢刀对项康的小铁匠铺来说确实是一笔不小的买卖,所以项康也就点了点头,同意亲自接见沛县曹狱掾派来的人,然后不一刻,一个满脸粗硬黑胡子的彪形大汉就被领到了项康和冯仲的面前,冯仲先给那彪形大汉介绍了项康的名字身份,那看似粗豪的彪形大汉也很有礼貌,马上就向项康拱手说道:“沛县狱卒樊哙,奉上吏曹狱掾之令,见过……。”

  “噗!”

  彪形大汉樊哙的话没能全部说完,因为他才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正在喝水的项康就一张口,把一口水喷到了他的面前,还差点直接喷到了态度脸上。再接着,项康又指着樊哙惊叫问道:“你说什么?你叫什么?”

  “在下樊哙啊。”樊哙满头雾水的回答,又问道:“怎么?项公子,在下刚才没说清楚?”

  项康傻傻的看着樊哙,半晌才回过神来,赶紧又问道:“沛县曹狱掾?樊壮士,你们沛县的狱掾,叫什么名字?”

  “在下的上吏叫做曹参。”樊哙继续如实回答,道:“曹参曹狱掾。”

  项康继续张口结舌,半晌才在心里喃喃说了一句,“前些天才提到刘季刘老三,没想到是说曹操,曹仁把夏侯惇派来了。”

看过《汉当更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