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武侠世界侠客行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省心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省心

  且说居不易与牛皋两人下了清风山,直奔青州城,两人进了城之后,找了一个客店住下,第二天便去城内打探消息,问了一下,青州府衙确实抓了一个叫做郑煜的贼匪头领,当时还伤了几个官兵,在城里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打探清楚之后,居不易终于放下心来,对牛皋道:“中秋前后,不适合斩杀囚犯,一旦过了中秋,这郑煜必然要被杀头,这个贼人,当年与我称兄道弟,最后害我最惨的也是他!只恨我不能亲自动手杀他,为我父母孩儿报仇!”

  牛皋道:“老师说了,手刃仇人最好,若是借助他人斩杀自己从仇人,其实也算是自己报仇了!”

  两人累了一天,到了晚上各自烫脚睡觉,也就在半夜时分,忽然间脚步声起,一对人马包围了客店,灯笼火把将整条大街照的通亮。

  牛皋早被惊醒,快速穿了衣服,将自己来时的铁枪抄在手中,对跳起来的居不易道:“师兄,有点不对劲儿!我们被包围了!”

  居不易也已经穿好了衣服,拿起自己随身的长剑,低声道:“快走!看来是黄信出卖了我们!”

  便在此时,就听到马蹄声响,一人在客店外面大声喝道:“居不易!牛皋!你们这两个清风山的贼寇,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来青州城内生事!快快自缚双手,下来投降,若是胆敢拒捕,休怪某家出手无情!”

  牛皋点开窗棂纸向外看去,只见客栈外面已然被一伙官兵包围,一名骑马的高大汉子,手提一根狼牙棒,矗立在客店门前,大声喝骂。

  居不易随后也向外看了看,脸色凝重,对牛皋道:“师弟,这里官兵不少,一会儿你休要管我,自己逃命便是,我若是能逃得脱,咱们都回清风山汇合,若是我陷入敌手,你便去清风山请老师救我。万不鲁莽!”

  牛皋道:“怕个鸟!我去把这带头的将领一枪戳死,再把这些人打散,咱们俩杀出去便是!几百个人,打甚鸟紧!”

  居不易摇头道:“师弟,我不是你,你有万人敌的本领,自然可以杀进杀出,我对上十来个也还可以,多了便只能束手就擒,咱们两个在一起,反倒是那你的累赘,连累你也走不脱!”

  他推了一下牛皋,喝道:“快走!你去后门,我往前门!”

  牛皋是个有决断的人,道:“好!我这便走,师兄你若是走不脱被抓,我和老师再来救你,你若是被杀,我便杀这些人全家为你报仇!”

  他这句话说话,却没有听从居不易的吩咐,而是直接从客店的前门走了出去,边走边道:“师兄,后门人少,你从后门走吧!”

  一句话说完,身子陡然前扑,将客店两扇大门尽数撞飞,手提一扇门当做盾牌,另一只手拿着铁枪只是一扫,门口的几个官兵当场被他扫飞五六个,随后将木门猛然扔向为首的将军,喝道:“你是哪个撮鸟?”

  那马上将军吓了一跳,手中狼牙棒陡然打出,将飞来的木门打的粉碎,身子在马上晃了一晃,喝道:“你是谁?可是牛皋?”

  牛皋在木门飞出之后,身子紧随着扑了过去:“正是你爷爷!”

  手中铁枪一抖,闪电般刺向此这将军胸口:“下来罢你!”

  马上将军见他铁枪来势凶猛,不敢怠慢,手中狼牙棒猛然砸向刺来的铁枪,“砰”的一声响,身子一震,双手再也拿捏不住,狼牙棒挂着风声飞了出去。

  牛皋身子不停,飞扑上马,将这将军一脚踢飞,自己跨上了战马,低腰探手,将刚被踹飞的大汉提在手中,笑道:“麻烦老兄送我一程吧!”

  那大汉身子剧烈扭动,“喀嚓”挣断了铁甲丝绦,落地之后快速打了一个滚,爬进了周围的官兵群中,喝道:“杀!”

  牛皋见他竟然在自己手中挣脱,忍不住大怒,策马前行,铁枪舞动,向这男子追去:“竟然还能从我手里逃了出去!你不要走!”

  那大汉被牛皋一枪打的怕了,不敢与他对敌,身子在人群中急速后退,找到自己的狼牙棒后,在远处指挥呼喝:“不要与他近战!弓箭手,射箭!”

  此时客店后面也骚乱了起来,牛皋知道,那是自己的师兄居不易也在往外闯围,他不敢再耽误,催马前行,向外面胡同杀去,冷不防被羽箭射来,射中后背,入肉一寸有余,咬主了肌肤,耷拉在了后背。

  他修炼了金钟罩这门心法,虽然火候不到,但也起了很大的作用,等闲弓箭难以对他造成大的伤害。

  牛皋吃痛,铁枪舞动如风,本来铁枪杀人只是用了七分力气,此时已然顾不得留手了,每一枪下去,必有死伤,有的官兵躲避不及,直接就被他用铁枪打爆了脑袋,情形恐怖至极。

  如此来回冲杀之下,除了弓箭手在远处射击之外,别的官兵已然不敢拦截牛皋,被他策马逃了出去,一直跑到城门处,抽出随身腰刀剁翻了守城的兵士,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来,落进了护城河中,湿淋淋的跑了。

  一群官兵在后面追了两里地,被牛皋反杀了十几个,登时不敢再追,急忙回城,关闭城门,不敢出来。

  牛皋在城门口骂了一阵子,方才向清风山走去,心中窝囊之极,来时两个人,走时只有自己一个,却把师兄给留在了城内,着实令他难受。

  打定了主意:“若是师兄有什么差池,定然要杀这青州知府全家!现在还是禀报老师再做定夺。”

  且说居不易,在牛皋扑出客店之后,他也从后窗飞出,正好落在后方的官兵群中,当即与一群兵士杀了起来,毕竟他不如牛皋,牛皋可以从几百人中杀来杀去,居不易面对几百官兵,却是无法抵挡,杀了几个之后,便被一名官兵捅伤,随后一拥而上,把他绑了起来。

  青州知府慕容彦达连夜审问,问清楚名姓之后,将居不易戴上铁镣,打了四十大板,打入了死牢,只等元宵节后,于闹市处斩。

  居不易刚进入监牢,便看到了隔壁牢笼里的两个人,一个人正是被李侠客放走的黄信,还有一个正是他日思夜想,做梦都想手刃的仇人郑煜。

  这两人就在他的隔壁,一左一右,听到响动都站起身来观看,隔着栅栏,在火光之中,彼此看的一清二楚。

  郑煜看到居不易进入牢笼,嘿嘿笑了起来,声音嘶哑:“你终于来了!”

  他嘿嘿笑道:“我被官府抓住之后,问了一下旁边这位将军的缘由,才知道原来竟然跟你有关,嘿嘿,我了解你,这次我被抓了,你定然要来青州亲眼看到我被杀才算是甘心,因此特意禀告了知府大人,让他们设计抓你,嘿嘿,这才几天,你就进来了!”

  居不易怒满胸襟,忍不住暴喝吼叫:“又是你!郑煜,我这次要不亲手杀了你,誓不为人!”

  他如疯如狂,向隔壁监牢冲去,撞在栅栏之上,砰砰有声,震的牢笼都在晃动。

  看守监牢的几个狱卒吓了一跳,取出棍子来,进入牢房将居不易打了一顿之后,居不易方才冷静下来。

  “嘿嘿,自身难保了,还大言不惭!”

  郑煜躺在隔壁监牢,嘿嘿笑道:“我死了,还能拉你一起去,也是不亏!”

  另一边的黄信趴在地上,对居不易道:“居兄弟,不是我故意出卖你们,实在是我刚进城内,便被知府大人绑了起来,一番拷打,经受不住,便将你们的相貌还有本领招了出来,就这还得在这里等候处置。至于抓你们师兄弟的事情,都是这个郑煜的点子。”

  居不易趴在地上不住呻吟,闻言道:“好,黄将军,我不怨你。你放心,我老师一定会救我出去,到时候你若是想走,我带你一起走。至于郑煜……”

  他嘿嘿笑了笑,低声道:“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我早晚会亲手挖出你的心肝,祭奠我的父母孩儿!”

  郑煜不以为然:“吓唬谁呢?李侠客真有这么厉害?他要是真有这么厉害,为何还要躲躲藏藏?救你?他一个人能有多大本事,能把你从青州府衙救出去?”

看过《武侠世界侠客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