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章 诡异的消息

第二十章 诡异的消息

  经过了那天晚上的深谈,我们这一行四人一鬼,总算是拧成了一股绳,而在老林子的冒险生活也从那一天开始正式拉开了帷幕。

  走出了那温暖的供给猎人们歇脚的窝棚,我们要面对的就是茫茫的,充满了许多未知,神秘的老林子了。

  一路走得也算顺利,毕竟外围的几片山岭,用老张的话来说,是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去,熟得不能再熟,当然也就走的顺利。

  甚至,在这片儿外围老林子里,我们还遇见过几个人,老张说是附近屯子里的猎人,入冬了也不想老‘猫’着,出来活动活动手脚,也顺便打几个野味,改善一下生活。

  这虽然已经是初冬了,整个老林子银装素裹,但也是看不尽的风景,因为老张不闲着,总是能为我们说说,哪个是珍惜的树种,哪个能称得上活化石了,末了,也总会自豪的说一句:“咱老林子里,啥宝贝没有?这老林子是老天恩赐给咱们东北人的。”

  这话说的没错,人要懂得感恩,老张的话虽然朴实,可和从小师父们教育我们的,常常不谋而合,我们三个都深表认同,只有吴老鬼,没事儿人似的,飘在老张面前,问得却是另外的话儿:“老张,你说这一大片儿老林子的‘棍儿’都是一只大狗熊?是啥样的大狗熊啊?能有那快成精的大鸟儿厉害?”

  自从和老张说开了以后,吴老鬼是绝对不忌讳在老张面前飘来飘去的,可能有一些愧疚的原因吧,吴老鬼对老张那是分外的亲热,老张对吴老鬼的存在也适应的很快,而且自从说开了以后,老张的话明显也多了起来,所以面对吴老鬼的问题,老张也回答的挺耐心:“这大狗熊,可不是一般的大狗熊,那是脑子里开了智慧的,叫人熊!人熊的传说,你们总是听说过的吧?因为狗熊是熊瞎子,它看不清楚,所以它为了确定你是不是能吃的人,总是轻手轻脚的走到背后,然后突然就搭住你的肩膀,这时候,你要转头,它就知道你是个活物了,张嘴就能咬你脖子。”

  老张说的挺认真,听得我确实毛骨悚然,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而承心哥则神经质的朝着后面望了望,生怕窜出一只熊瞎子,忽然就搭住他的肩膀了。

  老张见我们这反映,神色间还颇有些得意,东北人好面子,总得有一个话儿能把人震住,显然,我和承心哥的反映也就是被震住了。

  这让老张来了谈性,继续说到:“知道吗?其实狗熊这家伙,有时还是挺好玩儿的,特别是黑熊,性子温顺,能问你讨吃的,傻呼呼的样子,看着还挺逗人儿!灰熊厉害点儿,也不好接近,遇见灰熊你得远远的避着,但是避开了也就没事儿了。可这人熊不同,人熊,人熊,除了能人立而起,吃人的熊说得也是它!这一片儿有人熊,是这十里八村儿的人都知道的,它手底下可有三条人命,大家也就想把这个大害虫给除掉了,可关键是它是棍儿,有那么好对付吗?我怀疑它也成了精,这么些年,硬是没人能逮着它!不过,你要问我,它和那大鸟儿谁厉害点儿,我一定告诉你是大鸟儿,为啥?都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啊,大鸟儿护住最外面的林子,那人熊愣是不敢跨进去半步,说到底,那人熊再精明,也是野兽,说它成精是抬举它,可大鸟儿不一样,那是真正的快成精了呐。”

  老张滔滔不绝的说,说的吴老鬼一个鬼物都缩了缩脖子,老朝后面张望,老张的看得好笑:“我说老吴,你没半两肉,你怕啥?再说,这人熊冬天可是要睡觉的,它懒得理你呢。”

  说完,我们一行人都笑了起来,也就在这时,我听见有一个人声远远的传来:“老张...”

  敢情还是老张的熟人?我们也不吃惊,毕竟这一路上,已经预见了三拨儿人,三拨儿人都认识老张!

  所以我们四周看了看,远远的就看见山坡上站着几个人,正冲着老张打招呼,老张也看见了他们,隔着这么些距离就开始招手:“嗨,老沈,老严,这冷的天,你们还在山里转悠呢?”

  我不得不感慨,这些混老林子的人,都是老鹰变得,这么远的距离,愣是认得出谁是谁?一喊一个准儿!

  说话间,那些在山坡上的人已经开始往下走了,下坡路快,没等几分钟,那些人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一见老张就来了个热情的熊抱,有条汉子还掏出一壶酒来,热情的招呼着我们:“整点儿?这天寒地冻的,喝口酒,全身都暖。”

  这就是北方汉子的热情,我们也不矫情,接过那小酒袋子,一人就整了一口,依旧是辣乎乎的口感,暖到心里,在北方这边喝酒没那么多讲究,够劲儿,够辣,够暖,能大口喝,就是好酒,就是好汉子。

  热情的寒暄过后,那个叫老沈的中年人说话:“老张,你这是往哪儿走呢?过了这匹山,就没啥人烟了,落脚的窝棚都找不到了,我咋瞅着你没回去的意思呢?”

  老张只是笑,不接话,笑是感谢老沈的关心,至于不接话,是因为男人家哪有那么八卦,他没征求过我们的意见,不想详说。

  老沈也不多问,只是提醒到:“我们在这片山上,下好了套子,过几天就准备来看看,能套着几个孢子,这会儿要往回赶了,你们要回去,咱们就一起。听老袁说,这段时间,这深山里,有家伙恐怕不老实,窜出来了,人多,走着安全些。”

  老张一听这话,来了兴趣,问到:“啥意思啊?”

  “你知道,这片林子,是那老人熊的地儿,带着它的熊崽子们在这里威风,看着入冬了吧,也就消停了,所以我们在这片儿打猎,一般都选在冬天。可是,前些日子,老袁进山下套子,发现这雪地里有不对劲儿的足迹,他跟着足迹瞅了半天,没看见正主儿在哪里,心里却敞亮着,有家伙从深山里窜出来了,要在这儿‘立棍儿’(称王争霸),趁着冬天先来圈地盘了。”老沈面带愁色的说到。

  也难怪老沈愁,毕竟深山里窜出来的东西,能‘立棍儿’的,哪个是好相与的?这就意味着,他们不能痛快的在山里经营营生了,就比如说打个猎,采个药,寻个参的,这可真愁人,因为林场的工资也就够吃饭,想小日子能滋润点儿,还得靠这大山。

  老沈愁,老张听了也愁,他问到:“可知道正主儿是个啥?野猪?东北虎?那不可能,老毛子那边的山里怕是要多些,咱们这里难寻了!狼?凭啥和人熊争啊?是...”

  老张还在猜测着,老沈已经打断了老张的话,有些踌躇的看了我们了一眼,却不回答老张,只是问老张:“这些年轻的后生,大姑娘是进山来看新鲜,旅游的?那不是有特地的旅游路线吗?跑这些生僻的老林子来,可不好玩儿。”

  这话说的,就是在提醒老张,当着生人不好说话,也在提醒我们来看看就回了,这心肠是热的。

  旁边那个给我们递酒的汉子也奇怪的问了一句:“老张,你不做这个营生的,带人进山找点引路钱?家里困难了?”

  这些人的热情,让老张哭笑不得,可老张也是个实在人,赶紧说到:“不是来贪新鲜的后生,实话跟你说,他们可是大本事的人,进山没问题,其余的你们也别多问,在他们面前,啥话都能说,老沈,你说,到底是啥玩意儿跑这边来了?赶紧的吧!”

  老张催促到,老沈当下也不再犹豫,小声说了:“你知道的,这老林子里怪事儿多,那脚印以老袁的经验,愣是看不出来是个啥,说是狼吧,那爪子可比狼大多了,你也知道,那人熊也怪,大冬天的,其它的熊睡得敲锣打鼓都不醒,它还常常莫名其妙的醒来,晃荡一圈儿再去睡,说不定就一场好打!总之妖怪打架,咱们凡人连热闹都别去看,赶紧的,撤回去吧。”

  老沈很诚恳的说到,老张一听眉头一皱,啜着牙花儿,过了好半天才说了句:“不对,这不对劲儿,这深林子的家伙跑出来干啥?里面没人打扰,不比这外面好啊?不能够啊!”

  ?  ?七更到。

  ?  

  ????  

  (本章完)

看过《我当道士那些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