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武侠世界侠客行 > 第三百零四章 天王老子

第三百零四章 天王老子

  “你肯教我么?”

  牛臯见李侠客抓虎如抓鸡,比自己抓虎可要轻松多了,不由得大为钦佩:“我抓老虎,得撵上半天,才能抓住它们,有时候还不一定能撵上,撵上了也不一定每次都能打死,这大汉却是了得,单臂抓虎,如同捉鸡,我生平还从未见过这等好汉!”

  他见李侠客神力惊人,尤其是刚才手不挨虎,只是虚虚一拍,自己扔出的老虎便被李侠客打拍的飞到自己这里,这一手功夫当真是惊人,好像是传说中的内家真气。

  他曾听说过武学高手,能打坐练气,练的厉害了,登萍度水如履平地,格栅打老牛也不在话下,因此见到李侠客刚才的本领,登时就想到了这样的传说。

  当下看定李侠客,问道:“你真的教我功夫么?”

  李侠客道:“你真的是牛皋么?”

  牛皋道:“我真的就是牛皋,还能有假不成?”

  李侠客放声长笑:“你若真的是牛皋,我就算是把毕生功夫传你,又算得了什么?”

  牛皋一愣:“你为什么这么说?你认识我么?”

  李侠客笑道:“我不认识你,但却听说过你!”

  他说到这里,跳下马来,将老虎搭在红马背上,看了看天,对牛皋道:“今天我们错过了宿头,能不能在你家住上一宿?”

  牛皋道:“你要是教我功夫,别说住上一宿,就是住上一年也行!”

  李侠客笑道:“好,前面带路,今天咱们吃虎肉!”

  牛皋道:“你们跟我来!”

  居不易此时方才回过神来,凑近牛皋:“牛兄弟,你好厉害!一个人就能捉大虫!”

  牛皋奇怪的看了居不易一眼:“我厉害?我能比得上你身边这位老师?他才是真厉害!我一直以为我在这鲁山没有敌手,几天才发现,原来是坐井观天!”

  他叹了口气,看向李侠客的目光有点敬畏:“原来正在的高手是这个样子!”

  牛皋从小就力大无穷,又跟村中老兵习武,年纪渐长,力气越大,渐渐的方圆几十里地,再无一个敌手,寂寞之下,便赤手空拳的去山中追赶财狼虎豹,以空手打死猎物为乐,有时候对镜自叹,难免生出英雄无敌的念头来。

  他本来参军博取一个功名,只是要侍奉老母不敢远走,因此一直就在鲁山待着,以狩猎为生。

  今日见了李侠客如此手段,禁不住目驰神摇,打心眼里佩服,见李侠客恳教自己功夫,着实高兴。

  当下领着李侠客两人走了几里山路,到了一个茅草屋前,在那茅草屋不远处,正有一个坟头,茅屋前还有一个草棚,里面有锅碗瓢盆,用以生火做饭。

  “这是我母亲去世后,我守孝搭建的草棚。恰好在这两天,三年时间到了。”

  牛皋对李侠客、居不易道:“这里有锅灶,咱们现在这里煮饭吃,吃完饭,我再领你们去村子里住宿。等三天后,我再返回村子!”

  李侠客点了点头,道:“在这茅草房里守孝三年,孝心可嘉。”

  他将老虎从马背上拿下,扔给牛皋,道:“你来做,虎肉可是不怎么好吃!”

  牛皋接了老虎,取出牛耳尖刀,将这老虎剥皮拆骨,最后先将几块肉扔进大过里烹煮,剩下的肉却被他抗进了不远处的村子里,道:“咱们三个吃一锅,剩下的我送村里人平分。”

  等将虎肉送到村里再回来时,虎肉也煮的差不多了,捞出来吃时,又骚又糙,极不好吃。

  李侠客吃了几口便不再吃,道:“这东西也就吃个新鲜而已,真要入口,滋味差猪狗牛羊差多了!”

  居不易还未吃过虎肉,此时一吃之下,大失所望,笑道:“我还以为大虫的肉很好吃呢,却原来这么难吃!”

  李侠客摘下酒葫芦,倒了三碗酒,对牛皋笑道:“我这酒水酒力极大,我喝上几碗没事,你们一人喝一碗吧。”

  居不易心有余悸,道:“这酒我可否慢慢喝?”

  李侠客道:“随你!”

  牛皋见居不易对一碗酒这么畏惧,好笑道:“喝酒是好事,天下还有怕喝酒的人?”

  他是这人生平最喜饮酒,此时闻到酒香,早就按耐不住,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笑道:“有什么好怕……”

  “噗通!”

  一语未毕,仰天便倒,倒地之时,犹自叫道:“好酒啊!”

  李侠客哈哈大笑,端起一碗酒慢慢啜饮,他现在对这酒葫芦里的酒水也有几分忌惮,每天最多喝三碗,多了便不敢再喝,生恐喝醉。

  这酒水功效奇特,即便是他如今已经是先天高手,依旧能感受到这酒对真气的补益之处,尤其是能疏通全身经脉,能在体内化为一团热气,然后从周身毛孔缓缓排出,带走体内的杂质。

  单这一个功效,就堪比世间很多灵丹妙药,由此也能看出自己这酒葫芦有多么了不起,简直是化凡酒为灵药,化腐朽为神奇。

  牛皋饮酒醉倒,居不易一碗酒喝光,也毫无悬念的醉倒,只有李侠客还保持清醒,但也稍稍有了点醉意,心道:“这酒葫芦据说是医家传人的东西,这医家的人都这么厉害么?随身一个酒器都如此了得!”

  他只是听常舒远说过主世界的四大宗门十三剑派,但在四大宗门十三剑派之外,其实还有很多大的势力,其中医家、机关家、书画家、音乐家,等诸子百家,各有各的底蕴,只是这些势力无心江湖,因此在江湖中名头不显,但底蕴比十三剑派可要深厚多了!

  其中医家便是这些大势力之中的一个门类,据说并逊色于四大宗门,只是医者父母心,很少与人争斗罢了,所以很多人都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些人的可怕。

  “这样的大派宗门,有这样的宝贝葫芦,其实也不值得惊讶,但是能拥有这种酒器的人,地位应该不低,便是在大派宗门,好东西也不可能人手一个!”

  李侠客一道真气发出,手中的酒葫芦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变小,最后跳到半空,围着他缓缓旋转,很是奇特。

  但奇特归奇特,到底有什么用处,到现在还不得而知。

  一夜无话。

  到了次日,牛皋精神奕奕的爬了起来,对李侠客磕头道:“师父,你给我喝的酒是什么仙酿,我现在感觉两肋习习,浑身轻松,好像一跺脚就能飞起来一般!”

  李侠客笑道:“你还没有拜师,怎么就喊我师父了?”

  牛皋道:“我先喊着,省的有什么变故,万一您不收我了,那就麻烦了!”

  李侠客大笑,将居不易叫到身边:“不易,我今天准备在此方世界收徒,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居不易大喜,声音都颤了,跪地道:“弟子愿意!”

  他早就生出拜李侠客为师的念头,只是一直不敢提,现在见李侠客主动询问,哪里还敢多想,激动的只是跪地磕头。

  李侠客看向牛皋:“牛皋,你愿意拜我为师么?”

  牛皋道:“徒儿求之不得!”

  李侠客笑道:“好!你们都起来了吧,入我门中,没那么多繁文缛节,好了,说一下你们两个谁大?这一次按照年龄排序,待到日后,便按照收徒早晚来排辈分!”

  当下牛皋与居不易互相行礼,论了长幼,居不易二十六岁,牛皋十九岁,因此居不易为师兄,牛皋为师弟。

  “你们既然入我门中,为师的姓名你们不可不知。你们记住了——”

  李侠客道:“——为师名叫李侠客!”

  听到“李侠客”这三个字时,居不易与牛皋同时惊呼出声:

  “天王老子李侠客?”

看过《武侠世界侠客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