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家中宝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没忘本

第七百二十五章 没忘本

  田丰看着田嘉志开车挺稳当的,技术没问题,根本就不管田嘉志到底怎么会开车的了,而是全身心的都去讨好后面的媳妇了。

  怎么也不能让人跟自己成亲一个多礼拜就后悔。

  再次感叹这次出来的对,要不然回头夫妻之间裂缝大了,他还不知道呢。

  田丰健谈,绕着高敏讨好,周边的景色讲解起来,头头是道,可以说到十几年前的旧景,旧物。

  田野都想说,十几年前你自己有多少记忆呀。可真会哄人。

  可惜高敏就是个学术性的人,听田丰说家常,解释感情或许还不耐烦呢,可听田丰说这些,立刻就跟着田丰的思想走了。

  田野算是知道田丰怎么把人给拐到手的了。

  田嘉志不乐意了,怎么自家媳妇都在别人身上呢:“不想家呀。”

  田野:“想呀,一大早起来东西院的热闹,现在想起来都是享受了。”

  田嘉志一下子就闭嘴了,这地方是他爬不出来的坑。

  田野知道自己又踩人家脆弱的小神经上了:“咳咳,你这车开的挺稳呀。”

  这个也没让田嘉志开心多少:“总不能什么都让媳妇教。”

  踏着媳妇脚印走,对男人来说绝对不是愉快的。

  田野呢喃一句:“我倒是想着手把手教你呢。”

  田嘉志耳朵根都红了,当初小两口学开拖拉机的时候,现在想想就心口暖的慌,还有那么点小调情的味道。

  田野是这个意思吧,田嘉志匆匆的看了田野一眼,被调戏了。

  田丰在后面自愧不如呀,年岁比人家大,可境界没人家小两口高。

  他们这边湖光山色,人家那边那是什么,没眼看,不好意思张着耳朵听。

  看看那边一心欣赏外面景色的高敏,田丰有点意不平。

  怎么也不能比前面两个差,揉揉额头,还呻吟一声。

  田嘉志差点回头,大舅哥这是叫春呢呀。

  高敏立刻回神了:“怎么了。”

  田丰:“这几天没有睡好,头疼。”

  田野思想有点走偏,新婚吗,夜里睡眠不足太正常了。

  高敏一点没想歪,这两天两人心情不好,她休息的也不好。

  刚才田丰还开了一路的车怪心疼的:“你先眯会,不然我给你揉揉额头。”

  田丰特别的痛快:“好呀。”

  大脑袋就靠过去了,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把头靠在高敏的腿上,让人给按着。

  身心都是舒畅的,还不忘同前面田嘉志说道:“辛苦妹夫开车了。”

  田嘉志心里都在靠靠靠,要不要脸呀,前面还有人呢,老男人耍贱可真没眼看。

  难怪是田达的兄弟呢。这要不是大舅哥,田嘉志敢立刻就臊过去两句。那不是大舅哥吗?忍了。

  田嘉志:“没事,四哥你好好歇着眯会,我开车你放心吧。”

  田野回头就看了一眼,就把脑袋给掉过来了,呵呵,真会玩。

  高敏:“好点没有呀。用不用找个镇子开点药吃。”

  田丰:“不用,让我歇会就好了。”心里美着呢,哼,我还能比你们差了。小情小调的都是我玩过的。

  田嘉志那边吐槽田丰也没好到哪去。

  不过人家两口子开车回家,心里也高兴着呢,说的,看的,可是比后面两个热闹多了。

  田丰也没好意思在人高敏身上靠多大会。好歹是男人嘛。

  不过倒是拉着高敏靠着自己休息好半天,说是路远的很,越往田野他们家那边越不好走。

  高敏就是一开始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后面也明白过来了。

  当着学生的面呢,说句实话,那就是臊得慌。

  大美人的脸一直都是红红的,让田野说那就是活色生香,真的是便宜田丰了。

  到公社那边的时候,田丰要去公社,田野:“你不会这边还有熟人吧。”

  田丰翻白眼,这孩子什么思想呀。

  田野抿抿嘴,直接跟人分开了:“你没有我有,我还去看实在亲戚呢。”

  田嘉志他们两口子抬脚就走了。高敏失笑,出了省城,远离了喧闹,她心情很放松。

  坐车的劳累都不觉得什么了:“你要到公社做什么。田野上学的手续,还是想要让田野到省城落户的手续。”

  除了这个想不出来田丰来公社做什么。

  田丰:“你可真是想多了,人家田野就没有到省城落户的心思。”这可真是意外。

  田丰:“我来看看公社这边有没有修路的打算。田野他们那边物产真的挺丰富的,人也都是勤快的。”

  高敏:“路很不好走吗。”

  田丰:“恰恰相反,还挺不错的,村里人自发都组织修路。不过都是土路,遇上下雪,下雨的,就为难了。”

  田嘉志带着田野去看胖师傅,依然被人远远地围观着。

  胖师傅看到两人那是真的惊喜:“可是有两年没看到你小子了。越发的精神了。”

  田嘉志:“怪想家里的,一会回家,过来看看您。”

  胖师傅:“真是出息了,这要不是你开口,我都不敢认。你得多回家看看。”

  这边说话,那边围着的人都在感叹,你说人家胖师傅当初认个乡下实在亲戚的时候,人家走动的勤快。如今乡下亲戚变成省城亲戚了,这亲戚也没断了。

  还真是让人给说中了,真成了实在亲戚了。

  田嘉志给胖师傅放下两瓶好酒才走。

  胖师傅乐淘淘的挥手告别。回去就被人围上了,这一句那一句的:“人家去省城了,胖叔以后可没有乡下送的大豆腐,果子干吃了。”

  胖师傅:“去,叔我是贪图这个的人吗。”

  然后吧嗒吧嗒嘴:“人孩子,就不是忘本的,家里可没扔下,前几天丫头去省城的时候,还给我带过来一大包的山楂干呢。”

  好吧真让人羡慕。

  近乡情怯说的就是田嘉志,田丰跟高敏包括田野说的都挺热闹的,就田嘉志绷着一张脸,嘴角都耷拉下来了,知道的回家,不知道的以为奔丧的呢。

  呵呵,这话可真不好听。

  高敏心说,就听说田野在村里不招人待见,被陋习所累呀,没听说田嘉志在村里什么事呀。

  这也是他们学校当初在公社那边了解的情况。也不好问出口,只当没看到好了。

看过《重生家中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