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没那么不堪 > Chapter 47
  陶桃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回去?回哪儿?

  是回到以前那样吗?可是怎么回得去?

  她转身,叶擎吻她。

  巨大的痛苦在胸腔爆炸, 陶桃什么都想不到了。

  明明是很甜蜜的吻, 明明是很温馨的事, 明明该是满满的快乐与幸福……

  可却充斥着苦涩与悲痛。

  原来……这就是性。

  没有爱的性只剩下如深海峡谷般的绝望。

  第二天,陶桃先醒过来了。

  她浑身剧痛,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叶擎还在抱着她, 抱得很紧, 让她呼吸困难。

  他还在睡,紧皱着眉头, 似乎在做着噩梦。

  陶桃心一软, 但很快她就逼迫自己转头……别看了,不属于自己的就不要看了。

  当做是认清事实吧……给自己一段时间, 让自己明白这是个怎样的无底深渊,让自己明白这是一段何其不堪的感情。

  察觉到叶擎醒了之后,陶桃冷静地开口:“叶总, 我不想回清苑。”

  清苑的那栋房子对她来说太特殊了,她不能过去,连看一眼都不行。

  三年……最美好的三年, 梦一样的三年, 全在那里。

  太多回忆, 太多甜蜜, 太多幸福……全都是她不能再看的。

  那栋房子, 装满了她的爱情。

  她连想一下都觉得天昏地暗。

  过了很久, 叶擎才慢慢开口, 低哑的嗓音里有藏不住的疲惫:“我给你在帝景苑买套房子。”

  一句话让陶桃心凉透了,她想说五年没到,不用给她买房子……

  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这话对叶擎来说无所谓,对她来说却是杀伤力庞大。

  就这样吧……

  就这样,最后陪他一阵子。

  这样她也能看清自己的位置,看清这场泡沫般美丽的梦,然后……从中清醒过来。

  陶桃答应了。

  叶擎办事总是很有效率,没几天,她拿到了钥匙。

  新房的位置对她来说非常好,便于去公司训练,更便于去竞赛馆主持。

  这种商圈的房子价值不菲,可再多钱陶桃也没有丁点儿兴趣。

  她只是个过客,这套房子的过客,叶擎生命中的过客。

  搬进去后她才知道原来叶擎买了上下两层,他在楼上,她在楼下。

  陶桃觉得庆幸……

  挺好的,她需要有自己的空间,她也希望能尽量地少看到他。

  事实上她看到他的机会的确很少。

  如果说前三年他们像如胶似漆的恋人,那这阵子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金主和情人了。

  没有多余的联系,没有虚假的浓情蜜意,只有定期的见面和做|爱。

  叶擎很忙……也许不是在忙,而是纯粹地把她当成了情人。

  最短的时候,三天见次面,最长的时候一个月都见不到他。

  陶桃的心渐渐凉了,虽然见到他时还是会想他,但见不到时他已经可以不想了。

  叶擎……本以为这是会永远扎在她心底今生都不可能拔除和碰触的名字,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了。

  再多点儿时间……再多点儿她就可以彻底忘记了。就像当初想的那样,潇洒地离开,冷静地结束。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

  宋意离开CST,去了YD。

  陶桃支持她,她为CST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却被那样对待,又何必再为他们拼搏?

  YD很好,他们整个俱乐部的氛围都很好。

  整个秋季赛,陶桃很开心。

  她看着恋爱的宋意,打心底祝福她……

  谢星垂对宋意很好,陶桃这个旁观者都觉得他们在一起满是粉红泡泡。

  宋意和谢星垂在最好的时候相遇,又在同一个赛场上并肩作战,为同一个理想而奋斗。

  他们是一类人,相知相许相恋,注定会携手走过最美好的一生。

  这才是爱情,美丽的爱情。

  陶桃看着他们,彻底明白了一件事。

  她和叶擎之间不是这样的,他们之间有的只是一场不堪的旧梦。

  从一开始就很狼狈,短暂的虚伪甜蜜过后是残酷的现实。

  好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结束了解说的工作,陶桃回到家的时候,随手打开了电视。

  这房子太大太空,她一个人待着总觉得很冷,不是肌肤上的冷,而是由内而外,慢慢渗透出来的寒意。

  她不想待在这儿,却只能待在这儿。

  一个人的时候她会打开电视,听听无聊的新闻。

  可电视中传出的声音却夺走了她的视线。

  “华胜集团耗时一年半,终于击败了M国诸多本土企业,拿下了M航局的abraham计划!”

  紧接着陶桃听到了叶擎的名字。

  她转头看到了电视中男人……

  面对无数记者,他依旧那般冷静。

  记者问得问题,陶桃听不懂,叶擎说的话,她也听不懂。

  但其实懂不懂都不重要,看到他,她就只能看到他了。

  新闻用了无数词汇来赞美他,说他做到了不可能的事,创下了一个奇迹,也将华胜推向了至高点。

  他很厉害……陶桃知道。

  可又能怎样?他再厉害,他也不是她的。

  陶桃想关掉电视,又听到一个记者问道:“叶总,听说你为了这个项目,这一年多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几乎住在了飞机上……这么拼,身体受得住吗?”

  陶桃愣住了,转头又看向电视。

  这一年多……他一天只睡三个小时吗?几乎住在飞机上?

  陶桃回忆了一下,似乎每次见到他,他都很疲惫……

  所以说,他真的是在忙吗?

  不过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她是他的消遣,他累了来找她,她陪陪他,仅此而已。

  陶桃不想再看到他,所以关掉了电视。

  从关盛雪的办公室走出来,叶擎松了口气。

  一年半,最短的时间,完成了一件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的事。

  可惜没有丝毫的成就感,只是些许释然。

  就这样吧,就当是还了关盛雪的生育之恩。

  无论如何,她都是他的亲生母亲,哪怕没养过他没爱过他没给过他一丝温暖。

  可没有她,他不会来到这个世上。

  全都结束了……她选择了abraham,放弃了他,挺好。

  叶擎看看夜空,满脑子都是陶桃。

  五年快到了……他不能让她走。

  怎样都行,只有放开她是不行的。

  没有比赛,也没有活动,陶桃在家里懒了一天。

  已经入冬,过不了多久要元旦了……

  陶桃裹着被子看着外面,想起了第一次和叶擎相遇。

  那时候老陶带她去买包……谁能想到一个包会将她和叶擎拉到一起。

  那个包她一直好好留着,完全不舍得用。

  仿佛它是命中注定的一根线,将叶擎拉到了她的身边。

  虽然这根线不是红色的,甚至还尖锐的能刺痛人心,可她还是很珍惜它……

  毕竟有过美好。午夜梦回时,她还沉浸在那些甜蜜温馨的时光里,就像卖火柴的女孩,贪婪地渴望着火焰中虚假的美好。

  十点多的时候,陶桃觉得有些累,便想回屋睡觉。

  这时门开了。

  陶桃的身体瞬间紧绷,所有轻松和惬意全不见了,心脏砰砰跳着,有思念也有难过。

  这是她这一年来最常体会的心情。

  想他,又怕见他。

  他来了,她期待又苦涩。

  不停地在矛盾中徘徊,等待着最后那一刻的来临。

  叶擎看向她,陶桃也看着她。

  隔着客厅,两人却像是隔着无法逾越的深渊。这一年半,他们谁都不敢向前迈步,很怕向前一步,自此万劫不复。

  最终……还是叶擎走了过来。

  他轻声问:“能陪我喝一杯吗?”

  陶桃愣了下,应道:“我这的酒……”

  叶擎道:“都行。”

  陶桃抿了抿嘴道:“我去拿酒。”

  她这儿的酒和叶擎常喝的自是没法比,但他想喝,那就拿来吧。

  他们偶尔会喝酒,以前叶擎爱逗她,弄得她微醺,看她那谁都没见过的勾人的一面。

  不过这一年多,他们没喝过一杯酒,别说喝酒了,他们甚至都没怎么说过话。

  毕竟……连见面的次数都不算多。

  陶桃给叶擎倒了酒,叶擎摇晃了一下,一口干了。

  陶桃愣住了。

  叶擎把杯子推她面前:“麻烦了。”

  陶桃又给他倒了一杯,叶擎又是一饮而尽。

  虽然这是红酒,虽然叶擎的酒量极好,但这么个喝法……

  叶擎看向她:“你不喝吗?”

  陶桃回神,她看着里面鲜红的液体,心中一刺,仰头喝下。

  叶擎拿过酒瓶,给自己倒满,陪着她干了。

  陶桃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她不想问,他想喝她就陪他喝。

  她喝一杯,叶擎喝三杯。

  没多久,三瓶红酒空壶了。

  陶桃已经有些醉了,她问他:“还喝吗?”

  叶擎没出声。

  陶桃起身道:“我去找酒。”

  她刚站起来,叶擎便低声道:“五年……马上就到了。”

  听到这句话,陶桃瞬间清醒。

  所有的酒意都消失了,她胸腔里只剩下一片冰凉。

  所以说,这是一场宣布着结束的酒吗?

  陶桃的声音出奇的冷静:“是。”

  叶擎低头看着酒杯,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道:“五年前我给盛淘投资了两千万,现在资金回笼了五千万。”

  这些陶桃是知道的。

  叶擎又道:“所以这五年你不欠我什么。”

  陶桃拧了拧眉道:“不能这么算,当初不是你出手相助,我家现在不知道会怎样。”

  这个项目能不能赚钱,那时候谁都不敢保证,那么多风投都不看好,叶擎敢一口气砸两千,为的是什么她很清楚。

  现在赚钱,只能让她心安,却不代表能还了这份情。

  叶擎笑了下,抬头看向她:“五年到了,你想去哪儿?”

  陶桃不知道……

  但她现在很平静,所以还能保护好最后的尊严。

  “继续做解说,等年纪差不多了就回家,陪着爸妈……”顿了下,她又道,“找个合适的人结婚,然后……”

  叶擎闭了闭眼,声音瞬间低沉了许多:“怎样算……合适的人?”

  陶桃哪里知道?她完全想象不出会有这样一个人,她已经想要一辈子陪着老陶和妈妈了。

  可不能说出来,这太丢脸了,不是好聚好散的台词。

  陶桃顿了好大一会儿才道:“遇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叶擎扬了扬嘴角,明明是在笑,可是却那样的苦涩:“……没遇到吗?”

  他这样一个劲得追问,让陶桃有些烦躁。

  她已经很难受了,已经快要撑不住了,真的真的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

  陶桃轻吸口气,冷着声音道:“叶总放心,结束就结束了,我绝对不会纠缠你。”

  他顾忌的无非就是这些吧,如果是一年半前,她可能还做不到,但现在……她可以的,一定能做到!

  陶桃忍着胸口的剧痛,转身道:“我……我去拿酒……”不能哭,绝对不能在他面前掉一滴眼泪。

  她刚要走,叶擎却握住了她的胳膊。

  “有没有什么办法……”叶擎开口,声音艰涩,甚至还有些卑微,像深处绝境一般,渴求着一根脆弱的稻草,“能让你留下来。”

  陶桃几乎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叶擎起身,从身后用力抱住她。

  陶桃想挣开,可下一瞬却如同被冻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冰冷的泪水落在她的脖颈上……

  那样清晰……那样不可思议……那样得让人震惊……

  叶擎……哭了吗?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哭……

  陶桃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叶擎的声音慢慢响起,很近又似乎很远。

  ——响在她心间,又仿佛笼罩了她整个世界。

  “陶桃……”他说,“你不爱我也没关系,但总有什么是我能满足你的……”

  “留在我身边行吗?在你没有遇到那个合适的人之前,留在我这行吗?”

看过《没那么不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