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武侠世界侠客行 > 第六百零三章 皇宫内

第六百零三章 皇宫内

  李侠客自从穿越到了这个主世界之后,基本上还没有怕过什么,他这人胆大心细,看事情看的又开,天生的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放在和平年代就是潜在的暴徒。

  平时安分守己,一旦触犯了他的逆鳞,那就会做出无法无天的大事情来。

  在他上辈子的时候,因为社会稳定,甚少杀戮,基本上大家日子都过的比较踏实,即便是有些拌嘴动手的事情,那也就是打一场架就完事了,而每次打架的结果都是李侠客赢,这倒是不会对他产生多大的刺激。

  可到了主世界之后,见识到了主世界的种种残忍之后,李侠客潜在的天性就被激发了出来,无法无天,快意恩仇!

  生平就没有感到害怕过,也没有怕过任何人,最多也就是之前见到太师任道远出手的时候,被惊了一下,除此之外,这天下间还没有令他感到害怕的存在。

  可是就在他拿到这鱼蓝信徒手中不满一尺的肉娃娃时,功聚双目之下,却看到了令他毛骨悚然的一幕景象。

  这肉娃娃就如同一个未满三朝的婴儿,只是混沌没面目,可是体内却另有乾坤,里面似乎存在一片血海汪洋,在这片血海之中,混在了无数人的微弱气息,似乎只要这血海发生变故,海面上的无数生人气息将会瞬间被血水吞没。

  李侠客虽然不明白这血海是做什么的,但却能感应出血色汪洋的可怕与诡异,他只是用用精神“看”了一眼,便有点经受不住,整个人后脖颈都在发凉,一阵阵的心惊肉跳。

  “这东西你是从哪得来的?”

  李侠客将手中的肉质小人拿到白衣信徒面前:“这是干什么用的?”

  他这句话说出之时,已经运用了精神秘法。

  以他此时的精神修为,别说是一般的武道高手,即便是武道宗师,毫无准备之下,被他这么一声大喝,恐怕也得神智错乱一会不可。

  面前这位鱼蓝仙姑的信徒,虽然也算是有点诡异的本领,但在李侠客面前完全不够瞧的,此时听到李侠客这蕴含精神力道的询问,眼神登时变得迷茫起来,喃喃道:“这是仙姑赐予我的法器,让我每日在城中游走,只要遇到一人,便暗中靠近,这人偶就能摄取这人的气息。摄取的气息越多,这人偶的力量就越强。”

  李侠客问道:“摄取人的气息有什么用?”

  这名信徒喃喃道:“仙姑说,只要人偶摄取了人的气息之后,就能慢慢的将他们感化,成为仙姑的信徒。”

  李侠客再问,这白衣赤足信徒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看来就知道这么多。

  眼看问不出什么来了,李侠客叹了口气,将其拎着扔给了手下几个差役,自己却拿着手中的肉娃娃向太师府走去。

  直觉告诉他,他手中这个肉质小人的来历非同小可,令他如此胆大包天的人都感到一阵阵心惊,要知道他可是武道宗师里面顶尖的大高手,绝非一般高手可比。连他都对这个肉质小人的气息感到心惊,可见这小人有多么的不同寻常。

  对于这样的东西,他不敢擅自做决定,还是找一个明白人处理一下比较好。

  现在整个中京城内谁是明白人?自然是老太师任道远,况且李侠客来到京城之后,见到的人中,能称得上高人的也就任道远了,其余的十二哥封无尘还有叶云,虽然也都算是人中英杰,但是比李侠客还差了那么一点,李侠客不至于小瞧他们,但也不会对他们生出佩服之心。

  此时出现了这种状况,李侠客不认为他们能将解决得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太师任道远。

  等来到太师府,仆人任行将李侠客接进院内,道:“李大人,老爷已经入宫面见皇上,至今未归,他已经吩咐了小人,若是您来到府内,还请稍等一会儿,您先用茶!”

  李侠客问道:“不知老太师去皇宫所为何事?”

  任行道:“老爷的事情,小人却是不知。”

  李侠客无奈,只能在客厅饮茶等待。

  且说太师任道远摧毁鱼蓝仙姑庙之后,下了山,径直走入皇宫。

  他是三朝太师,托孤老臣,有擅入皇宫之权,无须通报,便来到了皇宫大内,求见皇帝周安平。

  周安平听到太师求见,吓了一跳,他这几天有祭拜鱼蓝仙姑的念头,就是因为任道远闭关不出的缘故,想趁着任道远不曾出关,到时候祭拜鱼蓝仙姑,少了老太师阻拦,木已成舟,任道远即便事后发怒,那也是无可奈何了。

  却没有想到任道远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关了,大出周安平所料,登时就慌张起来,环顾左右,问身边嫦妲:“爱妃,这可如何是好?老太师来了!”

  嫦妲道:“陛下,您是一国之主,何必如此害怕太师?况且您是圣明君主,主政不曾有过错,老太师来见你,你见他便是,何必如此怕他?”

  周安平道:“你不懂!老太师乃是三朝老臣,我父王临去之时曾对我言道,老太师忠君体国,是国之栋梁,朝中之事尽数听老太师的便是,不可妄加干涉,同时又给他一条鞭子,上打君王,下打奸佞,故而我有点怕他!”

  嫦妲道:“竟然还给他鞭子?老皇爷也忍心?”

  周安平道:“且不要说了,这已经是好的了!你有所不知,当时老太师向父王要的不是鞭子,而是一把斩龙剑,说天子昏庸,他便斩杀昏君,另立明主!父王再三劝阻,方才改成了一把鞭子,约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可以打,不能废。爱妃,你说我如何能不怕他?”

  嫦妲道:“自古以来,哪有臣子打君王的?你便站在这里,看他敢不敢打?忤逆天子,就是大罪,他若是敢鞭打天子,就不怕上天责怪么?”

  正在这时,便听到外面脚步声响起,任道远已然闯到院子里,高声叫道:“陛下,老臣有要事禀报!”

  周安平慌忙起身,吩咐身边太监:“朱喜尔,你出去看看,看太师手上有没有鞭子?若是有的话,就告诉他我今日身体微感不适,若是手中没有鞭子,脸上也无怒气,那便请他进来!”

  朱喜尔抖擞精神,壮了壮胆子,手持浮尘,缓缓向外面走去,等到了院外,见任道远空着手,不曾拿鞭子,这才放下心来,急忙施礼道:“老太师,劳烦等待片刻,小人……”

  话未说完,便被任道远扒拉到了一边:“休得聒噪!”

  他大步上前,走入大殿之内,一根鞭子从袖内钻了出来:“陛下,还认得这根鞭子么?”

  :。:

看过《武侠世界侠客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