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乘鸾 > 259章 落定
  第二日清早,刚刚用完早膳,圣旨就下来了。

  经过众长老决议,玄非技高一筹,继任观主。

  尘埃落定,君莫离高兴地拖着玄非去谢恩。

  勋贵中有和万大宝熟的,拉着他问:“圣旨便是如此?圣上可还有旨意?”

  万大宝拍了下脑袋,好像刚刚被他提醒似的:“对了,那位明姑娘,一气答了五道试题,陛下要赏的。只是不便写进圣旨,叫我传个口谕。明姑娘,随我去面圣吧?”

  咦,这么说,妖星的事不了了之了?

  还好还好。

  纪大老爷领着明微出来:“公公,下官这就陪外甥女去。”

  万大宝含笑点头:“好,大人请随咱家来。”

  看着纪大老爷领着外甥女去面圣,不少人看得羡慕。

  这纪书是什么人?在国子监教了多年的书,虽然升了司业,还是毫不起眼。这样的场合,他本来进不了内观的,竟也占了个席位。运气还这样好,得到了面圣的机会。

  唉,谁叫自己没有一个好外甥女呢?

  也有人看着明微的背影嫉妒不已。

  文莹几乎要将手帕绞烂了,低声道:“真是个贱婢!运气怎么这么好,竟胡乱答了五道题。哼,说不准她就是仗着那张脸,为了见陛下,好行狐媚之事。”

  说到后面,一时脸庞都扭曲了。

  别看她是太子的表妹,皇后已经不在了,平日根本没有进宫的机会,自然也见不到皇帝。至于裴贵妃,身为皇后的娘家人,怎么可能去见她!年节时不得不拜见,已经够恶心的了。

  文如看了眼姐姐,心中默默地想,仅凭运气就答了五道题,有可能吗?这显然是真本事。

  她又想起那天晚上。

  明微将她救回去,让她在纪家睡了一晚。第二天便毫不客气地叫车夫将她送回承恩侯府。

  侯府因她的出逃震怒,文如便说,自己担心三姐才出去找的。她也没去别的地方,就在长乐池大街。后来天色太晚,就在同学家将就一宿,天一亮就赶紧回来了。

  侯府问了车夫。车夫早得了明微的吩咐,也是这样答的。

  文如这才过了出逃这一关。

  初时,她对明微怀怨,竟将她那样送回去。后来慢慢回过味来,体会到她说的话,自己脱离不了承恩侯府,根本做不了什么,除了回去,又能怎样?觉得不公平?那也只能忍。

  大概是心态问题,经此一事,文如对明微少了偏见,慢慢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她。

  还有一次,她听到魏晓安跟明微说话,透露出来的意思,似乎她们得救跟明微有关系。

  文如直接就信了。

  被她救了一次,她对她莫名有一种信心,觉得这是她干得出来的事。

  可这些话,她不会在三姐面前说。

  以前身在局中,只知和三姐同仇敌忾,现在跳出来,才知道这副样子有多惹人厌。

  太子不想娶文氏女太对了,对自己没帮助不说,且一个个教养不足,哪有资格做太子妃?

  她现在倒是庆幸自己顶了三姐的事,坏了名声。眼下家里绝对不会给她议亲了,过个两三年,要么给她找个寒门学子,要么找个外地世家,不高不低地嫁出去,或许能过上清净日子。

  ……

  明微那边,很快得到了召见。

  纪大老爷领着她进了正殿,带着几分激动行大礼。

  这是他第二次面圣,第一次还是高中的时候,夹在新科进士中间,叩谢皇恩。

  此后,他虽然留在京城,却一直当着小官,根本没有机会面见天颜。

  谁能想到,他第二次面圣,竟是托了外甥女的福?

  皇帝老了许多,但和当年一样和善,说道:“平身吧。你是纪书?听说你学问做得不错。”

  纪大老爷紧张得说不上话来,结巴了一会儿,才答道:“臣驽钝,只会埋头读书,只是说略通。”

  皇帝笑了起来:“你们纪氏门风很好,朕早年就听说过。果然,妹妹教得好,外甥女也教得好。”

  听他提到妹妹,纪大老爷眼眶红了。小妹死得冤,不过好歹叫世人知道了她的冤屈。

  皇帝又勉励了几句,便叫他在一旁等着,跟明微说话。

  “你懂玄术?”

  明微低头回话,十分谦虚:“小女只是略通。”

  皇帝又笑:“倒是和你舅舅一样。朕问过了,听说你有一番仙遇,学会了玄术。”

  “是,多亏了小女的母亲。”

  皇帝倒没疑心。既然这世上有玄术,有仙遇算不得什么,只能说是稀奇。

  他问掌院长老:“观主之争,你们已经有结论了。这位明姑娘也答到了第五题,你们怎么评价?”

  掌院长老出列,恭敬回道:“回陛下,依据昨晚的观星,贫道等确认,明姑娘的观星结果正确。西北方确有杀星,灾劫的时间也很准确。”

  “这么说,她观测的国运,并不比两位观主候选差了?”

  掌院长老顿了一下,技巧地说道:“两者不同。明姑娘观测的是杀星,玄非二人观测的是妖星。”

  按准确度来说,确实是明微胜出。不过,玄都观要面子的,玄非要继任观主,接下来还会是国师,总不能说他不如一个小女子吧?

  皇帝听懂了,没有拆穿他,笑道:“好,那依你们所说,朕与贵妃的彩头,该赏她什么?”

  掌院长老马上道:“贵妃娘娘的安神木,应当归明姑娘所有。”

  “哦?”皇帝挑了下眉毛,“既然她不输玄非,而玄非得了观主之位,那朵昙生花是不是该归她啊?”

  掌院长老哪会同意,笑着回道:“陛下,这昙生花是虚行国师所化,由其弟子玄非得回,正是一段佳话。当然,本观也不会叫明姑娘吃亏,这安神木归了明姑娘,我们再出一朵昙生花便是。”

  “唔,这倒是……”皇帝正要允准。他也觉得掌院长老说的有理,玄非将来要当国师的,而国师又是为他服务的,那朵最好的昙生花不给他,还给谁?

  谁知这时听到一声:“陛下!”

  竟是玄非出列了,他躬身下拜,禀道:“陛下。明姑娘玄术高超,贫道甘拜下风,这朵昙生花还是归她吧。”

看过《乘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