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神工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执业考核续二

第四百二十五章 执业考核续二

  全国的医师医德医风考评都是按照《卫生系统医德医风考评表》内容进行自我评价、科室评价、单位评价,最后确定等次。放在郭泰来这个具体的个例身上,就是自我评价,然后后两项都是正义坊美容院来进行,完全合乎规范。卫

  生局或者卫生厅当然可以直接评定某个医师医德差,甚至可以直接吊销某个医师的医师执业证书,但前提是发生了重大的医患矛盾或者医疗事故的基础上。郭

  泰来的正义坊美容院,可从来没有接受过一例投诉,没有发生过一例医患纠纷,也没有发生过一例医疗事故,就算是省卫生厅,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吊销执业证书吧?“

  好!”苏处无话可说,只能承认郭泰来说的有道理,他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提出什么异议:“就算你的医德医风考评是合格,或者优秀。那么,业务水平考核,还是由卫生局来进行的。”“

  苏处,小郭的业务水平笔试,成绩是优秀。”旁边的王科长不失时机的插了一嘴,免得让苏处说出来郭泰来笔试考试不合格的结果。扭

  头扫了王科长一眼,苏处一点脾气都没有。不过他本来也没想过能在这上面卡住郭泰来,只是淡淡的笑道:“这次省厅在考核的时候,多加了一个随机抽查业务水平的步骤,这是省厅正式下文通知的。很巧合,随机抽查的名单中有你。”

  “既然是省厅下文的规定,那肯定是要执行的。”郭泰来笑呵呵的说道:“苏处想要怎么考核?我报的是中医针灸执业,要考核针法还是灸法?”

  “都要考。”苏处也笑呵呵的说道:“不过死板的考核看不到直观的效果,不如找个病例来考核?”“

  如果这是考题的话。”郭泰来对此并不在意,笑着回答道:“完全没有问题。”“

  小郭你的业务水平应该是很高的。”苏处现在占据了上风,脸上也不是那么威严,始终笑眯眯的:“我也相信这一点,那就出个简单的题。我们卫生局有个同事,今天感冒了,不停的流鼻涕,考题就这个好了,小郭你用针灸给治疗一下吧!”苏

  处笑眯眯的说出这个考题的时候,旁边的王科长和张科长直接就瞪大了眼睛,不会吧?这也太狠了吧?

  为了不让郭泰来通过这个执业资格考核,居然用这么狠的题目?

  很多人都以为感冒其实是个小问题,小麻烦,吃点感冒药就能治好,其实大谬不然。感

  冒是一种上呼吸道感染,一般90—95%的感冒都由病毒引起,只有5%—10%的感冒可能是细菌、支原体、衣原体、立克次体甚至真菌、放线菌、钩端螺旋体、原虫等病原体感染导致的上呼吸道感染。到现在为止,已经知道的就有超过240种不同血清型的病毒能够引起感冒。

  由病毒引起的感冒,只能杀灭细菌的抗生素对其不会起作用。在治疗单纯的病毒感冒中使用抗生素起不到任何治疗作用,而且可能增加不良反应和肠道细菌的耐药情况,有害无利。即使在患感冒的同时发生了细菌感染,需要使用抗生素,也必须由医生决定如何使用,患者不应自行使用。感

  冒虽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疾病,但却不是简单而普通的疾病。至少目前的医学水平,在对付感冒上,还常常心有余而力不足。它是一种“不治之症”,想要用药物将其彻底根除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绝大部分感冒药都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负责缓解症状。普

  通病毒性感冒,理论上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如无合并症时就算不吃药一般一周左右可自愈。所以有人戏称,对付感冒,吃药一星期,不吃药一个礼拜。

  面对这种现代医学都束手无策的“不治之症”,苏处的考题却是让郭泰来用针灸来治疗,这不是故意刁难吗?

  “那治疗到什么效果算是通过呢?”郭泰来却没有半点的惊慌,笑呵呵的问道。“

  目前这个同事的症状也只是流鼻涕,那就针灸完不流鼻涕就算通过吧!”苏处仿佛一点都不觉的自己是在刁难人,很自然的说道:“稍等,你准备针具,我去叫人。”说

  完,苏处径自站起来走了出去。会议室里只留下郭泰来他们三个。等苏处一走出去,王科长就站了起来:“小郭,这……”

  “没关系。”郭泰来冲王科和张科笑了笑:“只是治疗流鼻涕的话,我倒是可是试试。放心吧,我去准备针具。”郭

  泰来去取针具了,留下王科长和张科长两人面面相觑,针灸治疗感冒?针灸完不流鼻涕?这可能吗?来个国宝级的中医大师也不敢这么保证吧?没

  一会,会议室里人再次来齐。办公室里多了一个患者,症状没错,感冒流鼻涕,也不咳嗽也不喉咙疼,只有流鼻涕。

  那个患感冒的卫生局的工作人员知道他要来做什么之后,一脸的懵圈。不知道自己是在梦游还是苏处在开玩笑,感冒流鼻涕还能用针灸治疗?这是医师执业资格的考题?卫

  生局的,多多少少肯定也知道一些医学常识的。感冒他也恰好知道,正因为懂行,才觉得不可思议。要

  是每个中医师都是这个考题的话,这工作人员都怀疑这满世界还能不能有一个拥有执业资格的中医针灸师了。这个要考核的胖子,是杀了苏处他爹了还是抢了苏处的老婆了?也只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才会给这么狠的让人绝望的考题吧?郭

  泰来也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全套的针具和消毒的酒精棉花,他倒是一点都不惊慌。进来之后,先用酒精棉花擦洗了自己的双手消过毒之后,才笑呵呵的检查患者的状况,不时的还问一些他的感受,好像还真是煞有其事一般。患

  感冒的工作人员倒是真的想问一问郭泰来,你这真的是认真的吗?故弄玄虚好像也没有这样的吧?

  普通感冒这种“不治之症”,是针灸能治好的?

看过《神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