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武侠世界侠客行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战斗的延续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战斗的延续

  几年前,血衣头陀从小西天菩提园内动身,准备去中原示警,提醒大帅龙淳注意防范呼罗跋,最后引的呼罗跋在千里之外与其精神交锋,最后要不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血衣头陀恐怕要被呼罗跋重创,根本就没有机会提醒大帅龙淳。

  但那一次交手,呼罗跋占据地利之便,又派遣了无数草原高手对血衣头陀进行拦截,消耗了他不少精气,最后才以逸待劳,堵住了血衣头陀,可谓是有点胜之不武。

  所以在血衣头陀返回下阳关,向大帅龙淳示警之后,便即闭关修炼,寻求突破。

  他与呼罗跋虽然没有拳拳到肉的交锋,但只是在精神上的对决,便已经使他受益匪浅,因此在出关之后,杀生菩提功终于到了大成之境。

  只是刚刚出关,便发生了腾格里遥击大帅龙淳的大事情,为了托住腾格里,给下阳兵士争取时间,血衣头陀不得不与六名宗师级武道高手,深夜奔袭金帐汗国军营,与腾格里进行交战,最后虽然将腾格里重创,但他们这些人却也有三名高手被敌人包围,力竭而死,还有两名在大军中消失不见,只有血衣头陀与好友陆天林逃了出来。

  后来血衣头陀返回大林寺内坐化,陆天林也消失无踪,整个中原的宗师级高手经此一战,伤亡惨重,几乎无一生还,由此高手凋零,中原武林式微。

  血衣头陀等人与腾格里之间乃是两军相争,事关国运,腾格里并没有按照武林规矩与他们单对单的决战,而是直接调动军队绞杀几人,血衣头陀等人因为寡不敌众,这才死的死,伤的伤。

  但是血衣头陀与呼罗跋却不同,两人都是佛门中人,呼罗跋是西域金顶圣山的圣师,而血衣头陀则是中原佛门大林寺的第一高手,两人之间的争斗不单单是他们个人的较量,更涉及到西域佛门与中原佛门之间的道问题。

  血衣头陀本来想与呼罗跋相争,结果却不幸早死,他这一死,日后中原佛门与西域佛门的道统之争,自然而然的便落到了他传人的头上。

  从呼罗跋与血衣头陀开始,中原佛门与西域佛门维持千年的较量,就此拉开了序幕。

  而现在,这场争斗,正从安图南与抱人远去白衣人身上开始了延续。

  在安图南来到城墙上时,白衣人早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但是在安图南大精神感知中,却能模模糊糊的感应到白衣人的大致方位。他在看到白衣人的第一时间内,便将自己的精神种子“种”在了此人身上。

  如今这颗精神种子正在白衣人的心灵上艰难的“生根发芽”,给了安图南模模糊糊的一点感应。

  他这种精神种子乃是他“精神超越躯体”修行之法的一种运用,用精神锁住对方的气息与心灵之后,只要不出意外,一般情况下,对方都难以逃出感应。

  只是在城墙上稍一停留,安图南便即迈步走下城墙,手中蛇形木杖在笔直的城墙上点了几下,整个人与城墙成直角,与地面齐平,就这么一步步的向城墙下走去。

  而在远处的一条大道上,被白衣人抱在怀里的黑衣人缓缓睁开了眼睛,此时月色正浓,黑衣人微微凝神,便即看到了白衣人的模样,轻声道:“师兄?”

  这黑衣人说话的声音娇美清脆,竟然是一个女人。

  白衣人此时仍在快速奔行,整个人如同轻纱薄雾一般,两侧的树木飞一般的倒退。

  见怀中女子醒来,当即笑道:“师妹,你醒了?”

  他不待女子询问,继续道:“咱们现在是在中宝城的外面,你刚才被呼罗跋的大徒弟以精神秘法震晕了,现在我已经把你从那座院子里救了出来,咱们正在逃亡路上。”

  黑衣女子“啊”了一声,挣扎着便要下地。

  白衣人笑道:“你现在精神不佳,头脑混乱,还是不要下地为好,嗯,前方便有咱们的人接应,你不用着急,管保你没事。”

  两人正说话间,前方马蹄声响,两匹快马从淡薄的雾气中快速跑了过来,白衣人正在快速奔行的身子倏然停止。

  他奔行极快,但是说停就停,由极动而变得极静,给人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但也展露了惊人的武道修为。

  前面两匹马上,一名骑士见白衣人停下了身子,当即勒马低声问道:“是宫白羽先生么?”

  白衣人笑道:“是我!”

  马上骑士松了口气,道:“尊主知道宫先生来这中宝城救人,大为吃惊,嘱咐我们,一定要为先生做好接应,天幸先生无恙,否则中原武林又得遭受重创。”

  宫白羽哈哈大笑,将自己的师妹托起,送到一名女骑士身前,道:“你们带我师妹快走,后面正有大敌追来!”

  女骑士接过宫白羽的师妹,道:“若是一两个人来追,咱们打发了他便是!”

  她是中原武林中有名的青年高手之一,一向眼高于顶,倒也有资格说出这句话来。

  宫白羽笑道:“后面追来之人大有来头,那是呼罗跋的大徒弟安图南,手段极为高明,两位还是赶快带我师妹离开,不然的话,一会儿交手的话,我恐怕难以顾及大家。”

  青年女子脸上变色,失声道:“呼罗跋的大徒弟?西域尸僵安图南?他怎么来了?”

  西域圣师呼罗跋名贯天下,一开始中原武林只知道他,直到后来金帐汗国南侵,呼罗跋三个徒弟随之南下,大家这才知道西域还有这三名难缠的好手。死在三人手中的中原成名高手至少有几十名,使得三人早就打出了极其响亮的名号。

  尤其是安图南,形如传说中的僵尸一般,白布缠头,手持蛇形杖,阴气森森的,挑了不少武林门派,凶威赫赫,名震中原。

  现在听到安图南竟然现身中宝城,不由得这青年女骑士不惊,她即便自忖功夫高明,却也自知不是安图南的对手,此时听到宫白羽的话后,再也不敢废话,抱着宫白羽的师妹,勒转马头,一道烟的向来时路上跑去。

  她旁边的男骑士惊道:“安图南竟然来到了江南?难道西域国师呼罗跋要亲临江南之地么?这件事非同小可,我得尽快禀明尊主,以便做出应对。宫先生,前面还有一匹马在路上,你随我前行,一起乘马离开吧!安图南再厉害,还真能追上战马不成?”

  宫白羽摇头道:“我已经被他精神锁定,跑是跑不了的,况且我与他渊源颇深,早晚要做一场,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先见识一下呼罗跋大徒弟的本领其实也好!”

  他对青年骑士挥了挥手,笑道:“韩兄,你先回去吧。”

  韩姓青年犹豫片刻,道:“这样吧,宫先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咱们两个一起迎战这个安图南吧。”

  宫白羽摇头道:“他快来了,你快走!”

  便在此时,“笃笃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初听还在三四里之外,片刻之后,便已经到了一二里地,再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种敲击声已经到了几十丈外,远远的便可以看到大路上一道枯瘦的白色人影在薄薄的雾气中渐渐的清晰起来,手中木杖在地上轻轻一点,便发出“笃”的一声闷响,身子飘飞而起,瞬间飞出七八丈距离,眼看离他们越来越近。

  马上青年骑士只是听到木杖敲击地面的声音,便已经经受不住,人在马上一个恍惚,便已经滚落在了地上,只觉得心口发痛,呼吸不畅。

看过《武侠世界侠客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