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非正式恋爱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亲爱的,  此为防盗章,  V章购买比例不足8o%需等待6小时哦~  陈勤森卸了阿大的手腕骨。

  在几个小弟推诿着不敢煽邹茵脸的空隙,邹茵已悄悄把手机从口袋里抖落出来,  她用劲把它蹭到身后,  被绑起的双手凭着触感摁开解锁键,然后拨通了陈勤森的电话。

  她平时没存陈勤森的名字,  他的备注名一直是一个随便的小点“.”,所幸排在最前面,这次倒救了一场急。不过陈勤森在看到她手机里的那个点时,  原本尚可的脸色变得很无语就是。

  因为地方离得近,当阿大那声“绿帽子”话音那没落,陈勤森就已经出现。同来的除了刚才那几个哥们,  还有何惠娟与她的男朋友郑元城。几个把阿大他们围住,  何惠娟就赶紧冲过来替邹茵解了绑。

  晚上的时候,  陈勤森挨了老太爷还有陈茂德一顿训。

  Z城的宗族观念很强,一个族里一家有赚钱的门路,定会把全族的人带着一起赚钱。因此村里的人普遍做生意,  不爱念书,能有几个认真读书的孩子,都是特别受偏护的。

  陈宅空敞的一楼堂屋里,木头泛着沉朴的凝香,陈茂德谆谆的嗓音在回荡——

  “冤家宜解不宜结,  上次的事情还没解决好,  你这次又卸掉他手骨头。”

  “自己惹来的事,  叫人家邹茵小妹替你下场。下回阿大再找她什么事,以后谁来负责?”

  “他倒是还敢。”陈勤森搭着一条腿坐在凳子上,胳膊挂了一点彩,管家正弓着腰给他包扎。

  旁边徐萝卜揉着大腿哎哟叫。陈茂德罚他做一百下青蛙跳,做不完不许站起来,他做到四十多下受不住,就把陈勤森给招了。

  那天晚上的鸡爪是陈勤森叉到阿大嘴里的,阿大本来是冲着陈勤森过来,偏偏邹茵正好站在他正前方。没料到惊恐之下的邹茵竟很彪悍,自己一个苍蝇拍把阿大打闷屁,陈勤森也就水到渠成顺水推舟了。

  那个阿大是黄村人,背后还靠着一个在Z城混道的老大,就是个触斗莽争油盐不进的野蛮仔。这件事可能还要老爷子出面,择日和黄村的族正一起,去找那个老大来摆平,但那个老大最近在夏威夷度假,恐怕还没那么快。

  角落的红木楼梯旁,张氏把邹茵拉到一边,声音温柔而轻悄地问:“阿妹真的没事?阿姨看你裙子后面带点血的,你不用怕,出了什么事都和阿姨讲。这件事是阿森惹来的,真有个什么损伤,我定叫他给你负责。”

  邹茵瞥了陈勤森一眼,想到网吧里的一幕,她是不要和他有交扯的。紧忙摇摇头,说:“真没事,是那个提前来了。本来以为还要两三天,约好了惠娟去市买卫生巾,没想到。”

  张氏又再确认了一遍,见邹茵依旧十分肯定,这才安下心来,过去和陈茂德低语了几句。

  姑奶奶站在一旁劫后余生般的拍拍胸脯:“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没事大好。”

  老太爷耳尖听到了,就无喜无怒地说道:“君子言忠信,行笃敬,这是陈家的风骨。谁惹的事谁承担,事情没解决之前,邹茵的人身安全,就交给阿森去负责。你好自为之。”

  陈勤森自小在老太爷跟前见事,对他甚是谨省,听完肃然地颔了颔。邹茵本想要推却,但老爷子说一不二,说完已经拄着拐杖站起身,张氏连忙示意她噤语。

  从那之后,邹茵在很长一段的时间内,出门都得叫陈勤森陪着了。

  高三年段8月7号开始补习,27号结束,中间休息五天再开学。暑假学校食堂里不供应伙食,因此还是要住家。

  补习期间没有早读,上午八点十分上课,下午四点二十五分放学,中午一个多小时在学校宿舍里午休。那段时间,每天早上七点二十,陈勤森就准时出现在邹茵的楼下摁喇叭,然后姑奶奶就打开门:“哦,是我们少宝来了,要不要进来用点早饭,糖糖她就来。”

  姑奶奶分不清那些小弟普通话里的少保是什么意思,她叫陈勤森从来都叫少宝,听起来就像“小宝”之意,无端生出几许亲切来。

  邹太婆留下的体己不多,邹茵的家只是个地皮四十几平米的小房子,盖了一层半。底下一层两个屋,迎门就是小厨房,中间是楼梯间,再里面是姑奶奶的卧房。二楼的半层是邹茵的小房间,另外空的半层当做阳台,晒衣服,种几盆小花草。因为房子小,用的都是木板的隔层,平时连下楼的木梯蹬蹬声都能够听到。

  陈勤森摁喇叭的时候,通常会往邹茵二楼的窗户看一眼,两分钟后邹茵就下来了。

  站在楼梯口的一个小挂镜旁梳头,她的头很柔顺,到肩膀上方一点的长度,平时在家放下来,要出门前便用圈在后面绾住。胳膊随着动作往上提,陈勤森就会在朦胧的光线中,瞥见邹茵衫子里露出的一弯嫩-白脊沟。

  他就觉得嗓子眼干痒,有一种错觉,想要把她从后面推倒在墙上捻住。

  陈勤森便收回视线,回了姑奶奶一句:“不吃了,到地方再说。”

  邹茵从门里走出来,姑奶奶站在门前嘱咐:“一会陪少宝在校门口吃点早餐呐,他胃不好,还饿着肚子送你。”

  邹茵从6岁多起就是姑奶奶看大,对她的话一般都是听的。

  应一声“嗯”走过去。

  他的车很帅气,是yZF日系摩托的最新款,纯色的黑,质感如同一只威猛的神兽。前座比后座略低一点,后座高高的扬起,削得窄而锐利,邹茵爬上去都有些费力。

  Z城的夏天酷热,她一般都喜欢穿裙子,第一天坐他车没经验,半身裙下露出两截小腿细细白白的,陈勤森瞥见了,嘴角一哂也不说话。

  出村有一段路是下坡,他骑得很快,邹茵就忍不住往下滑,整个人情不由衷地贴过去。闻见他身上一抹淡淡的男性香水,好闻又带着原始的蛊惑。彼时邹茵才现有多尴尬,叫他半路上停下来,说要换个姿势。

  换了侧坐也照样坐不稳,又还是往下贴。马路边上,邹茵脸上带着红云:“陈勤森,你骑慢点不可以吗?风吹得我眼睛都看不见。”

  陈勤森便讽弄地挑起他好看的眉:“骑快骑慢,还不都要蹭老子的裤-头?是想看屌就直说。”言罢,抓过她的手在他腰肌上环住。那辆车似乎是专为情侣而设计,环住了腰倒是坐稳了,他后面也没再调侃她。

  他们谁也不提那天在网吧里的事。

  每天早上七点2o出,因为不堵车,骑得快,七点五十不到就到校门口了。叫邹茵陪着吃早点。他早上应该只洗漱了一下就出来,穿得很随意,人本鞋,短裤,休闲散漫。邹茵坐在他对面,就有不少路过的同年段同学往这边看,好奇他们两个的关系。

  到下午四点二十分准时在校门口等她,看见她走出来,就闪两下前面的车灯。

  一张脸虽是十分英俊,但邪劲儿也是不掩,身边的同学便会表情诡昧起来,笑着和她说拜拜。邹茵在学校里是广播员,成绩好,人缘好,形象一直都很正,这时候的她脚步就不自禁有些尴尬。

  陈勤森通常不会立刻就回去,在送她的第三天开始,他就按捺不住半路上拐去桌球厅了。在东圃路的拐角处刹车,然后叫邹茵:“你进来等我几盘,很快就好。”

  这一带什么路子的人都有,邹茵也不敢一个人等在外面,就只好硬着头皮跟他走进去。

  还算大的一个桌球厅,里面谩笑声伴着打球的嗑嗑响。那些人看见他进来,就招呼他过去押钱打球。

  邹茵坐在角落的空桌旁,干等在那里,唇红齿白的,像一朵夏日百合。但他们对她一点儿也不显意外,就好像事前打过招呼一样,并没人问邹茵是陈勤森的什么关系。邹茵猜,他大概之前一定带过不少,所以都见惯不怪了。

  不过他们对她的态度倒是明显正经许多,常在陈勤森上桌打球之际来找她说话。

  他们会看向陈勤森说:“少保哥球技一流,上次斗球赛,附近十几个场子都来了人。六十多桌,少保哥一个人独战群雄,很多女孩子兴奋得尖叫,那个场面你是没看到,很风光!”

  “那当然,后面避-孕套也少不了多要一打……”旁的人插嘴捣蛋,被他煽了一脑瓜:“闭嘴,叫你胡说什么了!”

  陈勤森在那边自顾自打球,浓眉之下的长眸瞄着球棒,显得十分专注。听到这里,就会抬起头问邹茵:“要不要喝果汁?想喝什么自己去拿,别光听他们乱讲。”

  彼时眼睛里除了一贯的桀骜,还有点柔和的情愫。

  陈少保什么时候讨好过女人啊?

  旁的便起哄起来:“才刚开始就护得这么紧。人家都是女管男,到你这里倒着来,说几句话都不舍得。”

  陈勤森勾勾嘴角,也不解释一句。周遭围着他看球的女孩子,便向邹茵抛来酸羡的目光。

  这时候邹茵就会催他走了。

  通常打半个小时就回村,差不多到近六点的光景,路上有人看到打招呼:“少保又接邹茵回来了。”

  他就轻点下巴,踩住脚下的摩托打转方向。

  那段时间村宗族里组织修路,祠堂每天都有做饭,陈太太张氏这边也懒得开灶了,干脆叫人去打几份回来。陈勤森的车一般在陈宅里停下,反正两个孩子一道回来,张氏也就为他们提早备了晚餐,就在陈家主宅的一楼饭厅里,陈勤森一份,邹茵一份。

  陈家的饭厅装饰得厚朴奢华,邹茵尚不习惯,陈勤森时有提醒她:“叉子不在那边,要什么我来给你拿。”

  张氏和朋友在外面沙上比对衣料,听着里头静悄悄的用餐,别家的太太就会说:“阿森最近都回来吃饭呀,很准时。”

  张氏答:“是,以前不到半夜是看不到人的。”

  别家太太:“有些男孩子不着家,找个会管的女孩子就规矩了。”

  邹茵每每坐在里头,听了就想解释点什么。

  但都找不到机会开口,张氏很即时地就把话略过:“哪里,也就是最近刚好有事而已,过段时间还不是老样子?”

  周五的时间总是很漫长,铭成大厦十八楼,下午四点半的阳光透过茶色玻璃窗,照在老板滔滔不绝的嘴巴上,一开一合,一开一合,听多了让人想睡觉。

  从早上九点开始的会议,中午休息了两个小时,又接着往下开,开到现在还没完。邹茵从投影墙上收回眼神,翻了翻笔记本。

  她上班的地方是一家外贸服装公司。大概是受母亲外婆等前代的影响,她对时尚与精致有着天性的热忱。大学那会在临近的Z省上,学的就是美学设计,毕业后原想往北上广展,但陈勤森那人气量狭窄,疑心病重,怎么肯容邹茵跑太远。

  她是在高三毕业和他正式跨了那条界限的,最初邹茵抵触得不得了,几次之后两个人就一不可收拾。大学四年聚少离多,陈勤森隔半个月一个月就驱车来找她,那时候年轻气盛,久别胜新欢,应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热恋吧。22岁的年纪,没走出社会,想法再远也远不到哪儿去。宿舍里姐妹们的恋爱氛围浓重,烘托得邹茵对陈勤森的思念也加深了。

  毕业招聘会的前几天,陈勤森把她箍在酒店的床上捣了两天三夜,用他一贯的糙话讲就是,“邹糖糖,老子要把你日出瘾,让你离不了几天就得想。”他那人,长得真是极令人心动的,虽然痞性十足叫人恨,可对人用起猛来又能把人化成水,邹茵被他捣乱了心肠,就答应他回了省内。

  然后就到了这家叫博恒优士的服装公司,公司倒不算小,总部设在x市繁华地带的大厦高层,工厂则位于毗邻市区的城郊,主要做进出口的户外或者工装等硬服饰,有时也帮一些大品牌做代加工。工作干得挺顺心,薪水给的高,同事之间也没啥勾心斗角,唯一一点就是邹茵学的专业基本用不上。

  老板人不错,但过于小富即安,据说当年是从小作坊做起来的,本人没什么大文化,但赶着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候,再加之运气好,一路顺遂。如今开成这么大的企业了,仍然还是一副朴实接地气的派头。

  这年头市场一天一个走向,服装风格也是朝东夕西的,眼睛追赶不上变化。因为老板的固本守成,多年持续着那几条老流水线,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市场部的成单量就已6续下滑,尤其到了今年初,连个别的老主顾都改转别家了。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非正式恋爱》的书友还喜欢