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家中宝 >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表白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表白

  朱会计递给田嘉志一个小本子:“你上过学的,这些都会吧?”

  田嘉志拿过来看两眼,点点头。

  朱会计:“先弄两下,让叔看看。”

  田嘉志学的东西,要比字写的好看。这个是疏于练习的结果。不过胜在速度快。

  朱会计差异的看了两眼:“成呀,你这可不像是小学的。”

  田嘉志挺腼腆的展示了一下自己:“在破烂场那次,挑了好些书本在家里,没事就看看,现在初中的课本都看完了。”

  朱会计就不知道这小子不吭不哈的,竟然还有这份心,看田嘉志的眼光都不一样了,这么大的孩子,能有这份心性可真难得:“不错,不错,没事多看看不吃亏。”

  直接扔给田嘉志一本帐,就不管了。这算是抓到免费劳力了。

  心里对田嘉志那真是又给加了两成的好感,朱家大小子一个初中没念完,就成天的在村里显摆这点本事,在外号称村里念书最多的。

  在看看老二,这小子那是憋着劲的学,关键是人家忍的主性子不显摆,不嘚瑟,关键时候拿起来就用。把他们家老大给甩出去好几里地。

  真是越看越好,咋就招出去了呢?

  话说不招出去,也没有这个运气。在朱家,这孩子可没这份闲工夫看书。

  朱会计郁闷了,这么想的话,竟然是田野那丫头成就了老二呢,还要说田野那丫头命好不成?都说那丫头命硬,丧门星,谁占上谁倒霉,怎么看着老二跟丫头成亲之后,人日子越发的出挑了呢。丫头的命到底好不好呀?

  当初也不谁那么缺德把一个小姑娘给说的没人沾惹了。头疼,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田嘉志心思都在田野那边呢,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耐着性子帮着朱会计算完账,就跑了。

  朱会计摇头,这没出息的,心思都在媳妇身上呢。可孩子有本事。看看账本,自己做也就这样了。

  田野在空间里面呆舒坦了,不觉得冷了,估计这屋子也暖和了,就出来了。

  还挑了点干柴和拿出来塞灶膛里面,都是那种圆滚滚的木头,赛灶膛能两个小时都有火炭,不用总是看着灶膛。

  而且砍的长短刚好合适,整跟木头都赛灶膛里面去,不用担心田嘉志或者别人看到什么的。

  在村里但凡粗一些的木头都是挑出来的木料,没人舍得烧火的。

  田嘉志回来的时候,田野都已经剁了一盆猪肉馅了,她准备包饺子吃。话说两人还从来没包过饺子吃呢。

  田嘉志:“你去哪了?”

  田野一听就知道,这人肯定回来过,镇定的回答:“出去弄点干草,给后院的猪圈换上。”

  田嘉志:“难怪我没找到你,你怎么把干草弄回来的,我看着筐子还在家呢,不然也不能想不到你去弄干草了。”

  田野心说,你看那么仔细干什么,不诚心让我糊弄你呢吗:“用绳子捆好拎回来的。”

  田嘉志喔了一声,不说话了。

  田野:“你没在队长家呆着呀。”

  田嘉志:“咱们两个人在一起屋子没有热气还能有点人气呢。”

  意思就是说,我能把你一人扔在冷屋子里面吗?

  一言不合就表白,这个习惯不好。

  田野突然就不知道怎么接下话茬了。昨天的事情还没掰扯清楚呢,今儿这又开始了。

  田野有点手忙脚乱。

  黏黏糊糊的气氛让人别扭,田野恼了这是干什么?瞪了一眼田嘉志:“屋子里面不暖和,我看你都冻的抄着袖子呆着了,咱们去暖暖身吧。”

  暖身呵呵,田嘉志最近已经明白这个词在田野嘴里代表的含义了,那就是运动。还要剧烈运动。摔跤。

  能说不要嘛,看着田野手里的菜刀,头皮发麻:“今天吃肉呀,我帮你剁吧。”

  田野菜刀轻轻的往菜板子上一放,入木三分,回头:“不用,不费事。”

  田嘉志心口都发麻了,笑的那么好看,动作咋那么凶残呢,对就是凶残,除了这个词,没有其他形象的描述了。

  就看到田野拿起边上的抹布擦手,然后对着田嘉志就是一个你自己走,还是我拎着你走的动作。

  田嘉志就知道,这是新帐老账一起算的节奏。话说明明知道回来也是挨摔的,他为何还眼巴巴的往家里奔呢,难道真的是一身贱皮子,忍不住撸起袖子摸摸身上的肉。

  早死早超生,田嘉志英雄赴死。

  原本的时候田野仗着力气大,总是把人给甩出去。

  时间长了,田嘉志也摸出来点技巧门道,已经能跟田野招架几分钟以后在处于被虐状态了。

  而且力气真的涨了许多,田野都感叹,她这一身的力气是天生的,田嘉志这身力气,完全是后天摔出来的。

  明显能体现出来男女差异,人家的力气涨势惊人。幸好都有限度的,不然自己早晚被超过去。

  也庆幸自己没把人给摔出来个好歹的。

  田嘉志一身的汗水,跟水涝出来的一样:“不行了,不摔了。”

  田野顺便纠正田嘉志佝偻腰朝袖子的习惯:“暖和了,就别没事抄着袖子呆着,难看死了。”

  田嘉志心说怎么难看了:“村里男人女人都这样。怎么难看了。”

  田野:“村里还人人都不刷牙呢,你咋不学呢。”

  田嘉志扫了一眼田野,这是去城里一天眼睛花花了,看不上乡下人了?

  话说还真没看过田野抄着袖子呆着。

  冷了佝偻腰把身体缩在一起那是本能。可身形这东西,佝偻时间长了,形成了习惯,就很难改过来了。还是挺拔些好看。

  田嘉志:“你这样可不好,城里人也不是什么都好的。”

  田野心说跟城里人什么关系呀。

  田嘉志则在想,现在看自己抄袖子不顺眼,是不是将来看自己什么都不顺眼呀。

  他还能什么都学城里人的做派,那还是他田嘉志吗。媳妇这种思想要纠正。

  这事肯定是田野不对:“抄袖子那是为了取暖。”

  田野:“棉袄口袋干什么用的,非得抄袖子。年轻轻的就佝偻腰,老了你还直的起来吗。”

  算了不跟他废话,回头摔他几天,自然就知道怎么改了。

  :。:

看过《重生家中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