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武侠世界侠客行 > 第四百九十章 夜幕

第四百九十章 夜幕

  “噗!”

  周元庆再不犹豫,手腕抖动,只是一剑下去,便将曹天野的脑袋斩下,鲜血喷涌,染红了地面。

  他收剑回鞘,转身看向李侠客,单膝跪倒:“多谢前辈成全小人,让我杀了血狼帮的这名高手,为我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

  血狼帮高手辈出,这段时间在中原武林闹出了很大的乱子,令很多人闻之色变,因为义军抵抗金帐汗国的缘故,导致血狼帮的不少好手频繁刺杀义军头领,这些人一击之后,远遁千里,无论成不成功,都会急速逃走,绝不给人擒杀的机会,因为轻身功法高明,飘忽不定,犹如鬼魅,给义军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周元庆早就听说过血狼帮的厉害,今天却是第一次知道血狼帮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更是第一次杀掉这种人。

  杀死血狼帮众,这对整个义军来说,应该都是第一次,也怪不得周元庆对李侠客这般感激,若是这个消息传出去,定然令义军士气大振,被血狼帮暗杀了这么多长时间,总算是杀了他们一员了,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无妨!一个杀手而已,死了也就死了,何必如此激动。”

  见周元庆下跪行礼,李侠客也不管他,径直转身进入帐篷:“血狼帮,塞外马贼,中原武林,还有什么朝廷、义军,嘿嘿,这个世界越来越有趣了!”

  而就在周元庆斩杀曹天野的时候,远处一座城池的府邸内,一名肤色黝黑,深目高鼻,头缠白布的枯瘦老者正坐在大厅里,向赤木合了解李侠客有关的消息。

  赤木合对这名老者极为尊敬,对于自己见到的有关李侠客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给了老者听,对于自己被李侠客赶出泗水城的事情也不曾有丝毫隐瞒。

  枯瘦老者听完之后,黄褐色的眼眸缓缓转了转,手中的蛇头杖在大厅的地面上轻轻点动,低头沉吟:“李侠客?难道真的就是圣师口中的那个天外三眼大汉么?赤木合,你也是学武的,当知道人力有时而穷,一个人便是再厉害,那也是血肉之躯,无论如何不能与大军抗衡。若是天下真有如此人物,也应该不理会凡尘之事才对。”

  随着他舌头木杖的轻轻点动,大厅里回荡起来一声声诡异的声响,震的地面都在缓缓晃动,大厅里烛光摇曳,如被风吹。

  整个大厅里的人听到这敲击声音后,俱都感到呼吸不畅,心跳不自禁的加速,胸口发闷,额头青筋条条绽出,一身真气都变的混乱起来。

  赤木合又惊又怒又是好奇,面前此人乃是呼罗跋圣师的大徒弟安图南,有着西域人与草原人的血统,是呼罗跋圣师的五大弟子之首,精修精神秘法,讲究精神驾驭肉身,力求从精神上超脱躯体,能忍受人体的极限。

  曾经被几十枚铁钉穿身,又埋进土里三日夜,依旧生龙活虎,不曾有丝毫损伤,便是被铁钉穿透的躯体也不药而愈。

  相比呼罗跋修炼的六道轮回秘术,安图南已经走出了与自己老师截然不同的路子,呼罗跋的修行是探究自身与宇宙的神秘联系,而安图南追求的则是精神超脱躯体,他虽然比不上自己老师的学究天人,但也算是走出了自己的路子。

  赤木合兄妹从泗水城逃离之后,便知道李侠客已然非人力所能抗衡,因此第一时间便联系到了在中原武林寻找高手切磋以求突破自我的安图南。

  听闻李侠客的相貌,事关老师呼罗跋,安图南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大半夜的便将赤木合叫起来,询问消息。

  此时赤木合见安图南以手杖敲击地面,震的自己头脑都产生晕眩的感觉来,便知道他已经运起了精神秘术,只是不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便做出了这种举动。

  正在疑惑之时,忽然便听到一道沉闷的吐气声从大厅的屋脊上响起,随后一个身穿夜行衣的人影从屋顶掉落,摔在了大厅门前,手捂胸口,嘴巴大张,如同跳出河岸的鱼儿,努力要吸口空气而不可得,看向大厅中坐着的安图南,眼中露出惊骇之色,伸手指向安图南时,手抬到一半,便即无力地垂了下去,缓缓瘫倒在地。

  也就在这个时候,赤木合几个人方才发现屋顶有人,人人脸上变色。

  “此人趴伏在屋顶有半个时辰了,功法是南朝佛门功法,应该是血衣头陀一脉的传人,赤木合,你把他绑了吧,我要问他一点事情。”

  在屋顶之人瘫倒之时,安图南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他轻声叹息道:“老师说的不错,这南朝还是有些底蕴的,高手众多,文化昌盛,可惜朝廷软弱,给了我们草原可乘之机。若是大帅龙淳不受伤,可能我们至今还被拒之门外,难以挺进中原。”

  赤木合脸色一黑,旋即笑道:“成王败寇,大势如此,师兄,你的精神秘术终于修至大成了么?门外这一位,修为可是不低啊,胆子也不小,连这里都敢来。”

  安图南并不以自己震伤敌人而自傲,神情淡淡,面色沉静:“我也只是趁其不备,方才将其精神扰乱,若是正面对敌,我未必能将他擒拿。”

  赤木合笑道:“师兄过谦了,此人既然躺在这里,自然是他远不如师兄的。”

  他转头向院内喝道:“把此人抓起来,用铁链绑上,问清楚他的来历,日后发兵征讨,剿灭其山门宗派!”

  “是吗?不知赤木合王子到底怎么剿灭我们中原门派?”

  在赤木合话音未落之时,院外一声长笑,一名白衣男子陡然出现在大厅门口,瞬间将瘫倒在地的男子抱起,身子如同一道游移不定的幻影,眨眼间便飞身上屋,笑道:“呼罗跋高徒,果然名不虚传!”

  本来坐在中间大椅上的呼罗跋倏然起身,低声喝道:“止!”

  已经飞上屋顶的白衣男子身子一晃,差点从屋顶摔下来,但一口气吸入,旋即站稳,笑声停止,低喝道:“精神秘法?了不起!”

  在他说出“精神秘法”四个字的时候,本来静止的身子复又前窜,等到“了不起”三个字说完之后,人已经消失在整个大院,落入了夜幕之中。

  安图南脸上露出讶异之色,从大厅里迈步前行,在满厅烛光的映照下,可以看到他竟然没有穿鞋子,赤着双脚。此时一步迈出,便到了庭院之内,第二步迈出,人已经到了屋顶之上。

  他看向白衣人消失的方向,眼中似乎有淡淡的火焰燃烧:“杀生菩提功!血衣头陀嫡传么?上一次我师与血衣头陀不曾正式交手,看来这战要从我们身上延续下来了!”

  此时抱着好友奔逃的白衣人,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安图南竟然也来了,难道呼罗跋也要下山不成?他若是下山的话,与腾格里两人联手,恐怕天下再无抗手,大夏真的危矣!”

  他在奔跑之际,身子陡然一僵,只觉得一双无形的眼睛正从自己身后遥遥注视着自己,似乎潜入了自己的心灵,抓住了自己的气息,无论如何摆脱不掉。

  “精神锁?嘿嘿,竟然已经修行到了这个地步?也好,我师与你师之间的争斗,就由咱们继续罢!”

  白衣人一声长啸,身子再次加速,跑到城墙之时,几个闪身,便到了墙头,沿着笔直的墙壁一路奔跑,竟然如在平地上一般,待到守城官兵反应过来时,此人早就消失不见。

  片刻后,呼罗跋的身影出现在了城墙之上,他深陷的眼窝砸火把的映照下闪烁着淡淡的猫儿一般的绿光:“此人是谁?血衣头陀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传人?”

看过《武侠世界侠客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