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四十五章 熬药

第四十五章 熬药

  沉香轩,后院。

  竹屋前,一溜烟摆了十个药罐子,杏儿拿着蒲团在煽风。

  偶尔扇扇自己,擦掉脸颊和额头上的细密汗珠。

  她身后,暗卫拎着两水桶往大木桶里倒水,轻轻一跃,就从上面跳下。

  竹屋内,苏锦忙着制药丸。

  分工明确,但没有谢景宸什么事。

  此刻的他,站在竹屋前,人神共愤的脸上,神情严肃,叫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但能看出来,他现在感觉不是很好。

  感觉药差不多熬好了,杏儿拿着扇子跑进屋,道,“姑娘,药熬好了,是现在倒给姑爷喝吗?”

  “把药倒木桶里去。”

  “啊?”

  杏儿有点懵。

  她同情了姑爷大半天,敢情药不是给他喝的啊。

  苏锦以为杏儿没听清楚,道,“让暗卫把药倒进木桶里,再让你家姑爷脱掉上衣进浴桶里泡着,我一会儿去给他施针。”

  杏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很快,暗卫就把药罐子的药都倒进浴桶内。

  谢景宸站在一旁,看着大浴桶内飘着的药渣,脸隐隐抽搐。

  “爷,属下怎么越看越觉得不大靠谱,”暗卫声音有点飘。

  他从来没见过有大夫是这样给人治病的。

  本来就担忧了。

  杏儿的话让他心都提了起来。

  “我也觉得不大靠谱,”杏儿的声音从下面飘上来。

  她在下面添柴。

  火光映的她小脸通红。

  每一根柴丢进去,杏儿都觉得罪孽深了两分。

  她越看越觉得自家姑娘不是在给姑爷治病,而是要把姑爷给卤了。

  以前青云山上的厨娘都是这么卤鸭卤蹄膀的。

  烧上一大锅的水,放上卤料,再把洗干净的蹄膀放进去。

  水一开,整个青云山上都是香味。

  想起那滋味——

  杏儿咽了咽口水。

  她有点怀疑自家姑娘是不是从卤蹄膀上学来的经验,拿来忽悠姑爷的。

  她可要掌握好火候,不能把姑爷煮熟了。

  想着,杏儿又往里面添了两根柴火,拿扇子煽风。

  谢景宸脱掉锦袍和上衣,只穿了条亵裤进浴桶。

  苏锦忙完手里的活,拿着银针走过来,杏儿一开口,就差点让她趴下。

  “姑娘,姑爷要煮多久才好?”杏儿问的认真。

  “……。”

  苏锦嘴角狂抽。

  这丫鬟用词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

  这是药浴!

  等她上台阶时,谢景宸看她的眼神带了警惕,“你这真的是在给我解毒?”

  苏锦白了他一眼。

  “不然呢?”

  “难道真的把你煮熟啊?”

  都进了浴桶,成了她刀板上的肉,再来质疑她,也不嫌太晚。

  见他脸色发白,苏锦不免又心生同情。

  这些天,苏锦早盘问出谢景宸是怎么中毒的。

  六年前,也就是谢景宸十三岁那年,皇上狩猎,他也跟了去,在狩猎场,他落了单,途中闻到一股奇异花香,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等他醒过来,人在一陷阱坑里,腿被毒蛇咬伤。

  好在他懂得自救,挖掉被咬伤处的肉,让大部分毒血流了出来,再加上楚舜几个发现他时,把随身带着的解毒丸扔给了他,后太医救治的又及时,才堪堪保住了一条小命。

  命虽然保住了,但是蛇毒难清,有那么半年时间,他说话困难,半边身子麻痹,几乎是在床榻上度过的,镇国公府为了救他,遍寻名医,尝试了各种各样的解毒方式。

  结果不止收效甚微,还因为以毒攻毒,导致他体内毒素越来越多——

  不过谢景宸倒是因此多了几个好兄弟。

  楚舜对谢景宸有救命之恩。

  三年前,靖国侯府被人污蔑,悉数入狱,是谢大老爷感念楚舜对谢景宸的救命之恩,尽力周旋,才帮靖国侯府洗刷了冤屈。

  是以,楚舜和谢景宸的关系比亲兄弟还要好。

  苏锦就是知道他们的关系是铁打的,才挑着他们打劫的。

  不是熟人,她下不去手啊。

  见谢景宸还在质疑,苏锦直接用银针把他到嘴边的话给扎没了。

  胸前、后背、两肩,甚至是头顶上都扎了银针。

  扎的暗卫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

  别处扎了就算了,这脑袋是最最最碰不得的,就是宫里的太医也不敢轻易往人脑袋上扎针。

  大少奶奶不但扎了,还连扎了七根。

  杏儿恍惚想起来。

  青云山上的厨娘在蹄膀上扎小孔,说是更容易入味一点儿……

  一个激灵袭来。

  杏儿默默蹲下,继续添柴。

  施针完,苏锦揉了揉酸疼的手腕,坐在一旁小杌子上歇息。

  清风徐徐。

  惬意无比。

  谢景宸觉得自己简直就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骨头钻心的疼。

  没一会儿,他额头上就多了一层细密汗珠。

  苏锦见了微微诧异,“这么快就有效果了?”

  不过想到那天夜里给他扎针,他也比她预料的醒来的快,苏锦就释然了。

  “忍着啊,俗话说的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苏锦鼓励道。

  谢景宸咬着牙道,“你这庸医!我是太烫了!”

  苏锦,“……。”

  暗卫,“……。”

  杏儿,“……。”

  杏儿赶紧把柴退出来。

  看着她一口气扒来出来五六根,里面还有一堆。

  暗卫身子摇摇欲坠。

  “你这丫鬟是真打算把我家大少爷给煮了啊!”

  “我不是故意的,”杏儿弱着声音,小脸上满是委屈。

  苏锦从上面下来,看了眼灶台,也是一脸黑线。

  这丫鬟说自己烧火是把好手,果真是不假。

  “接下来往里面添炭,保证水温比沐浴的时候热一点就够了,”苏锦道。

  “大少爷还要泡多久?”暗卫问道。

  “要泡够半个时辰。”

  杏儿坐下,盯着灶台。

  苏锦道,“添炭这点小事让他来就行了,你随我去前院。”

  杏儿懵懵懂懂的跟着苏锦回了竹屋,拿了东西去前院。

  进了书房,杏儿问道,“姑娘要奴婢办什么大事?”

  “去把老夫人身边的王妈妈叫来。”

  “啊?叫她来做什么?”

  “快去,就说我有要事找她。”

  “奴婢知道了。”

  杏儿一溜烟从书房跑出去。

  栖鹤堂内。

  老夫人乏了,王妈妈伺候她歇下,掖好被子。

  丫鬟轻着脚步上前,小声道,“王妈妈,大少奶奶有事找你,让你去一趟。”

  王妈妈身子一僵。

  她想起了早上,大少奶奶打量她的眼神。

  还有大少奶奶抓着丫鬟的手,丫鬟的手心烫掉一层皮的场景。

  就像是被人当头来了一棒。

  王妈妈脸色惨白,身子软的站不住。

  丫鬟扶着她道,“要不,奴婢去回了大少奶奶的丫鬟?”

  “快去。”

  丫鬟跑出去。

  很快又回来,苦着脸道,“大少奶奶的丫鬟说找王妈妈你是有急事,非去不可,她请不了你去,大少奶奶会生气,她会亲自来请你的。”

  王妈妈心头更沉了几分。

  她是老夫人身边的心腹妈妈,平常南漳郡主见了她,都要给三分薄面,说话客客气气。

  这会儿苏锦找她——

  王妈妈心下忐忑。

  不敢去,又不敢不去。

  人家是土匪,不会跟你讲道理的。

  “王妈妈去吗?”丫鬟问道。

  “你陪我去,”王妈妈道。

  “……!!!”

  她就是帮忙传个话,为什么要拉上她一起死啊啊啊。

  怕不答应,回头王妈妈给她穿小鞋。

  丫鬟红袖硬着头皮陪王妈妈去沉香轩。

  那神情,就跟上刑场差不多。

  因为一路上,杏儿催了好几句。

  “走快点儿,我家姑娘急的很,她没什么耐心等人的。”

看过《欢喜记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