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刚解锁进了手机, Q的提示消息跳了出来, 林文然看到那浅灰色的头像, 心头一跳,连忙点开信息。

  ——靳洛:下楼。

  发送信息的时间是一点整,现在已经快两点了,林文然有点紧张, 不容多想, 连忙回复。

  ——我刚看见, 你还在么?

  现在正直寒冬,到处都是凛冽的毒风,能把人冻死, 马路上根本看不到几个人。

  林文起身拉开了窗帘,她看到楼下站着那人的一瞬间, 信息也进来了,就一个字。

  ——在。

  这下不敢再耽搁,林文然匆忙换好衣服就要往外走,屋内,林爸林妈都去休息了,中午偷懒回家的林爽正杵在窗户边上嗑瓜子, 不知道在看什么,她脖子伸得老长, 露出腰部一小截蛮腰。听到林文然出来的声音, 她笑了转过身:“出来了?我看那小帅哥在楼下站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

  林文然:!!!

  “干什么?”林爽耸了耸肩, 面对林文然的愤怒一脸的无辜:“我哪儿知道你们小情侣在搞什么浪漫。”

  林文然气急败坏, 难得发脾气:“我们不是情侣,还有,你以为谁都像是你跟姐夫!”林爽和姐夫高景行当年谈恋爱的时候那可是轰轰烈烈,浪漫浪的人尽皆知,一家人都受到了“牵连”,别说是冬天在外面站着了,姐姐一发脾气,就是下刀子姐夫也得准时出现。

  林爽被骂冲坐在沙发上的高景行喊了一声,“老公,人家被凶啦~”这声音苏的,像是无数只蚂蚁钻入人的心头,使劲的撕咬。

  林文然这才注意到沙发上正在给姐姐剥瓜子的姐夫,高景行抬起头,他一双狭长敛着光的眸子看着林文然:“呵,别理你姐,快去吧。”

  对于这种典型的护犊子林文然已经见怪不怪了,林爽笑的像是一个吃饱了的狐狸,她扭着小蛮腰坐到了高景行,“啊”的张开了嘴。

  高景行拿起刚剥好的瓜子喂给林爽,林爽干脆缩进他的怀里乖乖的吃着。高景行是一名外科医生,平时这手金贵得很,在家父母都不会使唤,可如今甘愿沦为妻奴为林爽剥瓜子皮。

  林文然看不下去了,走到玄关前弯腰换好鞋,甩上门快速离开。

  高景行低头看着怀里的林爽,叹息:“总是欺负妹妹,你呀。”

  林爽撒娇,声音嗲嗲的:“哎呀,年轻人嘛,不互相折磨一下就想要在一起,那怎么行?而且这天冻不死人的,放心吧。”

  高景行捏了捏林爽软绵的脸,闻着她身上冷水的香味,他忍不住低下头含住了她的耳垂在嘴里细细的捻揉:“小坏蛋。”

  林爽的身子一哆嗦,她收紧双臂抱住高景行,香唇贴着他的耳朵:“那……你喜不喜欢小坏蛋?”

  高景行眼眸颜色加深,他抬起头看了看父母那边紧闭的大门,深吸一口气,拦腰将林爽抱了起来径直走向卧室。

  ********

  林文然气喘吁吁跑下来的时候,靳洛还像是雕塑一般站在冷风中。

  他的鼻子冻得有些红,手上拎着一个袋子,看到林文然的时候,仿佛被冰冻的眼眸有了些许的波澜,林文然一口气奔到他身边,迭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Q。”

  “嗯。”不咸不淡的一声,靳洛算是应了。

  林文然看着他动的发红的脸,内疚极了。靳洛提了提手里的袋子:“你的笔记本。”

  “不是丢了么?”林文然怔了怔,这还是靳洛胳膊受伤的时候借给他的,以前要过他说丢了,怎么又找到了。寒风凛冽,没几句话的功夫,林文然就觉得刮了一身的冷风,她指了指小区门:“去楼道里。”

  点了点头,靳洛往前走,林文然走在他身后,注意到他脚步有些缓慢,知道怕是冻的麻木了,心里更是过意不去。她没有靳洛的微信,平日里为了不打扰学习Q都调的静音模式。

  到了楼道,靳洛直觉的麻木的身体好了很多,他看了一眼林文然,似无意的问:“包饺子了?”

  林文然更是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靳洛:“头发上有面粉。”

  窘……

  林文然的手摸了摸头发,低下头又抖了抖,“还有吗?”怎么会弄头发上了?她刚才照镜子还没有。

  靳洛唇角上扬:“没了。”

  林文然抬起头,靳洛把笔记本递给她,随口问:“冬至吃饺子?”

  林文然有些奇怪,靳洛平时并不是个话多的人,今天怎么跟她聊起家常来了,她不经意的答着:“没有,本来我想吃火锅了,但天太冷,懒得出门,爸妈又觉得火锅弄得一屋子味道,正好楚风拿了肉来就包饺子了。”

  “哦。”靳洛似是而非的应了一声,林文然疑惑的看着他,是他看花眼了么,怎么觉得靳洛刚才好像是……笑了?

  靳洛对着林文然的眼睛:“前些日子把笔记本借给我,谢谢。”

  “不客气。”今天的靳洛让林文然有点不适应,靳洛往外看了看:“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火锅。”

  林文然摇头,“不用客气了,我……”

  靳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在寒风里站了一个小时。”那眼神带着一副“你看着办吧”的狠劲儿。

  林文然:………………

  这……才是……靳洛该有的样子。

  到了火锅店,点好菜,靳洛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了林文然。

  林文然接过去,看了看,“药?”

  靳洛点头,挽起袖子,“嗯。”他收到楚风照片后看了很久,放大之后发现林文然的鼻子和眼睛都是红的。

  “你怎么知道我感冒了?”林文然看着靳洛,他的睫毛真长,明亮的灯光坠了下来,好像盛着碎金子。

  服务员上菜,靳洛帮着端了一下,“不知道,朋友感冒,我随便买的,凑巧了。”

  林文然抖了一下,真是……巧。

  内蒙古羔羊肉、特级肥牛、毛肚、鸭肠、虾滑、海带结、金针菇……

  足足摆了一大桌子,鸳鸯锅两侧的汤开锅了,汩汩的冒着热气,林文然夹了一块毛肚,七上八下的涮了涮咬进嘴里,非常有嚼劲有香浓的味道让她的眼角忍不住上扬,她一直酷爱火锅,还喜欢吃辣的,总觉得在冬天吃火锅是一种享受,很可惜,家里没人能吃辣的,她馋了就只能怂恿苏笑笑跟她一起开小灶。

  靳洛看着林文然,看着她满足的样子眼里也有了淡淡的笑。

  林文然先吃了一会儿才发觉靳洛在看她,她有点不好意思,看了一眼靳洛的小料,她有些惊讶,靳洛的小料就是纯麻酱,不像是她加的韭菜花、豆腐乳、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配料。

  店里响起了音乐,正是王力宏的《唯一》,林文然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靳洛察觉了,“喜欢?”

  “嗯。”林文然点了点头,“从六年级开始就听他的歌,一直很喜欢。”

  喜欢的音乐,美食当前,林文然觉得从身到心的舒爽放松,这么饱餐一顿回去她可以精神抖擞的做两套习题。

  吃完火锅,靳洛结账的时候林文然心理有点过不去,“你都请我两次了。”她的手开始摸兜,靳洛刷卡签单瞥了她一眼,“下次。”

  还有下次?

  听了这话,林文然别扭的心不仅被舒展了,还大力被抚了一下。

  从火锅店出来,可能是肚子里都是**的食物,林文然都不感觉冷了,靳洛扭头看她,“戴好帽子。”

  “我不冷。”林文然真的不冷,脸吃的红彤彤的,靳洛皱了皱眉,抬起一只手,林文然看了连忙后退一步,将帽子戴上。

  勾了勾唇,靳洛两只手抄在兜里,俩人缓步前行。

  冬日天短,华灯初上,各色的霓虹和马路上逐渐有了灯火,照的人心里暖意融融。

  林文然看着靳洛:“下个学期要重新分班了。”

  “嗯。”靳洛目视前方,林文然抿了抿唇,她的成绩只要发挥稳定,肯定是重点班,可靳洛的就悬了,他这几次虽然进步很大,但终究还是偏科。

  俩人一路前行,走到了文化广场,各色的灯光已经亮起,随音乐节奏的改变,像五颜六色的焰火,洒落人间。

  灯光下,靳洛的眼眸深邃坠着光芒,他停下步子看着林文然:“考进重点班,会有奖励么?”

  林文然看着他眼里的烁烁光芒,一时没跟上她的节奏:“什么……奖励?”

  靳洛眼中带着一丝调侃:“你不是我的结对帮手么?”

  这话……真是让人挑不出毛病,可这会吃饱了暖和了的林文然也不傻,她含笑回答:“你先考上再说。”

  靳洛盯着林文然看了一会儿,看她轻眨如蝴蝶般振翅的长长睫毛,恰巧灯光的音乐升华到了极点,喷泉一下子在中心迸发而出,七色如彩虹一般的水珠喷涌而出,万紫千红的灯光洒落一地,在人群的欢呼声中,靳洛的声音带着穿透力,“我会的。”

  此时的楚风正洗完澡裹着浴巾准备找个游戏玩玩,手机屏幕一亮,他随手拿了起来,划开了手机,他怔了怔点开微信,屏幕上,正是林文然面对着喷泉恬淡微笑的样子。

  照片里,只有她一人,靳洛也没有发什么朋友圈,费心思的弄什么可见状态,只是一对一的发给了楚风。

  靳洛就这么简单的一张照片,却轻易的一刀将他斩于马下。

  徐彬笑嘻嘻地凑了过去:“跟我吗?天啊,我好幸福。”

  苏笑笑“呸”了一声,她瞅着宋桥的方向幽幽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班长就连穿校服都那么好看?

  自从测试念分之后,四班的士气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刘洋也知道自己用力过猛,事后又将功补过地说了些鼓舞振奋人心的话,但都只是杯水车薪起不了本质效果。

  还好学校没两天就组织大家开展爱国教育讲课,无论是高三还是初三,再忙每个班也要在班主任的带领下观看阅兵仪式,学校统一发了光盘,为的就是让大家打起精神来,别没事学点习就喊苦喊累的,学学人家军人铁一般的纪律与意志力。

  刘洋特意选了上午大家精神不错的时间段腾出了一节课,拉上窗帘,投影打开,大屏幕亮了起来。

  很快庄严的天/安/门广场出现在大屏幕上,斗志昂扬的《解放军进行曲的》响起,阅兵还没正式开始,前排的学生就睡倒了一片。

  到了高二下学期,大家也逐渐意识到了升学就在眼前,犹如鲤鱼跳龙门般的高考步步紧逼,已经有很多同学开始在夜里奋战了。

  林文然揉了揉眼睛,外面虽然晴空万里,但一拉上窗帘,昏暗的环境还是让人头脑沉沉,她在太阳穴上点了点风油精,靠在椅子上强打精神看着大屏幕。

  一支支受阅方队徐徐映入她的眼帘,三千人的队伍整齐划一,每个军人脸上显示出威武庄严的神情,一个个昂首挺胸,精神抖擞,迈着整齐一致的步伐走过主席台前。

  虽然经过主席台接受理阅只是几秒钟,却无人知道凝集了多少辛苦的汗水。

  当主席在台上慷慨激昂地喊出“同志们辛苦了!”,军人们嘶吼着沙哑的嗓门回道:“为人民服务!”的那一刻,林文然的心猛地一颤,受到了震撼,她下意识去看靳洛。

  许是光线太昏暗,许是昨晚看书看得太晚眼睛有点模糊……

  林文然居然看到靳洛眼角那一丝丝红。

  靳洛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的上身前倾,两手放在膝盖上,军姿一般的坐姿,黑色的眸子眨也不眨地看着大屏幕。

  林文然看着靳洛,想起了楚风曾经说过的话。

  ——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军二代,惹不起。

  当时她还持怀疑态度,一直觉得可能是他的继父是个军人,可如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认真,眼里透出的炙热与崇敬来看,也许……与他的亲生父亲有关?

  下课铃声响了。

  教室里的学生们往外冲的明显比上学期要少得多。

  很多人选择留在教室里继续做习题或是背单词。

  宋桥放下笔,他起身缓步走到了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进。”

  刘洋正拿着茶杯喝茶,手上还压着正准备判的试卷,看到是宋桥,她笑了:“班长?什么事儿?”身为班主任的她很看好这个话不多品学兼优的学生,平日交代的班级工作也是完成得出色,不仅是她,别的科目老师也对宋桥赞不绝口。

  宋桥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衬衫,蓝色的校服外套搭在手臂上,他皮肤白得让女生都羡慕:“老师,我有事找您商量。”

  几分钟之后。

  刘洋难以理解地看着宋桥:“你确定吗?”

  宋桥点了点头,目光平静地看着刘洋,刘洋叹了口气:“你是班长,学习成绩又拔尖,老师平时没说过你什么,只是这次……”犹豫了一下,看着宋桥坚持的样子,刘洋点了点头,“回去吧,我会考虑。”

  “谢谢老师。”宋桥点头,转身离开。

  刘洋看着他挺拔纤长的背影,摇了摇头:“现在的孩子啊。”

  下午上课前,刘洋别着数学卷子走进了教室。

  大家都是有些吃惊的,这难不成又跟语文老师抢课了?

  刘洋目不斜视,指了指苏笑笑身边的李奥博:“你跟宋桥换一下位置。”

  李奥博有些惊讶地看着刘洋,刘洋点头:“现在就换。”

  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李奥博还是听话地低头收拾书包,宋桥就像早已经准备好了一般,拉上了书包链。

看过《你咋不上天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