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家中宝 > 第八百八十八章 毕业打算

第八百八十八章 毕业打算

  人家昂着脖子就出去了。田野恨得磨牙,我那是谦虚呢,我怎么不好了,还当真了。

  朱铁柱难得门口蹲着等儿子呢。

  朱小三:“我二嫂不乐意,家里养猪,堆大粪都不给咱们。爸我学校还有事呢,先走了。”

  朱铁柱脸色不好看。

  朱小三:“对了,我大哥要是想要跟我商量盖房子的事情,您记得告诉他,我这几年都没有条件盖房子,让他在等等,不然就给我钱,我把我这间屋子给他。余下的没商量,回头我去大队跟队长会计把这事说一下”

  骑车子就走了。根本就没有给朱铁柱开口的机会。亲爸也不行呀。

  朱铁柱那边也感叹,亲儿子也不行呀,说飞就飞了,当爸的说话都不好使了。藏心眼了。

  朱小三背着满满的转换性能量走了。

  田野也开始收拾行礼,准备要回省城了。天气好的话,带着孩子坐拖拉机应该也没问题。

  这两孩子反正稀罕新鲜事,没准不想下车呢。

  长宝拉着长顺的手往嘴里塞,长顺那边手上拉扯着小枕头都要给甩起来了,劲头可真是不小。

  没一会就哭都嗷嗷哭上了。

  长宝把长顺的手指头用没牙的牙床子给咬了,长顺把好不容易给甩起来的枕头,把长宝给砸了,这可真是一场不大不小的灾难。

  两孩子一块哭,长宝睫毛长,姑娘吗,稍微的娇气一些,眼泪一对一对的往下掉。

  长顺被咬的手指头都红了,咧着大嘴,放开嗓门哭。那劲头堪比交响乐。

  田野一手拉一个:“哎哟,别哭了,别哭了,都是你们自己闹腾的,哭什么呀,合该我哭才对呢。”

  长宝一边哭一边两小手划拉,就把田野的头发给划拉到了,田野:“哎呦,可不是我打的你,快撒手,快撒手。”

  孩子懂什么呀,因为低着头照顾长宝的小胳膊小腿,田野胸口就被长顺给踹了一脚。

  要是放在平时孩子劲头大点也没什么,可现在田野哺乳期,奶水还不错,这一脚下去,大夏天的场面尴尬呀,衬衣都湿了。

  田野揉着胸口,还要顾忌着闺女手上的头发,真心的要哭了,这是养孩子吗,这是祖宗呀。

  谁说一块生两孩子有本事着。造孽了。

  田丰带着田花就这时候进门的,田丰不厚道的笑了。

  田花上去帮着田野把头发从长宝手里解放出来,田野眼圈都是红的,狼狈的跑东屋换了衣服才出来。

  田花抱着长宝,田丰抱着长顺,稀罕的不要不要的。

  田丰:“谁叫你非得回村养孩子,让我们甥舅分离这么久,活该那么狼狈。”

  这可是田丰说的最重的话了,在看田丰看两孩子的眼神,田野嗤之以鼻:“行呀,回头这孩子给你了,你们甥舅亲亲密密去吧。”

  田丰要是能跟两孩子一块好两小时田野跟他姓。

  田花:“姐,咱们宝儿可真俊。”

  田野点点头,见天的在自己眼把前,就知道俊,到底有多俊,免疫了。

  田花:“你看头发,这脸粉白粉白的,眼睛黑的能看进去人。嘴巴嘟嘟的粉红色,鼻子也好看,姐她怎么就没有一处不好看的地方呢。”

  田野:“像我。”世界消停了,田花闭嘴了。

  田丰好笑的跟田野说正事:“再不回去,怎么考试呀,你嫂子白给你折腾了。”

  田野:“放心吧,都弄好了,我还想着让大牛送我一趟呢。”

  田丰:“可别吧,家里老头子不得踹我。你是不知道,见天的问,田野什么时候回来呀,两孩子该会爬了吧。”

  田野:“哪就会爬了呀,两孩子连坐着都不会。不过会打架了。”

  这不是胡说吗,连坐着都不会的孩子怎么打架呀。真没人信。

  田花都瞪了田野好几眼,这不是平白的给两个小天使扣屎盆子吗。是不是亲妈呀。

  田花:“我可真是稀罕死了,我妈来信说,我二哥家的臭小子,脾气大着呢。可没有咱们长宝长顺招人稀罕。”

  田野啥都不想说了:“稀罕你们两个看会,我去做饭。”

  那倒是,饿了吗,田花点点头,她愿意带孩子。

  田野饭还没有做完呢,田花就跑出来了,一身的狼狈:“姐孩子饿了,我做饭。”

  田丰跟着跑出来:“我去招呼叔他们吃饭。”

  然后呲牙,这小子手可真重,脸颊都是疼的,田丰都怀疑自己的脸是不是肿了。

  跟孩子玩的好好,孩子也爱笑,就是高兴大劲儿的时候,喜欢挥舞胳膊蹬腿玩,一不小心被踹了两脚,田丰都不太敢往跟前凑合了。真疼。

  长宝那边到是没做什么,不过地上看到黑黑的几缕头发。田花肯定吃过苦头了,还小天使呢。

  田野叹口气:“招人烦了吧,除了亲妈,没人跟我这么伺候你们了。”

  给两孩子收拾收拾,就把两孩子给哄睡着了。

  田花趴着门口:“姐,你都这么自己带呀可真不容易。”

  田野:“牛大娘帮衬着呢,这几天地里除草呢,那边忙不开,牛大娘才过去帮忙给他们做饭的。”

  田花:“这两东西可真淘,姐你学习了吗,真的跳级考试呀。”

  田野心说就这么两个东西,她还学习呢,空间地里的麦子都要再次发芽了,她都没空归拢,不过考试还是要考的:“嗯,现在不考,孩子上学以前我都没空去学校了,更该忘光了,必须考。”

  田花:“那姐你想过没有,毕业要分配在哪呀。”

  田野:“没想过,我这学上的乱七八糟的,当初都没有带户口,上学时候也没有补助,分配工作肯定也不成。”

  不然你当她这个大学怎么上的那么容易呀。

  田花急了:“那怎么办?”不分配工作上学做什么呀。

  他们考上大学就把户口带着变成了城镇户口了,她姐上学出来什么都没有,不白上了吗。

  田野:“没什么,我跟着你姐夫走。”

  田花好半天后才啊了一句。也对,真要是随军了,户口肯定也跟着走的。

  田野就没告诉她,跟着你姐夫去部队,她也没想过带户口。

  不然就是两孩子留一个搁家里,那点地树田野可扔不下。靠着他们养儿子闺女呢。

看过《重生家中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