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开封府小饭桌 > 031烧大鹅段王爷

031烧大鹅段王爷

  此为防盗章, 抱歉给您增添麻烦, 三天后替换正常内容  “此为何物?”白玉堂好奇探究的目光落在赵寒烟身上。

  展昭这时候从房顶跳了下来, 踱步到白玉堂身边, 问他:“你们五鼠兄弟皆来东京了?”

  “是又如何,”白玉堂口气不悦地回答罢了, 就再没搭理展昭,还是坚持之前的问题,对赵寒烟重复提问, “此为何物?”

  这是他最后的忍耐,这厨子若还不搭理他,他一定会丧失耐性, 考虑动手,比如闹一闹,趁乱抢肉。

  正在烤肉的赵寒烟, 在这时候听到了白玉堂心声:这竹签子串肉很新鲜,看起来也很好吃,我定要尝上一尝。不过为了点入口的东西就闹开封府, 他白玉堂该是独一份儿了, 哈哈哈……

  白玉堂抬臂便要出手, 忽有一股带着热气的香味扑面而来。白玉堂一愣, 就见小厨子正将一把肉串递给自己。

  “来了便是朋友,请你吃。”赵寒烟对白玉堂笑道。

  这位还真是小孩子心性, 为了串肉就要‘闹’。她可不想惹麻烦, 毕竟几串肉就能把人哄好的事很简单, 何乐而不为。

  白玉堂犹豫了下,小厨子既然给他面子了,那他自然也会给面子回去。遂接了肉串,毫不客气地咬上一口,焦脆鲜嫩羊肉的醇香铺满口,令人顿时有了解馋的满足感。

  展昭刚刚感觉到白玉堂身上有‘杀气’,已做了防御准备,没想到转头几串羊肉就让他吃得跟孩子一般。这白玉堂果然性情率直,展昭笑了笑,邀请白玉堂同座,和他们众人一起吃肉喝酒。

  白玉堂对展昭却没那么友好,“你们去吃,我在这陪赵寒就是,我今天本就是为他而来。”

  展昭知道他是有脾气的人,劝不得,干脆不管他了,转身去了赵虎那头。

  白玉堂把手里的肉串三两下吃完,心里暗叹肉串美味,还顺带默默做了一首诗赞美。但面上他可半点没表现出来喜欢,冷着一张脸,以防小厨子发现了他真实的心思。

  白玉堂看着一直低头忙碌的赵寒烟,重新打量一番,身穿素青袍,白面俊俏,一对剑眉很惹眼,又黑又浓,倒是很增添英气。小挺鼻子,小嘴,很灵秀。总归是长了一副不惹人嫉妒的讨喜样貌,而且‘讨喜’这点还是男女老少皆宜,丝毫没有攻击性。

  片刻后,白玉堂才对赵寒烟道:“味道尚可,你是怎么想来的主意?”

  “随便想的,你吃辣么?”赵寒烟把刚烤好的鲫鱼放在盘子里。

  “只要好吃,什么口味都可。”白玉堂立刻回道。

  赵寒烟忍不住笑了下,她倒是喜欢白玉堂这类什么都不挑的食客。每一样食材都有其独特的味道,缺一不可的融合才能成就菜品最具丰富层次的口感。不挑食,就不会错过,特别好。

  “晚上吃饭了么?”赵寒烟又问。

  “没。”这个问题令白玉堂稍稍有些疑惑,遂目光一刻不移地看着赵寒烟,他想知道赵寒烟得知自己的答案后会做什么。

  赵寒烟取腐皮铺在案板上,分成成八份,将晚饭剩余的荷叶饭盛出一部分,在腐皮上铺上薄薄的一层,再将刚刚外层烤得焦脆的八条鲫鱼片放在饭上,外表刷了一层甜辣酱,撒上孜然,熟芝麻,碎蘑菇腿,卷好后,两头多余腐皮用烤软的老韭菜系紧,下油炸。大火下去就捞出,只让外层腐皮达到酥脆效果就可以了。

  赵寒烟随后用荷叶给白玉堂包了三个,剩下地则给了展昭、赵虎他们送过去。

  这吃法新鲜了,咬一口,外层的油炸的腐皮酥脆和内层的烤制鲫鱼的酥脆形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脆感,豆、鱼、米和甜辣的酱料,增香的芝麻,解腻的孜然和葱香融合完美。值得一提的是,这道菜其实并不热,只是外层表皮经过油渣后带点热度,里面饭、鱼和葱花等等,却是凉的,在夏日里吃起来但很爽快,丝毫不会让身体燥热发汗。

  白玉堂嘴停不下来,心声也不停下来:极好吃!极好吃!今日不枉此行,这位叫赵寒的小厨子果然没让我失望。从吃荷叶鸡时候,我就知道这厨子手艺不一般,而今只觉得更不一般了。三等厨子做菜不难吃,二等厨子做菜很好吃,一等厨子会自创极好吃的新菜。今天颇幸运,让我碰到了最难得的一等厨子。

  白玉堂将三个豆皮米饭鱼肉卷一扫而空,再看赵寒烟的眼神里已带着欣赏。

  “鲫鱼刺多,又小,除了熬汤,本不觉得美味,今天倒见识了。你烤的鲫鱼连刺都酥脆好吃。”已经享受口腹之欲的白玉堂开始不吝地夸赞赵寒烟,“四哥难得一次眼光好,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白玉堂扯下腰间玉佩,递给赵寒烟,“小兄弟今后若有难处,拿此玉佩给状元楼掌柜,我自会前来相助。”

  “好啊,不过我应该不用给状元楼掌柜了,还给你,我现在就用。”赵寒烟笑道。

  “现在?”白玉堂有点惊讶,对赵寒烟道,“有何求请讲。”

  “听我说一句话就好。”赵寒烟浅笑,“御猫是圣人突发奇想给展护卫的封号,没别的意思,也没针对谁。”

  “你怎么知道——”白玉堂皱了眉,“好,我知道了。”

  白玉堂接回玉佩,拱手跟赵寒烟告辞,纵身一跃,再跳,就在房檐上消失了。

  展昭听到动静,仰头看了一下,然后走到赵寒烟跟前,“人怎么走了?”

  “大概是被我问懵了,我猜蒋平可能要倒霉了。”赵寒烟调皮一笑,把烤好的火腿蘑菇装盘,递给展昭。

  展昭本想追问赵寒烟是什么问题,但看到又来‘新口味’,就忘了问,笑着接过,随即邀请赵寒烟快些和他们一起吃。

  “马上就好了,等会儿就去。”

  夜半三更,状元楼二楼天字号房的客人们都被一声巨响弄醒了。

  接着大家就听到一个男人在外头叽叽喳喳高喊着‘不是我’、“你竟信个外人”、“你喜新厌旧”之类的话。众住客纷纷抗议,伸脖子往外看,却没见到什么人,随后就听到头顶传来一阵踩瓦的声音,这之后才算彻底安静了。但所有人都被闹得没了睡意,深更半夜容易觉得饿。状元楼为此还多卖了许多宵夜出去,赚了不少钱。

  ……

  次日,赵寒烟特意给小女孩准备蘑菇蛋卷和鳝鱼粥当早饭。吃过早饭后,赵寒烟就带着小女孩去开封府西边的一处小花园里捉蝴蝶。等她玩得累了,赵寒烟才拉小女孩一起在石头上坐下,问她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却很急迫地看着赵寒烟,转即想起来什么,起身指着那边墙根下摆着一排兰花。

  “你的名字里有兰?”

  小女孩点头。

  “别着急,大哥哥是会知道你的名字的。”赵寒烟递上一块点心,“你先在心里想点心好不好吃,然后立刻就想你和你家人的名字。”

  小女孩点头,随即冒出心声:大哥哥给的点心甜甜的最好吃,我叫钱梦兰,父亲叫钱树,母亲郑氏,大哥钱江,二哥钱河。

  赵寒烟笑着拍拍小女孩的脑袋瓜儿:“真聪明,既然你的名字里带兰,那我以后就叫你兰儿可好?”

  小女孩忙点头,有点激动。

  赵寒烟把兰儿交给秀珠照看后,转路直接去找了包拯。

  “哦?赵小兄弟改主意了?”包拯有些惊喜地问,他从来都喜欢提携人才,若赵小兄弟愿意加入他们开封府,他自然欢迎。

  “是,但我有点贪心,想鱼和熊掌兼得,厨子捕快两不误可好?”赵寒烟问。

  “此不算贪心,一人可作二用,反倒是我占便宜了。”包拯叹道,很干脆地应承了赵寒烟的要求,“开封府辖内事务众多,包某实难面面俱到,命案这块有你协助公孙先生、展护卫等人调查,我很放心。”

  “多谢大人抬爱。”赵寒烟拱手谢过。

  包拯让赵寒烟莫要客气。

  “大人,刑部侍郎晏大人到了。”来人传话道。

  赵寒烟眼珠子一动。刑部侍郎,姓晏,定然是晏殊了,她倒是想见见。

  展昭这时候急忙进来,回禀道:“刚收到报案,状元楼天字三号房出现一具裸尸。”

  展昭愣了下,赵虎原是很听他的吩咐,今天倒是奇怪。转眸瞧见赵虎有一眼没一眼地瞅着赵寒,心里大概清楚了,他这是要在新朋友面前挣面子。

  “你若想留下也好,许对方人数不止一个,我难顾全。”展昭退一步,顺势给了赵虎的面子。

  赵虎很领情,嘻嘻笑着应和展昭,并给他一个‘多谢’的表情。

  “麻烦二位受累,那要通宵了?”赵寒烟眼珠子动了动,“正好我便给你俩做点烤串当宵夜,权当是酬谢。”

  “太好了,只要是你的手艺,我们必不客气!”赵虎更高兴,留下来果然是明智决定。

  赵寒烟去取了羊腿肉,切成半寸大小的方块放入刚打的深井凉水中泡血水。半柱香后,移到另一盆凉水中,水量少一些,打两颗鸡蛋搅拌,羊肉在烤制的时候很容易柴掉,鸡蛋的作用就是起到嫩羊肉的效果,这点赵寒烟倒是没在古菜谱里看到,是她以前旅游的时候从一位新疆厨师那里得知的妙招。再加盐、胡椒粉、姜、蒜、葱等,放置腌渍。从现在算起至深夜,大概有六个时辰,足够入味。

  赵寒烟剃剩下的羊腿骨直接入锅,加水熬汤,又抓一把黑豆放碗里泡水。等一会儿骨汤开了,把泡好的黑豆加入,再添碎羊肉,一个时辰后即可熬成黑豆羊骨汤。

  烧烤只吃羊肉太单一,再备鲫鱼、鸡腿、鸡翅等,一样用盐、葱等作料腌渍,这些食材腌渍的时候就不需要加蛋了。吃肉的话口感会腻味,所以赵寒烟又让春来、春去兄弟准备茄子、韭菜和时令鲜菇。

  入了三伏天,山里的蘑菇最多。这里的人称呼山野蘑为‘蕈子’,种类有很多,名字也很有趣,有紫丁香、大白娥、鸡蛋黄儿、葫芦卷儿、鸡腿儿娥、灰大头、药娥儿、灰泡娥、草娥儿等十几种。尤其是大红娥、鸡腿娥和大白娥,很常见,数量最多。新鲜的野蘑菇一般三文钱一斤,不管这些野蘑菇是红盖、白盖,还是淡黄盖,味道皆很鲜美。

  赵寒烟将菇盖和腿分离,把嫩滑好嚼蘑菇盖焯水用于晚饭炒杂菇用,再把口感比较劲道的蘑菇腿切条,包进薄火腿片之中,用于深夜做烧烤用。

  南方第一茬早稻在昨日运了过来,开封府则在今日拿到第一批舂出的新稻米。新米磨出的味道是米香味最浓郁的时候,这种米煮起来比任何时候都香。既是在盛夏,还是要利用盛夏里最随意可摘的大荷叶,包上最新鲜的米,放入锅内,用山泉水煮,随即可得口味最为清香可口的白米饭。

  盛夏不止荷叶最盛,东菜河的斑鱼也是最肥嫩的时候。赵寒烟将斑鱼剥皮去内脏,用鸡汤慢火煨熟,等鱼肉能用筷子扎透时,调入盐,加大量姜汁和葱去腥即可。斑鱼肉质鲜美,营养丰富,而鸡汤则有另一种鲜味,两者融合在一起时候,刚好互相增益,气味更清鲜,合而为汤,鲜美清润又可口,男女老少皆宜,且有滋阴健脾、润肺益气的功效。这两种食材搭配,已经精妙,就不需要再多加其它来扰乱味道了。

  而对于类似这种食材的组合,赵寒烟多是从以前吃的经历进行总结,这个‘以前’包括了前世和现在。

  前世就不说了,几乎每个厨师都是吃货,赵寒烟虽然不是专业做传统菜,但吃过,而且还吃过很多精品。而现今三年多的宫廷生活,也让她在传统食材搭配上面得到了很丰富的经验总结,毕竟宫中都是御厨,他们的厨艺在整个大宋都是顶尖的。赵寒烟很遗憾自己只能吃却不能跟着这些高手拜师学艺,所以日常就是简单地默记下自己曾吃下每种菜的口感和食材搭配。

  赵寒烟又炒了青蒜苗,芥菜头和萝卜丝,拌了个清爽的胡瓜木耳,另将早上酱好酱牛肉切片装盘,再把熬好的黑豆羊汤调盐盛出,加葱花香菜。

  最后添上重新补做的六只荷叶鸡,今天的小饭桌就算完成了。

  展昭在赵寒烟刚做饭的时候就被王朝叫走了,赵虎就自己‘守’在厨房,看着赵寒烟等人忙活做饭。一开始他的目光全在赵寒烟身上,从小到大,赵虎就没见过连做饭都这么吸引人的人,不管是低头切菜还是挥臂炒菜,小厨子无意不透露着灵动优雅,就好像他不是在做菜而是坐在山峰之巅或是梅花树下弹着动听的乐曲。但没多久,赵虎就不看赵寒烟了,因为他两个鼻孔全部被各色香喷喷的饭菜占据,让他无从思考,更加无法顾及‘美色’,满脑子想得就是‘吃吃吃’、‘好饿好饿好饿’……

  赵寒烟做饭的时候,已经习惯了来旺和春去春来兄弟那些‘吃’的心声。主要这三人做饭的时候也要忙活,而且有时候会很忙,自然就想不了太多。但今天多了个赵虎,他的心声冒出的频率可比那三人加一起多三倍还不止,堪比盛夏阐鸣,连续不断,吵得赵寒烟差点吼一嗓子赶他走。不过转念想,将来她很可能遇到比这更严重的情况,若是这会儿不练得面不改色,以后更会稳不住,遂就当是对自己耐性的锻炼了。不过给羊汤放盐的时候,还是手抖,放多了,赵寒烟淡定地舀了一勺热水放进去稀释。如此必然影响羊汤的口感了,但没办法,有问题请找赵虎。

看过《开封府小饭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